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1肉从从肉到 性细节描述,大尺度

因为第一场考试一直持续到下午两点,所以很多考生连吃午饭的时间都没有。蓝星考号靠前,11点前就结束了第一场考核离开考场。她在广阔的学院里随处转悠,顺便找到下午笔试的考场。

笔试考场的门还没开。她在附近观赏用的小亭石凳上坐下,正准备拿出随身携带的黑面包充饥,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突兀的声音。“是蓝星小姐吗?”困惑转头。

眼前一个侍从打扮的男子脸上挂着职业性的微笑,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蓝星眼中冒出几个问号:“什么事?”

“这是我家主人请您享用的午餐,请笑纳。”侍从向她恭敬的递来一个精致红木盒。

对着那光看起来就十分高级的餐盒,蓝星眉头拧起,“你家主人?我认识吗?”她在人类世界认识的人里似乎没有这种有头有脸的有钱人。

“不认识。但我家主人说很快就能与您结识。”对方公式化的回复道。

挑挑眉尾,不认识的人送的食物就算是山珍海味她也不能接收,况且也不知道对方安得是什么心。“你家主人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东西我不能接受,你拿回去吧!”

“蓝星小姐若不喜欢就请将这些东西丢了。主人送出去的东西绝不会收回。”侍从说完便把餐盒放在石桌上,在一旁静待,似乎想看她究竟会不会丢。

这么酷?微愣了一下,蓝星看着高级餐盒接也不是丢也不是。

“蓝星小姐您大可放心,食物里没投毒。”侍从观察着蓝星没有表情的侧脸一会,然后善意的提醒道。

厄!听了这话蓝星顿时无语,他怎么知道自己正怀疑食物里有毒的?难道她的想法都写在脸上了?

尴尬的咳笑了几声,最后叹了口气,拿过餐盒打开。当着这侍从的面她又不能真的把餐盒丢了,那明摆着要和他主人过不去,既然如此还不如收下,就当是白拣的午餐,不要浪费农民伯伯的辛勤汗水嘛。

一股诱人的香气随着盒盖开启扑鼻而来,定眼一看,餐盒里全是平时少见的珍馐佳肴,蜜卤熊掌,鱼子酱淋白鹅肝,水晶燕窝粥……知名不知名的稀世美味尽显眼底。大手笔啊!

这个神秘的有钱人还真舍得,对陌生人的自己居然那么慷慨,让她实在有些惊讶,忍不住回头想问问那侍从他的主人到底是谁。

可是再一回头,身后哪还有人影,只有郁郁葱葱的树影。那个侍从什么时候走的?她居然一点都没察觉。心头微震,连派来送食物的侍从都是个高手,这个主人也太厉害了吧!

摇摇头,不去想那么多,她拿起餐盒内一双银质刀叉正要开动……

“好香!这些东西看起来似乎很好吃的样子。”旁边又多了个声音,一颗红毛脑袋大刺刺的挤到她餐盒前。

厄?又是一愣,她郁闷的对上不速之客同样看向她的一双琥珀色深瞳。

是他?那个在“命缘”餐厅中坐自己对面,吃像有点粗鲁的男生!

“怎么是你?”惊讶的问道,什么风居然把这家伙也引来了,似乎两次遇到他都是和吃有关。不过这家伙是什么时候窜到她面前的?难道自己的警觉变差了?

“你认识我?”对方好奇挑起剑眉,好看的双瞳被火焰一般卷曲长刘海遮去大半。

“……不认识,有过一面之缘。”看来他没认出自己,不过她现在这张脸那么普通,属于丢到人海里就立刻被淹没的类型,要让人记住倒真不容易。

“哦!你能分我点吗?”他指指饭盒,眼睛骨溜溜的在食物上扫来扫去,像一只看到食物的嘴谗小狗,连清爽的声音里都带着讨好献媚的恳求。

“要吃什么自己拿。”咧嘴一笑,对这孩子气十足的大男孩她满有好感的。

对方嘿嘿的傻笑着,果然一点都不客气的伸手进犯她的食物,连刀叉都不用,真有巴赫老头手抓饭的风格。

看他云卷风扫的消灭自己的食物,蓝星很自然的尾随其后,手中银光闪烁,食物在他们两饿死鬼投胎般的吃相中没一会就见了底。

“呃!”红发男子舒服的打了个饱嗝,双脚盘坐在石椅上,还吮着手指上的油汁。

“你怎么会在这?”将手上刀叉放回餐盒,顺便收拾掉桌上的食物残渣,蓝星回头认真的看着眼前这再一次与她共餐的男子问道。

他有一头火红飞扬的短卷发,包裹着脸部坚毅修长的线条,零乱的长刘海半遮着一双好看的琥珀色双眸。高挺的鼻子,厚实饱满的上唇含着略薄的下唇。一身红黑相间的武士服刚好衬托出他修长精壮的身材,露出的手臂肌肉起伏明显却不夸张,整个人显得年轻又朝气蓬勃,不过习惯性的随性行为和怪异的发型透出他本性的叛逆桀骜。

“来考试啊,我考的是魔武部,你也是来考试的吧,看你的样子应该是考魔法的。”他舔完手指,懒懒的靠着石桌,嘴角勾着略显邪气的怪笑说道。

“你怎么知道?”好奇的反问,光看外表他就知道她是学魔法的?

“你弱不禁风的不可能是来考武技或魔武,剩下的只有艺术和魔法,艺术嘛……你身上没艺术女生那种自以为是的娇气。”耸耸肩随意的说道,他拿过腰间的长刀,摸出了块红布开始擦刀,看来他很喜欢红色。

不过,呵呵,这家伙说话真直接,把艺术系一干女生全得罪了。

“喂!“瞬灭淑女”,你真名叫什么?”抬眼邪笑的撇过她,红毛爽朗又直接的问道。

“瞬灭淑女?”表情纠结,这是什么称呼?

“那天你在餐厅吃饭完那些服务员起的绰号。”将长刀收回鞘,红毛单手托着腮,孩子气的笑说。

“餐厅?”沉思片刻她立刻明白“原来你还记得。”

“当然,你一开始吃东西我就记起来了,哪有人能像你这样吃得又快又优雅,真是个怪人。”努努嘴,红毛被刘海遮去大半的眉毛一边高一边低,看她的表情就像看一个琢磨不透的怪物。

脸上立刻浮上三条黑线,他有资格说她?自己不也是一副吓死人的吃相,而且还厚脸皮得向陌生人要吃的,他才是不折不扣的怪人!

“蓝星,你呢?”不与没礼貌的人一般见识,蓝星自动忽略红毛挑人火气的怪异表情,大方的说出名字。

“昆廷!记着这个名字,我可是以后要成为武神的男人。”自负到欠揍的表情,红毛猴子明明坐在椅子上,却抬起下巴,用鼻孔看人的说道。

切!臭屁的家伙,还男人,分明就是个男孩。而且武神是那么容易当的吗?在心里鄙夷的白他几眼,现在这个大陆能被冠上这伟大称号的也不过三人。

“谢谢你请我吃饭,下回我请你,所以一定要考上。先走了,拜!”从石椅上一跃而起,昆廷嚣张的红色身影从蓝星眼前划过,几个跳跃就从她眼前消失了。

不劳你费心,你才是,小心考不上!蓝星面无表情的朝他离开的位置送了个中指。

三点一到,考生一窝蜂的涌入考场。明明早就在此等候的蓝星懒得和他们挤,结果变成最后一个进来的人。

考场里已经准备好纸笔。铃声一响,老师宣布开始考试,她翻开倒压的试卷,聚精会神的审阅考题。

这些题目……也未免太简单了吧!30分基础题题题弱智,20分高深题简直就是小儿科!不敢相信的翻翻手中的纸张,是不是拿错考卷了?

看着旁边的考生对着试卷苦思冥想的纠结样,眼尖的扫过他们空白的试卷,没有错,一样的题目。

倒!这就是所谓的有千分之一淘汰率,超高难度帝国学院入学考试水平?

“咳咳!”一边的监考老师以眼角余光扫过她,装腔作势的咳了两声。

收回目光,对着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蓝星拿起一边的铅笔,行云流水般的写起来。

不到半小时,所有题目答完,她站起,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向讲台。

“不是吧,那么快,离考试结束还早呢。”

“肯定是什么都不会,交白卷。”

“看样子写了满多的。”

“虚张声势,虚张声势!”

还在考试中的人窃窃私语全落到她耳中,蓝星暗自好笑,她还需要虚张声势?

将卷子递给一脸迟疑的老师,她没有丝毫眷恋的离开考场。只留下对着满分卷震惊到呆滞的老师和一干不清楚内情的观望者。

“这世界到处都有狠角色。”等蓝星离开后,回神的监考老师才对着没了人影的门口喃喃自语道。

离开帝国学院她直接回到旅馆,哈默大叔给她留了口信,他和几个小孩出去买东西晚上才回来。向旅馆的店员要了份晚饭后她带着食物回到自己房间。黑蛋一发现她回来立刻往她脑袋里塞进一连串兴奋的尖叫,那样子就像被关在家一天,等着主人回来的小狗在狂吠。

好笑的将黑蛋从“窝”里拿出来,突然发现它不像刚拿来时那样会掉渣,虽然外表依然疑似煤球,但凹凸不平的表面开始变得平滑。再看看放置它的渡魔装置,里面6块黑冥石已经被消耗完,这小家伙还真是大胃口,不知道自己养不养得起它。

从无限容魔法包里又拿出6块黑冥石放入渡魔装置,还好她离开幽暗城时考虑到人类世界这种石头不多所以特意多带了些,看样子应付一个月是没问题。

本来想把小东西放回窝让它自己去吃能量,可小家伙早一步洞察她的意图,在她脑袋里吵个没完,没办法,可怜它总是那么孤单,陪它聊聊天吧。

像前天那样,她抱着小黑坐在床上,绯红的天光透过老久木窗,为她镀了层朦胧金边,银蓝色的精神力光丝合着自身能量从她额心印进黑蛋内。

“小黑,知道我叫什么吗?我叫蓝星,记住哦,我是你的第一个朋友,你也是我的第一个朋友。知道吗?我从小都没有朋友,因为我生活的幽暗城里一个同龄的孩子都没,而且我也没有玩乐的时间,几个老师每天都让我学这学那。你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因为幽暗城发生了一件大事,光明教廷的人知道我几个老师正在研究可以供给无穷力量的‘永核’,所以打了过来。老师担心以幽暗城现在的实力对抗不了他们,所以让我一个人到外面的世界,帮他们找制造‘永核’的关键——‘黑龙血’。可我根本不知道‘黑龙血’在哪,所以来到光明帝国考帝国学院,只要考上帝国学院就可以成为冒险者,阅览全世界的信息。今天是考试第一天,我遇到了一个有意思的家伙,叫昆廷,他和你一样都很能吃,还有一个神秘人,请我吃了午饭。你问我考试难不难,超容易的,我想应该能考上吧……”

也不管黑蛋能不能听懂,从来都没有朋友的蓝星第一次毫无保留的将自己所有的秘密向它述说,说着说着,朦胧的睡意浮上。她抱着它就这样沉沉的在床上睡去。

皎洁的白月光印照,煤球一般的黑卵在蓝星的怀里悄悄起了变化。在它不平整的外壳上突然亮起一阵诡异的银光,光华退去,一个淡蓝色倒五星法阵中央留下四个清晰小字:吾主,蓝星。

也许你还喜欢

小雨进不去你的太大了局长 小说菊

在上学之前,她从来都没有吃过饼干,只吃过一些饼干屑。那是她大哥抢来的饼干,二哥后来又和

小说高潮抽搐痉挛 完结的泰燕文

“去战斗吧,五虎退。”“可,可是……战场很可怕啊。”有着奶白色头发的短刀哭着说,“会死

茶花花苞干枯是什么原因 放到姐姐

“好好好,真是不幸,失去了同族,醒来却发现满世界都是仇人的后代,好可怜——”方大同心不在

日军折磨女人小说 桃花村里桃花庵

晚上的烧烤是酒店自己搞出来的野外餐厅,王杰希和顾妍到了那边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擦黑,高

和楼管王阿姨 我火车去北京抱着妈

“我说,已经找了很久了,差不多该放弃了吧,太过深入的话,被大人发现了会被骂的啦。”俗话说

欲乳浪母全文在线阅读 师生恋之终

滑入一一窗户遮严实了,玛丽亚举着油灯。火光飘忽不定,哈拂的脸也一显一隐。赵远柏躺在床

学生强伦姧老师在线观看 老刘的幸

方拓举起酒坛,将里面的酒小心地倒进嘴里,她的心里其实是有很多疑问的。战场上,谁会用没什

婚礼上新娘下面塞满了 粗糙绳结磨

云层之上,苍白天空染上一层绯红。杨戬凌空而立,身后的长袍被风吹的猎猎作响,手中的二郎刀

偷上人妻系列 和瘦小女人做爱

我和莫白凌坐在马车上,一路按照着包裹布上画的图地向目的地行进。清是个好车夫,即使道路

岳主动教我带套 我和老外3q真实经

一个月后。交换生来了之后,在学校中居然也没显得有多么突兀——毕竟万魔法院里有一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