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媚的性福生活 巴掌皮炎h

王恪愣眼望着赵菱,竟然有些傻了。

莫说他几次说错了话,就说这医人医兔子根本就是两码事,但凡有些脑子的人哪会听他糊弄。也是赵鄢和卉姬知晓赵菱的脾气,都说这样可行,他才胡乱行事,疏忽地连兔子腿上的血迹都未刻意抹上。

可这样一件错漏百出的安排,可赵菱居然信了。

王恪盯着赵菱,她一只手怜爱地抱着兔子,一只手紧抓着他不放,双眉紧蹙,泪珠在眼眶里滚来滚去。相隔了一张几案,王恪竟能闻到她身上一阵阵少女的馨香味暗暗钻入鼻中,与月夕身上的蘼芜香全然不同。而她露出的那样天真乖顺的神情,更与月夕谈笑间杀人破阵的气质天差地远。

她只见了王恪一面,便与月夕一样,全然信任着他。可她对王恪,却多了一份全心全意的相赖相托。

王恪心中登时热血翻涌,只觉得自己再不是一直跟在月夕身后那言听计从的小傻子,却是一名顶天立地能为她遮风挡雨的男子汉。而救她哥哥,更是自己义之当为,他心意一转,立刻朗声道:“你莫急,我帮你去救你哥哥……”

他说完这话,才回了神,咳嗽了一声,按着方才几人商定的说道:“你哥哥中毒已久,我一人救不了他,须得带上我师妹,两人合力救治。只是我们这医术是师门秘传,我们救人时不可叫外人瞧见偷学了去。你若要我救你哥哥,必得帮我将他身边之人全部赶走,我才好医治他……”

他这一次说得是毫不打绊,可若非有心人,怎会知道赵括的病情?他又一次晓得自己说错了话,正觉懊恼万分。却听赵菱迟疑道:“这事不难,其他人倒还好,我都能叫他们走开。可玥公主在……我叫她背过身去不瞧行么?”

“不行不行,任何人都不能留着。”王恪连连摆手。

“玥公主是我哥哥未过门的妻子,她对我哥哥情深意重,这几日衣不解带守着他,连她爹爹和我娘劝她,她都不听,我怎么能劝得动她?”

王恪从怀里取出了一颗细小的药丸,递给赵菱:“你把这个放在茶里或者饭里化开,让玥公主服下,不过片刻她便睡着了,你再安排人将她送到别处。”

“这……”赵菱望着他手中的药丸,仍是游疑不定。

王恪将药丸往她手一塞,急道:“快回去,赵鄢会帮你,不然就救不了你哥哥了。”

他又一次说漏了嘴,一听便知道他和赵鄢是早商量好了的。赵鄢实在觉得有些无奈,上前拉起了赵菱,沉声道:“菱姑娘,神医都这样说了,咱们赶快回去,办好了事情才好救少将军。别忘了昨日大夫说少将军命在旦夕,咱们若再迟疑……”

赵菱一听,再也不多想,将药丸往怀里一塞,与赵鄢急急忙忙地朝楼下奔去。

王恪侧过了身子从栏杆缝中瞧去,见到赵菱那婀娜苗条的身影,便像是一只乖巧的小兔子一般蹦下了楼,不由自主便笑了笑,又觉得一阵失落,只得挠了挠头,大大地吐了一口气。

这事情虽错漏不断,却也歪打正着地进行着,月夕从门缝里瞧着这一幕,心下微微松了口气。

赵括仍是没有骗她,这赵菱的脾气,果然是和她大不相同。

她硬,赵菱软;她倔,赵菱温顺;她狡诈,赵菱却纯良。

她自幼便没了父母,见惯了宣华宫内外的尔虞我诈,祖奶奶待她再好,仍是存有一己私心。可赵菱呢?赵括总将身边每一个人,都护得稳稳当当的,他怎么会让自己唯一的妹妹,见识到一点点人与人之间的龌蹉不堪。

赵菱,自然是被他与家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她眼里所见,耳中所闻,自然都是世间的各种美好;她怎会觉得世上尚有欺骗一事?

若她月夕从不曾离开过赵括,他又会怎样地去呵护她?

自与她相识以来,他有哪一日哪一刻不在哄她怜惜着她。便是在山谷中,明晓得她要走,仍是暗暗顺了她的意。

世间事,最恨难以回头。

那夜在上党,她便是以这一句话,犹如路人旁观,轻飘飘地回绝了信陵君。亏的豁达如信陵君,听到她的话,便慨然话别,飘然而去。而今自己设身处地,这才晓得当初那一句话,可是何等地伤了信陵君的心?

世间事,果然难以回头。

信陵君那夜的话里,是含了多少的悔不当初?

而她此时此刻,心中又是否晓得了悔恨的滋味?可想要回头叫一切都重新来过么?

若再回到霍太山那一夜,她还会孤身舍他而去么?

她会么?

或许不会罢。

可惜世间事,最恨是难以回头。

※※※※※

月夕、王恪还有卉姬三人随着赵鄢,深夜悄悄地进了马服君府,在东院的暗角落里候着。

对面的三间大平房,只有中间那间房子点了火烛。赵菱从一旁奔了出来,见到赵鄢四人,压着声音不住地点头道:“玥公主怎么都不肯离开我哥哥,好在我灵机一动,把药丸放在水里,哄她喝了下去,等到她睡着了,这才叫人把她送回房去。”

她脸上七分焦急,三分兴奋,隐隐有因自己行事手段高超隐蔽而得意。其余三人皆是有些啼笑皆非,唯有王恪诚心诚意地赞扬道:“这么难的事情,你都能做的这么好。”

赵菱得了他赞扬,顿时满面欢喜,可一瞧见卉姬在一旁,又有些踌躇:“你……卉姬姐姐……你怎么也来了?”

她对卉姬的态度之生硬,是人人都瞧得出来。卉姬心头一酸,只觉得她定然不肯让自己见赵括一面,她又不愿耽误救治赵括,转身便想要离去。月夕握住了她的手,硬生生地拉住了卉姬,低声道:“是我叫她来的。”

她身披斗篷带着风帽,不露头脸,声音又刻意压低。赵菱见她举止诡异,问王恪道:“她是什么人?”

“她,她……就是我师妹。她医术高超,可生性孤僻,所以才……如此装扮。”王恪慌忙打圆场,“她怕……人手不够,才叫卉姬来帮我们。”

赵菱“哦”了一声,又瞟了几眼卉姬,伸手指着中间那间大屋道:“我哥哥在里面,你们快去救他。”

卉姬正要入内,王恪却将她一拦。他上前推开门扇,先入内仔细查看。门扇开着,月夕远远地站在对面,瞧见屋内左侧是一道屏风,一张书案正对房门,上面还放着一条雪白的毛裘。

她不禁讶声道:“这雪狐裘,不是已经送还给信陵君么?”

赵菱奇道:“你也晓得这是雪狐裘?”

赵鄢低声道:“当初少将军是叫我归还了雪狐裘。不过初六那日,信陵君又专程叫人送来,说区区薄物,做为少将军新婚的贺礼。”

“哥哥可喜欢这条白狐裘了,”赵菱愁着脸,“那日下午,我就见到哥哥一个人在房里抚弄了许久。后来……后来……哥哥便出去了……”

月夕心口微悸。她在大梁城与赵括便是因这白狐裘而结识,信陵君亦曾见过她身披此裘,与赵括并立于甫遇馆门前。他以此物相赠赵括,莫非……是有责怪他负心别娶之意么?

月夕又觉得自己这般想,小人之心太甚。以信陵君的气度风华,怎会行这样小肚鸡肠之事。是他深谙思念之苦,更体会得赵括别娶之苦衷,这才以裘相赠,借以旧物相慰赵括。

而赵括见到这雪狐裘后,定然是心绪不宁,这才恍惚间去了快风楼,又去了福伯的面摊,再到了驻马桥。

这世上任何与她相关的一丝一点,他都不能舍不能忘。

而这世上既有他这样的用情,她当初怎能就一意孤行,决然离他而去?

王恪从里面出来,朝着月夕摇了摇头,示意里面并无异状。月夕拉着卉姬的手,进了大屋。王恪在外将门扇一关,守在了门口。赵鄢亦出了院子在外面看守。

赵菱对王恪道:“你怎么不进去?”

王恪愣了愣,结结巴巴道:“我已经瞧过你哥哥的病了,剩下的便交给我师妹便好了。”赵菱毫不怀疑,伸出手拉住他的手:“我心慌的很,你师妹一定能救得了我哥哥么?”

她眼里全是真诚之意,就似将王恪当成了自己至亲之人,寻求依靠。她的小手暖暖的,握住了王恪,便有一股热流从她的手直窜上了王恪的脑门。王恪整个人一僵,黝黑的脸在夜色中竟都能看出一片红晕。

他盯着赵菱,半天也说不出话来,一屁股坐到了门口的石阶上,嘿嘿地干笑了两声:“你别站着了,坐罢。”

“你没把握么?”赵菱听他没回答,心中更慌了,还未坐稳,泪珠已经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她拉过了王恪的袍子,擦拭着泪水,抽泣道:“他们都瞒着我,可我偷偷听到了,他们说哥哥活不过今夜。从前日起,玥公主想尽了办法也喂不进药去,我……我也听人说江湖上会有许多骗子,可实在也是病急乱投医,才肯听赵鄢的话去见你。”

王恪的心,都被她哭成一片一片的云絮,万分柔软,更觉得自己是她唯一的希冀。他伸出手去帮她拭去眼泪,柔声道:“你放心,月……我师妹说能救便能救。”

“你师妹医术比你强么?”赵菱泣声稍止。

王恪话语一塞,连拍了自己几下脑袋,面露窘意:“她一向什么都比我强,我都是听她的话。”也不知怎的,这藏在心里多年从未对人说过的,大损他男儿脸面的话,他不知不觉对着赵菱就坦然说了出来。

赵菱见他样子憨憨的,竟也没想这原本是位“神医”,说话怎能这样不成体统,反而微微地笑了一笑,便如蓓蕾初放一般。王恪看得傻了,又极诚恳道:“我是比不上她有本事,可只要能救你哥哥,你叫我做什么都行。”

月夕和卉姬进了屋子,屋子正中就是那张放着雪狐裘的书案,右侧是一排的书架,搁置着许多书卷,边上又悬了两把剑。摆设甚是简朴,却又有一番雅致。左边屏风之后是一张席榻,隐约上面躺了一个人。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卉姬早已绕过了屏风,到了榻边察看。月夕瞧着那屏风之后两条模糊的人影,心绪混乱思潮反复,竟然不敢靠近,只是立在门旁,木木地听着屋外赵菱和王恪的对话。

茫然间又听到卉姬轻唤道:“将军,将军……”月夕心中一颤,赵括那吟吟而笑的样子,在心头连转了几转,这才勇气一鼓,缓缓绕过了屏风。

席榻边放着一张小案,上面点着烛火,还放着两碗药,一碗水,都已经凉透了。席榻上躺着一个人,面上灰扑扑的,印堂与太阳穴更是重重的深灰色,双目紧闭眼窝深陷,一动不动,胸口几乎已没有起伏,只隐隐能听到他游丝般的呼吸。

月夕从未见过赵括这般垂死的模样,比在云梦村之时不知严重了多少,她顿时双手发抖,竟然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月儿,你快救救将军。”卉姬连唤了赵括几声,没有回应,反而镇定了下来,来催促月夕。月夕心神微微一定,探手入怀,要拿东西。忽听得外面有声音喝道:“你们在做什么?”

外面是一名女子,声音略显老态,像是名老妇人;声音中有些严厉,可语速颇快,十分利索。只听赵菱低低地分辨了几句,那老妇人斥道:“整个赵国的大夫都被赵王召到宫里了,哪里还有什么神医能被你遇到?”

“这么个毛头小子,哪像什么神医?我问你,何为四诊和参,何为神圣工巧?你连这些都答不出来,怎么会是神医?你同菱儿在这里做什么?莫不是来骗我们菱儿,你可别带坏了……”老妇人转而质问王恪,说话便如唱快板一般,一句不停,却每一句都段落分明,交代得清清楚楚。王恪被她一连串的问话,可连回话的机会都没有。

月夕听得有些糊涂,老妇人又问道:“外面怎么一个人都没有?里面还有什么人,不是说公主已经肯歇息去了吗?”

卉姬贴近了月夕,轻声道:“是赵……”她话未出口,便听门扇一分,一名葛衣老妇已冲进了房,绕过了屏风,一阵风似的到了两人身后。

她见到两人,虽有些吃惊,可立刻指着两人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在我括儿的房里。赵鄢去哪儿了?你不是那个快风楼的卉姬么,你在这里做什么?你又是什么人……”

门外王恪张大着嘴,怔立着望着里面。赵菱从王恪身后探出身子,轻轻地叫了一声:“娘……”

娘?

马服君的夫人?赵括的娘亲?

月夕背着身,侧眼瞧了一眼赵老夫人。她大约五旬余年纪,头发半灰,面容有些枯瘦苍老,大概是这几日操劳所致;可若细细分辨,仍能看见疲惫的面色下五官秀气,想必年轻时也有几分姿色。

可也不过只是一名普通老妇人的样子。唯一特出的,就是那一张同赵括与赵菱一般薄薄而上扬的嘴唇,顾盼之间,有几分爽利之气。

她嘴上未停,又上前去拉扯卉姬。月夕不堪其扰,怀中寒光一闪,手中突现一把匕首,指着赵括的脖子,她背对着赵老夫人,低声道:“老夫人,烦请去将门闭上。若再发出一点声音,我这手便握不住了……”

也许你还喜欢

小雨进不去你的太大了局长 小说菊

在上学之前,她从来都没有吃过饼干,只吃过一些饼干屑。那是她大哥抢来的饼干,二哥后来又和

小说高潮抽搐痉挛 完结的泰燕文

“去战斗吧,五虎退。”“可,可是……战场很可怕啊。”有着奶白色头发的短刀哭着说,“会死

茶花花苞干枯是什么原因 放到姐姐

“好好好,真是不幸,失去了同族,醒来却发现满世界都是仇人的后代,好可怜——”方大同心不在

日军折磨女人小说 桃花村里桃花庵

晚上的烧烤是酒店自己搞出来的野外餐厅,王杰希和顾妍到了那边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擦黑,高

和楼管王阿姨 我火车去北京抱着妈

“我说,已经找了很久了,差不多该放弃了吧,太过深入的话,被大人发现了会被骂的啦。”俗话说

欲乳浪母全文在线阅读 师生恋之终

滑入一一窗户遮严实了,玛丽亚举着油灯。火光飘忽不定,哈拂的脸也一显一隐。赵远柏躺在床

学生强伦姧老师在线观看 老刘的幸

方拓举起酒坛,将里面的酒小心地倒进嘴里,她的心里其实是有很多疑问的。战场上,谁会用没什

婚礼上新娘下面塞满了 粗糙绳结磨

云层之上,苍白天空染上一层绯红。杨戬凌空而立,身后的长袍被风吹的猎猎作响,手中的二郎刀

偷上人妻系列 和瘦小女人做爱

我和莫白凌坐在马车上,一路按照着包裹布上画的图地向目的地行进。清是个好车夫,即使道路

岳主动教我带套 我和老外3q真实经

一个月后。交换生来了之后,在学校中居然也没显得有多么突兀——毕竟万魔法院里有一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