这本书,让每一个爱书人更懂书

了解图书版本的基本知识,

便可以明白,

为什么某些书令人喜爱,

某些书却让人不屑一顾;

为什么有的书迟早会成为藏界的宠儿,

有的书却永远难登大雅之堂。

用这本书,走进千千万万本书

文 | 领读

曹雪芹写《红楼梦》“批阅十载,增删五次”,这部巨著从稿本、抄本到影印本、汇校本、评点本,流传至今面目繁杂,单是论述这一流变便可单独成书。

展开全文

方舟子质疑韩寒代笔曾是网络热极一时的话题,韩寒拿出400多页的《三重门》手稿起名为《光明与磊落》出版,在当时,几乎是掀起一股手稿校勘的风潮。

著名历史学家陈寅恪的著作于今年进入公版领域,首套简体横排形式《陈寅恪合集》出版,因与陈寅恪生前“不用简体字”的嘱托相悖,一时引起广泛讨论。

上述说的,都是与书相关的事情,把它们放在一起看,你可能不会觉察出有什么共通之处,那我得换个词语来说:

版本。

简而言之,版本是一部图书的各种实物形态。

不管是上述提到的《红楼梦》的脂评本、程高本,还是韩寒的《三重本》手稿本,抑或有争议的简体横排版《陈寅恪合集》,都在版本的讨论范畴内。

了解图书版本,便可以明白,为什么某些书令人喜爱,某些书却让人不屑一顾;为什么有的书迟早会成为藏界的宠儿,有的书却永远难登大雅之堂。

近现代一百年,是中国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一百年,也是中国出版业面临着脱胎换骨的巨变的一百年。

时代的刀锋在纸面上划过,科技与文化在不断交错,传统的雕版印刷退出出版产业,西式的平装和精装取代了线装。

不断革新的制版印刷技术,不断提高的图书装帧艺术,不断完善的版权保护办法,帮助产生了极其丰富的图书版本形态,也造就了图书出版史上版本形态变化最为繁复、进步最为迅速的时期。

但令人遗憾的是,对于这段时期的图书版本的研究,我们几乎是空白的。

近现代时期,究竟产生了哪些版本形态?各有什么特征?与此前此后的同类版本有什么联系与差异?在鉴赏、评判时应掌握什么标准,注意哪些问题?

这些,就是今天推荐的这本 《书事:近现代版本杂谈》想告诉你的。

书中,作者薛冰以版本学的基本概念为经,以图书实证为纬,编织近现代中国出版的宏观图景。

这里有关于书的“硬”知识,从成稿、制版、印刷、装订、版权、装帧,到书外之物,为你拆解一本书的构成。

这里有关于书的“软”文化,各色人物带着他们的著作或藏书轮番登场,让我们得以从字里行间捕捉历史的银瓶乍破。

用一本书,带我们了解千千万万本书的骨骼与血脉。

下面,是这本书的具体介绍:

01

一个藏书家与他的藏书世界

作者薛冰,守望老南京的读书人,藏书家。

他出生于1948年,陷落于人类文明史上的黑暗年代,长期无书可读,导致了他严重的精神饥渴。

下乡插队时,从农民家里借到一套《红楼梦》(土改时从地主家分来的),如获至宝。

1976年他返城当工人,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22元,就跑到新华书店,却只买到一套《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抽刀断水水更流,正是这种读书饥渴,才让他下决心买书,从当初的一只藤书架,到后来的1000册书,再到现在的2万余册书。

坐拥书城的感觉,他是这样形容的:“有时半夜醒来,觉得哪本书插架位置不妥,也要下床去调整。”

2009年,薛冰出版了一本《版本杂谈》,10来年间,几次加印,早已脱销。

这期间,一方面,书中关于版本的一些概念及定义,日渐得到公众的认可,被广泛使用。这本书也被认为是当今读书、淘书、藏书的实用工具书。

另一方面,图书出版在技术与艺术方面都有新的进展,读书藏书活动也在发生着各种变化,作者也积累了不少新材料,发现了不少新问题。

这些都催生了薛冰的新认知、新思考,他将《版本杂谈》修订增补后重新出版,便是现在我们看到的这本《书事:近现代版本杂谈》。

毫无疑问,这本修订版,较之前作,阅读及使用的价值都更高。

全书分七辑,叙述的顺序,大体依照图书生产过程,即稿本、传统出版、现代出版、装订、版权、装帧,最后是书外之物。

书中共收入368幅书影,均来自作者多年的收藏,在编辑过程中未加过度修饰,力图还原每一个独特版本的不可复制性。

我们不仅可以清晰地看到每张书页上的题字、运笔、钤印等,就连每本书在流转过程中产生的污渍也悉数保留。就像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额头的皱纹,这些痕迹也成为一本书自身命运的记录和对其所承载的历史的见证。

共69篇版本杂谈,在讲述图书外在形式流变的同时,也涉及到著作者生平、出版者情况、图书流传与收藏等书前书后的故事,回答了众多读书人好奇、藏书家关心的问题。

阅读这样一本关于书的书,不仅可以拓展眼界,多角度地观摩科技发展与社会变迁,更能体味当时当下的时代气息,增添一份读书之乐。

02

一份献给读书人的私房趣味

《书事:近现代版本杂谈》,里面大量图书实证都源于作者的私藏。

读书的乐趣,有时在于作者和读者之间的私相授受。它没有前情提要,也不足为外人道,但却是你读到某处地方时的难掩鼻酸、看到某个东西时的会心一笑。

个人的书写,被时代雕刻,就像陈子善所说,“每一本旧书都有一个旧时的故事,挖掘每本书后的情感,也是我的淘书之乐。”

《书事》中,满满都是这样的旧时故事。

比如,费孝通。

一九八六年十月江苏人民出版社初版《江村经济》,在书的前衬页上,费孝通先生以墨水笔写下这样一首诗:

“愧赧对旧作,无心论短长。路遥试马力,坎坷出文章。毁誉在人口,浮沉意自扬。涓滴乡土水,汇归大海洋。岁月春水逝,老来羡夕阳。盍卷寻旧梦,江村蚕事忙。”

后署:“题《江村经济》中译本赠通华同志/费孝通/1986年12月15日”。

此后又有受赠人朱通华写在括号中的附记:“于金陵饭店。陪卡拉汉访问淮阴”。(卡拉汉时为英国工党领袖,卸任首相。他这次专程到江苏访问,就是费老所促成的,而江苏方面的陪同人员,正是朱通华。此前此后,费老数次到访江苏,也都是由朱先生陪同。)

《江村经济》中译本的出版,距一九三九年此书英文初版问世,已经相隔了四十七年。此间波折坎坷,费老在此书《著者前言》中说得很清楚,可以说这本书在半个世纪中的经历,也就是费老人生的缩影。

比如,康有为。

民国六年(一九一七),徐良在北京以石版影印《康南海先生戊戌轮舟中与徐君勉书及丁巳跋后》。

此信是光绪二十四年(一八九八)八月九日,康有为出走途中所写绝笔。

时康有为乘重庆轮抵吴淞江外,英国吏员持清廷所发通缉令,其中有“康有为进丸毒弑大行皇帝,着即行就地正法”的内容。

康有为以为光绪皇帝已被谋害,决意殉君,遂在由重庆号转渡英国兵舰的小轮舟中,索得“恶纸劣笔”,写信给时在日本横滨主持大同学校的弟子徐君勉,以老母家人相托。

徐君勉保存此信二十年,后交给儿子徐良。丁巳(一九一七)二月,徐良赴上海贺康有为六十大寿,将此信带去,请康有为题跋,康有为写下了一千多字的长跋,重述当年政变、出走及写此绝笔的经过。

这份“绝命书”无疑是关于戊戌变法的一件重要史料。康有为的书法,史有定评,而此信写于悲痛仓促之际,另有一种意境。

与书背后的历史相遇的意义,藏书家韦力是这样说的:

“因为我在书中获得了慰藉,从而可以去选择相信,人们今天遇到的种种难关,必将过去。”

03

一本图书从业者的入门指南

藏书家的参考手册

读书做学问需要了解版本,收藏图书也需要了解版本,两者既有共通之处,各自的侧重点也不同。

《书事:近现代版本杂谈》,可谓“软”“硬”兼备,硬核的图书版本知识与书前书后的故事相结合,读来生动有趣。

比如,关于版权凭证。

现在我们买到手的书,都会有版权页来进行正版说明。

但其实版权页只是版本著录的一种形式,必须以版权法规为依托,才能实现版权保护的目的。

换句话说,盗版者既然能够翻印出整本图书,仿造版权页自也不会为难。所以从现代版权页产生之始,就有出版者采取“防伪”措施,以抵制盗版。

方法之一,就是版税票。

此类版权凭证,更容易为人所注意。且设计多出自高手,足供欣赏,遂也成为藏书界搜寻的对象之一。

一九二八年三月初版《达夫全集》第四卷上,所贴郁达夫先生的版税票,高二十六毫米、宽二十五毫米的蓝色画面上,一位古装老人立身于花墙之外,手抚方窗,窗框中钤“郁达夫印”篆书朱文小方印,印章下方隐约可见“郁达夫著作之印”七字分两行横排。

最典型的数鲁迅先生的版税票,印章刻得好,又钤在专用纸上,堪称艺术品,向来为人所重,往往被人从书上揭走。

比如,关于影印本。

影印本,如同影抄、影刻本一样,是直接以旧有图书为底本,而应用照相制版和现代印刷工艺进行复制,产生的一种新版本形态。

现代印刷工艺能使影印本的图文复制效果,比传统的影抄、影刻本更为接近原本面貌,而代价则低廉得多,所以自十九世纪中叶产生以来,影印本迅速成为一种广为采用的版本形态,尤其是出版经典古籍、碑帖书画。

罗振玉先生民国五年(一九一六)在日本影印出版的一批中国古籍珍善本,利用京都小林氏较先进的珂罗版技术,以日本皮纸精印,版心都保持底本的原貌,而装成开本统一的大册。

作者薛冰藏有其中一本《唐写本世说新书》,开本统一,都是高三百六十八毫米,宽二百四十六毫米,但各本版心则仍依其旧。

据说罗氏当年每种书只印一百部,并表示绝不再版,所以当时就有人估计这批影印本将“价逾古书”。

04

让每一个爱书人更懂书

《书事:近现代版本杂谈》采用裸背锁线的装帧方式,内封封面是众多珍稀版本书影的叠加,整体书感厚重且温润典雅。

外封设计上,用书页填充书名。

一为曾任北京图书馆副馆长的张铁弦先生题跋页:“……日来为穷所苦,胸中竟无一字。天真流露,诗人本色,不减赵氏瓯北也。一九六O年十月十三日秋雨淅沥声中铁弦乘兴记此。”

一为晚清最常见的朱墨本之一《六朝文絜》中《宋武帝与臧焘敕》篇,这是宋武帝整顿时弊,加强教化,崇尚尊师求学的例证。

版式设计上也有不少小心思,前言部分有薛冰老师签名钤印。

内页也十分符合本书气质。

【稿本】一辑中,薛冰老师在谈批校本时,举了一例:

上海龙门联合书局一九五八年十月版《列子集释》,在天头、地脚、页边及行间,有批校者写下了三百余条批注文字,贴有浮签多条,有毛笔书写,有红铅笔勾画,有深浅不同的三种钢笔字迹,说明批校者的工作至少进行了五次。

杨伯峻《列子集释》是当今影响最广的通行本,主张《列子》是一部伪书,而批校者对杨书仍不满意,引证了大量典籍和前人研究成果,辨析异文,改正讹误,探求真意,对杨书做出许多重要补充,且指出“杨伯峻言《列子》为伪书之不可信”。其学术价值不言而喻。

根据这些批注,出版一部《列子集释补证》,应是没有问题的。

遗憾的是,批校者在卷首本有毛笔签名,却被人用刀片很仔细地刮去,现已无从辨识。估计是其逝世后,家人售书前做的手脚。

薛冰难掩气愤之情,他说道:“这些不肖子孙,只知道出卖先人遗书会遭人耻笑,却不懂得湮没先人学术成果,是更大的恶行。”

读书,理应懂书。一本书若不能被妥善保管,最好的命运就是让它有头有脸、保持原貌流向市场。

懂书,自然爱书。这是最纯粹的爱屋及乌。脆弱的纸张上承载着历史的厚度与精神的温度,这是世间最广阔的包容、最平静的相拥。

愿每一个爱书人都更懂书。

THE END

扫码即可购买

梁漱溟纪念特别讲演 | 《金陵刻经处》新书分享会 |《谢辰生口述》新书分享会 |杜春媚对话郭海平 |千古聚讼《兰亭序》 |对话舒国治 | 对话叶兆言 | 周文重大使讲演 | 五作家文学冷餐会 | 博物馆史对话 |晚年柳诒徵 | 程章灿谈胡小石 | 民国知识人 | 王笛《袍哥》新书分享会 |黄盈盈:中国人的性、爱、婚 |金光亿:人类学与文化遗产 |叶圣陶孙女回忆姑苏叶氏文学世家 |孙中兴谈爱情 |长三角社会学论坛 |生命科学与人类健康高峰论坛 |胡翼青:大数据与人类未来 |社会心理学会云南暑期班 | 杨国枢先生追思会 |郑小悠:年羹尧之死 | 毕淑敏读者见面会 | 高欢藏品展特别活动 | 魏定熙《权力源自地位》新书对话会 | 2018共读南京之《南京城市史》 | 中国首部书店话剧 | 四姝昆曲雅集 | 徐新对话刘成 | 莫砺锋:开山大师兄 |周琦教授品读百年越南 | 福克《两性》新书分享会 |社会学十位长江学者聚首贵阳 |你所不知道的金庸 | 文心雅韵:中国传统人文之美系列讲演 | 谷岳南京分享会 | 谢宇教授系列讲演 |对话:林语堂与中国文化精神 |周志文《论语讲析》新书分享会 |“双十一”消费魔咒特别论坛 |王阳明逝世490周年特别论坛 |茶叶:中国与世界 |大学教授对话著名作家:中小学作文改怎么写? |文学名刊主编南京见面会 | 《放下心中的尺子——庄子哲学五十讲》 |青年作家费滢《东课楼经变》新书分享会 |仰之弥高:20世纪中国画八大家特展 |周晓虹:口述历史与生命历程 |甘满堂:闽台庙会中傩舞阵头与瘟神信仰记忆 |周晓虹:费孝通江村调查与社会科学中国化 |张静:研究性思维的逻辑 |翟学伟:差序格局——贡献、局限与新发展 |陈作霖逝世100周年纪念演讲 | 应星:社会学想象力与历史研究 |吴愈晓:为什么教育竞争愈演愈烈? | 陈寅恪诞辰130周年纪念演讲 | 《运渎桥道小志》文化行走 | 《旧影新说明孝陵》新书分享会 |钱穆先生逝世30周年纪念演讲 | 孙中山逝世95周年特别论坛 | 作为政治符号与历史记忆的中山陵 |阮玲玉诞辰110周年,上官云珠、周璇诞辰100周年纪念演讲 |世纪文学之都的城南旧事 | 文旅融合与文化南京 |苏七七《光与真的旅途》分享会 |第三届长三角社会学论坛 | 谭延闿逝世90周年特别行走 | 晚清新媒体与知识分子

也许你还喜欢

那个夏天,因为我热爱

那个夏天,因为我热爱。 晨光的翼翅,在那淡淡的书香里打开一道美丽的风铃。 晨光的翼翅,在

感悟人生,心情的力量

感悟人生,心情的力量。 我想这样的冬季该是幸福的,不然怎么会有雪花这样素素洁的冬日呢?

聆听岁月深处微微的忧伤

聆听岁月深处微微的忧伤。 我是那样执着地奔赴着那未知的美好的青春。 让灵魂静静地倾

当春天在你的身边

当春天在你的身边。 冬寒网事暖如春,春分文章中曹雪芹寒梅初放,暗香浮动月黄。 但这份春

独自举杯邀明月

独自举杯邀明月。 时光荏苒,匆匆那年的青葱岁月,如今已不复存在,但它却依然如故。 一杯茶

管理情绪,心海扬帆起航

管理情绪,心海扬帆起航。 我是一棵开花的树。 管理情绪,心海扬帆起航。 有一天,你会遇到

爱是生活的一种调味剂

爱是生活的一种调味剂。 生活的况味和人生的态度。 于我而言,只是生活的一种调味剂。

她的眼神,我的青春

她的眉眼,我的青春。 一颗心沉下来,悠悠古道变得安静起来。 南岳独如飞幕徐徐走过,当初李

在这个寒冷的冬日里

在这个寒冷的冬日里。 无数个烈日的夜,。 笋是天赐尤物,自己也只是微微用了一下,就有些许

白话《了凡四训》改过之法:过于厚者

《了凡四训》是明代袁了凡所著,该书主要阐述“命由我作,福自己求”的思想,强调命运始终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