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太满了鼓起来了别按_公车上被猛烈的进

谢芃里的手开始往李雯雯的衣服里伸,另一只手扶着她的头,腿也焦急的不知往哪里伸。他开始解李雯雯的扣子,李雯雯更加用力的挣扎,这一次,李雯雯的不要声音非常大。惊住了谢芃里,谢芃里脸抬起来,看着李雯雯,不知发生了什么,手还没有来得及往回伸。

氛围很不错,两人认识的时间也不算短,她为什么那么排斥两人的关系更近一步呢?谢芃里想不明白。

李雯雯也呆住了,两人迟早要往那一步走,自己已经决定接受了谢芃里,现在这样又是什么意思?这一刻李雯雯被自己吓住了,原来再怎么说服自己,潜意识里自己还是不能接受的。真是可笑,自己都做不了自己的主。

“对不起!”李雯雯还是道了歉。

“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对。我今天不太冷静,等我冷静了我们再说行吗?我还有点事,先出去一趟。”谢芃里就像一个逃兵,逃的很快,心里很复杂。

出去以后也不知道该找谁说,想了很久,也只有于欢了。于欢和自己的关系最好,也就是这次因为李雯雯的事情,两人才有点生疏。打电话叫于欢出来,很快两人就喝上了。

“上一次我以为是我喝醉了,她才不愿意和我亲近。这一次我才确定,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你说她是不是就不想和我在一起啊?”谢芃里心里很苦闷,喝着酒,苦笑着问于欢。

于欢听到这些明白了一些,“哥,你问过她原因了吗?”于欢问得很慎重。他已经知道为什么了,也猜到谢芃里还不知道,也只好给他些暗示。

“我今天直接出来了,没有问,我没有办法在我不冷静的时候和她交流,我怕事情没法挽回。”谢芃里已经喝了不少,可没有一点醉。

于欢还是说出了口,“你知道我对她感兴趣吧哥!你只知道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是你没想过的。就是她和我挺像的!”

谢芃里这会儿不是特别冷静,心思放在了于欢对李雯雯感兴趣上,一下就跳起来,“你拿我当猴耍?你有没有把我当你哥,你答应了的!”冷笑了一声,“你和她像?谁都和她像,我妈也和她像,你们都有话说,就我没有是吧!”

“哥,你冷静点!”于欢看得出来谢芃里这会很冲动,没有一点平时的机灵劲,就只好自己挑明。“她和我有类似的喜好,具体的你问她吧,我就先走了。”

谢芃里反应不过来,什么叫和他有相似的喜好?拉住于欢不让走。追问,“你给我说清楚。你说不清楚不许走!”

于欢也不想再多做纠缠,今天不说明白,谢芃里一定会不依不饶。今天也不敢轻易走,估计说完谢芃里才有的喝呢。“你放开我。哥,我不走,我跟你说,你先坐下好不好?”

于欢自己也坐下来,还是长痛不如短痛,一句话说清楚好,“她不喜欢别人动她的东西,别人动过的东西她就不要了。”

谢芃里愣愣的,喝了酒的脑子反而意外的清明,他想到了李雯雯那个时候那么珍重地擦着自己的包,想起了李雯雯没有为别人弄伤她而生气,只是很想和自己分开。想到了第一次自己想碰她时,她看自己的眼神。想到了她说自己得有什么,想到了很多很多。他明白了李雯雯那么奇怪的原因,也懂了于欢的话。

“现在的人哪里还那么讲究,我这年龄,有过几个女朋友还叫个事吗?她凭什么要求我就等着她?她以为她是谁?”嘴里骂骂咧咧的,心里怎么想的于欢不知道。“她还嫌我脏,老子有钱自然有人贴上来,要是她是我不也一样吗?她有什么资格说我?还真把自己当公主了,她算什么东西。”谢芃里一直在骂李雯雯,一直说个不停。

很久很久之后,谢芃里不骂了。也不知道是累了,还是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他又开始对着于欢骂,“你他妈知道为什么不告诉老子?你为什么知道,你是不是和她有一腿。你说,是不是你他妈的告诉她我以前怎么回事的。你不说她怎么能知道,你骗老子。”谢芃里这时候有些口不择言,想到什么说什么,一点不过脑子。

于欢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谢芃里,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哥,我不跟你说是因为跟你说了也没用,已经就这样了。我跟她什么都没有的,我也没说过什么,你爱信不信!”于欢没说什么重话,现在再说什么都没有意义,说得越多,谢芃里越是难受。

谢芃里冷静了一会儿,又骂一会儿。反反复复的折腾。于欢在一边看着,不能阻挡,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心里非常奇怪。他希望自己和谢芃里的友谊不受影响,谢芃里和李雯雯真的有矛盾了,这应该是很值得庆幸的,为什么感觉这么奇怪。是自己看朋友受苦心有不舍,还是自己真的对李雯雯有想法?于欢脑子很乱,也不愿意整理思绪。

谢芃里的架势是不回去了,于欢有了一个主意,他没有想过这个主意的动机是什么。于欢带着谢芃里回去了。

谢芃里已经喝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嘴里也念叨着不知是什么东西,但有一点于欢是知道的,谢芃里在这一刻是不想回去的,至少在清醒之前不能回去。可于欢偏偏带谢芃里回来了,他想让李雯雯与谢芃里之间的没有可能。谢芃里这个时候脑子不清醒,说的话也容易被理解为酒后吐真言。

于欢一直告诉自己,他没有做错,只是带人回去了而已,其他的就看造化。于欢此时是装糊涂,带人回去了。

于欢扶着谢芃里,也不知是紧张还是真的没站稳,趔趄一下。李雯雯上前帮忙,谢芃里还是认得李雯雯的,情绪非常激动。大叫起来,“你走开,谁让你碰我了,以为自己是谁啊,凭什么碰我?”

李雯雯皱了皱眉,也清楚他是真的喝了不少,没计较,又去扶他,谢芃里用手扫开她的胳膊,也站不稳,重心全移到于欢身上。“你什么意思?”李雯雯非常不悦,本来就反感他喝酒,更讨厌耍酒疯的人。

“你什么意思?跟别人说,就不跟我说是吧?”谢芃里口齿不太清楚,李雯雯倒是听出来了。看着于欢,眼神都是询问。

于欢也不做作,都到这一步了,早死早超生,“他问我了,我就跟他说了,他就成这样了。雯雯,我真不是故意的。”

“行了,迟早的事,谁说都一样,你扶他进去吧。”于欢可能不太地道,这事迟早也得说,让别人说也好过自己在那里尴尬,也是可以的,想到这里李雯雯也没有生气。

谢芃里也不能好好走路,还在那瞎说,“你们就是有一腿,都瞒着我,你们真无耻。”他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说点话总比不说好,说着就舒服了,还想说。也没有看到李雯雯的疲惫,她真的很累,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处理两人的关系,这边还有个耍酒疯的,李雯雯心情真是糟透了。

于欢对谢芃里也是不错的,内疚也好,兄弟情也罢,在这一刻真实地有些心疼。李雯雯不留他也不赶他,总觉得没那个立场,自己和谢芃里这一掰,是真的没立场干涉人家的朋友了。于欢这会儿也不想说什么,自动离开了。两人这一次也应该分手了,尤其是谢芃里酒后的话,自己很多余。

于欢走后,李雯雯弄点水让谢芃里喝,谢芃里骂累了,很快就睡着了,李雯雯不曾离开,呆呆地看着他。他很帅气,眉毛有些浓,鼻梁真挺,安静地睡着都很勾人。可是他不属于自己,再好的东西,不属于自己那都不是最好的。李雯雯给他擦擦汗,很享受照顾他的这一刻,以后就是咫尺天涯了。

李雯雯能理解谢芃里的激动、气愤、不甘或许还有恨意,她能明白他的立场,只是终究还是不同的。谢芃里和自己是不一样的,就跟他说的一样,自己凭什么干涉人家的过去,确实没错,可没错和能接受根本不是一回事,自己能试的都试了,还是拔不出心里的那根刺,又何必为难自己为难他呢?

李雯雯照顾好谢芃里就去睡了,今晚睡得很踏实,也许是不用再徘徊的缘故,也许是这段时间太辛苦了。人在纠结的时候总是很累,放下了就轻松了。只是放下何其难啊!

谢芃里醒得早,有些不安,想着两人的关系,该去往何方。他不想放手,一直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怎么突然就止住了。他是真的喜欢李雯雯的,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不想这么结束,昨天说了什么不该说的,道歉都可以,只要李雯雯愿意,他可以做一切让步。

李雯雯出了房门,谢芃里就准备好说得话了,“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好不好,我以后都不喝了!”

李雯雯考虑得就不是他喝不喝酒的事,可听他这么一保证,气不打一处来,上一次就跟自己保证过的以后不喝了,这一次还不是一样。“这话你跟我说了很多遍了!”

“这是最后一次!”谢芃里有些慌张,他不会轻易向别人保证什么,答应别人的都会做到,可跟李雯雯,自己是什么都说,是因为亲近所以不想让她失望吧。

“这句也说过了!”李雯雯接着说。“喝不喝酒的,以后你跟别人说去吧,在我这儿就算了,我们是真的走不下去了。”真心话,也是真心难说。走不下去了,再走下去两人都是难堪。

“你别动不动就分手的,成天把分开挂在嘴边你不难受我还难受呢。”谢芃里语气也很冲,是不想分开,低三下四的,可人家还冷冰冰的,怎么就到这一步了。

“人都是会变的,有些事你为什么非揪住不放呢,过去的事我现在也无能为力,你这样我该怎么办?”谢芃里还是妥协了,他想再试试,是挽留,最后能做的只有挽留。

李雯雯又何尝不知道这些,知道和接受完全不同,你可以理解一件事不代表你可以让这件事发生在自己身上。“芃里,我很喜欢你。我也试着接受你,可结果你也是知道的。当初你担心于欢,现在又是我。我和他是真像啊,一样的控制不了自己,一样的伤害你。”李雯雯说得很平静,已经打消了不欢而散的计划。或许两个人冷静的分手,对彼此都好。

“好!我知道了!那我们就好聚好散吧!”谢芃里说出的话很是优雅,符合他的气质,只是后来他明白,这个情况下两个人应该大闹一场,吵红了眼也好过现在这样和平分手。

也许你还喜欢

小雨进不去你的太大了局长 小说菊

在上学之前,她从来都没有吃过饼干,只吃过一些饼干屑。那是她大哥抢来的饼干,二哥后来又和

小说高潮抽搐痉挛 完结的泰燕文

“去战斗吧,五虎退。”“可,可是……战场很可怕啊。”有着奶白色头发的短刀哭着说,“会死

茶花花苞干枯是什么原因 放到姐姐

“好好好,真是不幸,失去了同族,醒来却发现满世界都是仇人的后代,好可怜——”方大同心不在

日军折磨女人小说 桃花村里桃花庵

晚上的烧烤是酒店自己搞出来的野外餐厅,王杰希和顾妍到了那边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擦黑,高

和楼管王阿姨 我火车去北京抱着妈

“我说,已经找了很久了,差不多该放弃了吧,太过深入的话,被大人发现了会被骂的啦。”俗话说

欲乳浪母全文在线阅读 师生恋之终

滑入一一窗户遮严实了,玛丽亚举着油灯。火光飘忽不定,哈拂的脸也一显一隐。赵远柏躺在床

学生强伦姧老师在线观看 老刘的幸

方拓举起酒坛,将里面的酒小心地倒进嘴里,她的心里其实是有很多疑问的。战场上,谁会用没什

婚礼上新娘下面塞满了 粗糙绳结磨

云层之上,苍白天空染上一层绯红。杨戬凌空而立,身后的长袍被风吹的猎猎作响,手中的二郎刀

偷上人妻系列 和瘦小女人做爱

我和莫白凌坐在马车上,一路按照着包裹布上画的图地向目的地行进。清是个好车夫,即使道路

岳主动教我带套 我和老外3q真实经

一个月后。交换生来了之后,在学校中居然也没显得有多么突兀——毕竟万魔法院里有一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