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漫画之无挡遮 被黑人弄的肚子痛

“你,”,萧凌听了虽然明白定然是错在自己,但见这人用自己说过的话来对付自己,心中却又着实生气,便强词夺理道:“本姑娘爱怎么骑就怎么骑,撞死了谁也是他活该!”

“哦?那本少爷也是爱怎么拉便怎么拉,活该摔死了谁那也没办法!”黑暗中虽然看不清表情,但萧凌还是听的出眼前男子的口气里多了一点淡淡的不悦,虽然声音还是那么轻,但周围却好像有一种莫名的威仪将自己死死压制在下面,让人莫名的心虚气短。

这若是一般人怕是早扛不住了,不过萧凌是谁?那可是当今天子的女儿,比这更威仪的场面见多了,纵然有一瞬被压制了,也很快便调整了过来。

不过萧凌也心知刚才的几句气话到底是自己理亏,而眼前这人似乎又并不好惹,便在心中暗道:此地不宜久留,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的好。

于是爬起来犟了句嘴道:“走开啦!本少…姑…没工夫理你这疯子!”

萧凌本习惯性的想自称少爷,可话说了一半才想起刚才自己混乱中已经承认是姑娘了,于是含含糊糊的便将话过了去,转身便走!

只是萧凌想走,那人却似乎并不想放过,只略略将手一抖,萧凌便又被那根绳子缠住给拉倒在地上。

屁股二次着地的感觉可并不好,便是知道自己有错在先的萧凌也不由得真火了起来,怒道:“你干吗?”

那男子却淡淡道:“不干嘛,只是想请姑娘给在下道个歉。”

“道歉?道什么歉?凭什么道歉?”萧凌怒极反笑。

“姑娘若问道什么歉?自然是为差点撞着在下而道歉。至于凭什么,当然是凭姑娘你人生为人啊!”

“你,”无论是转生前还是转生后,萧凌都被保护的很好,那里见过如此伶牙俐齿的男人,言谈之中分明是在暗骂自己若不道歉便不是人。这让本来就有些恼火的萧凌更是为之气结。

半躺在地上的萧凌死死的咬住下唇看着就那么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等着自己道歉的男子,愈看愈觉得心头火大,便暗暗决定必要给眼前这个男子一个教训。于是眼珠一转,慢声道:“原来是这样,夜深路黑,我‘无意中’‘险些’撞到了你,果然是我不对,应当道歉才是。只是…”

萧凌故意将无意中和险些这几个字说的特别慢,咬的特别清楚,又故意留下个好像有什么为难话头,果然,那男子虽然微觉不妥,但仍上当道:“只是怎样?”

萧凌听了皮笑肉不笑的接道:“只是你却‘故意’将我‘摔 痛’了,这又该怎么说呢?”

那男子听了就是一愣,之后便微声道:“果然呢,那我也向姑娘道个歉吧!”一身的冷淡之气却是卸了大半去。

只是萧凌却又不依不饶的冷笑道:“阁下占的好便宜!我只是因为路黑,才险些撞到了你一次,可你却是故意将我摔了两次,说来便是你我各道歉一次,你还欠我一次呢!怎么能道个歉就行?”

那男子没想到萧凌之前之所以不争,却是在这里等着他呢,想到这姑娘竟然如此顽皮,面上不禁莞尔,一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向姑娘道两个歉。”

哪想到萧凌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点头道:“也罢,我大人不计小人过,便原谅你则个,你我便各走各路吧!”

萧凌说完便起身拍拍屁股圈了马便走,只是还没跑几步便听那男子突然郎声大笑,萧凌撇了撇嘴,暗骂了一声神经,手上便加了两马鞭催着坐下的马快走。

哪料到才加了这两马鞭,便听后面悠长的一声道:“还是让在下道这个歉吧!否则在下于心不安。”紧接着自己的腰上便又被缠了绳子,然后扑通一声,萧凌第三次尘埃落地。

坐在地上,眼见着自己日后准备赖以逃跑的马‘唏溜溜’一声,便淹没在夜色中跑的再看不见踪迹,顿时怒火中烧的萧凌再顾不得浑身的疼,转身尖叫着扑向那男子道:“你这个混蛋,赔我的马来!”

那男子显然对马跑了有些意外,不过见萧凌扑了来也只得微微将身一闪,拱手道:“实在对不起,在下本想开个玩笑,没想到累的姑娘失了马。在下….”那男子还未说完,手中的竹棍便被萧凌抓落在地上,紧接着便听萧凌一声‘啊’的一声嚎叫,再紧接着便是一连串老娘要杀了你之类的哭骂。

原来萧凌这转身一扑之势过□□猛,待发现那男子将身体闪开时便已经收势不住,当然萧凌情急之下本抓住了那根竹棍,谁想到那男子却并未将竹棍,于是乎萧凌只好实打实的来了一个前趴,重重的扑在了地上,痛叫起来。

那男子原本还觉着有些过意不去,待发现竟是这般乌龙后,便再也忍不住低低的笑了起来,气的萧凌爬在地上又是一番叫骂,心中却恨的咬牙道道:笑笑笑,尽管笑,看老娘这回怎么收拾你。于是便留意了身上的痛处,将之前嘴里的三分的疼意七分叫骂,渐渐变成七分的疼意三分的叫骂,到最后便成了十成十的哭声。

这下便是那男子也听出不对来,便收了笑声站在那里急声道:“姑娘,你怎么了?”

只是这次萧凌听了却不回答,只一边哭一边微微将头转了一点,借着眼角的余光看那男子的反应,心中暗道:臭家伙,你问姑娘我怎么了?到也没什么,只是讹上你了罢!

那男子见萧凌不回答,果然更加急了,言语之中也提高了声音,道:“还请姑娘快说是到底是怎么了,莫非是刚才摔下来摔的重了伤到了筋骨?若是还请姑娘快快告知在下,在下也好拿个章程。”

萧凌看着眼前的男子被自己吓毛了,心中有些得意,暗道:看老娘整不死你!于是还是并不答话,只又在哭声里加了两分委屈。

这下那男子在那里站不住了,向萧凌走近了两步,然后似乎想过来又有什么顾及似的又停在那里,轻声哄道:“姑娘,你别着急,到底是那里疼,还请告诉在下,在下也才好想办法不是,否则耽误了伤势,姑娘身受疼痛不说,万一落下什么残疾,那可就大为不美了.”

萧凌听完那男子一翻连哄带骗的言语,心中暗挑大指,连声道:高,真正是高。知道抓住女人爱美的心理进行哄骗,看样子没当过负心汉,也是花心大萝卜。可惜小样的你遇见的是老娘我,看不叫你翻船才怪。

萧凌一心想治这个屡次将她摔倒的男子,因此还是不答话只一味的装哭,却没想一想,对方这样说还不是被她的哭声给逼的?何况若真是像她所说那般不堪,还不早贴上来下手了,又岂会站在那里为她着急?便是再往坏处想,这人这般也是做作,那这人的手段高深,萧凌又怎知自己一定能对付的了?只是如此种种危险却是心头赌气的萧凌一时不曾想到的。

好在萧凌运气不错,眼前的男子暂时还没有那些下作的行为,只是见无论自己怎么问萧凌都不答话,便抱拳道:“姑娘既然不肯相告,想来是有难言之隐,那在下便只能对不住了,还请姑娘原谅则个。”

萧凌听一时没听明白他的话意,还以为他要逃跑,心道那可不行,便急急道:“你这人好没道理,伤了人便不管了么?先前我不过因为天色太黑才险些撞了你,你便义正严词的要我道歉,我还道你是个正人君子。可如今我被你伤得厉害,你便不管了要走,这般放我一个女子在这荒郊野外里自生自灭,却原来是个无耻小人。妈呀,我好命苦啊!”

萧凌将这一翻夹枪带棒的话说罢又假哭起来,却弄得那男子苦笑不已,暗道:我怎么惹这么一个祖宗。不过嘴上却还得解释道:“姑娘误会了,在下不过是想带姑娘去看大夫”

“骗人,你分明是要逃跑。”

“姑娘,在下从未说过要逃跑的话啊!”那男子被萧凌说得无奈,却还得慢声向萧凌解释。萧凌听在耳中,又细细回忆,果然都是自己误会,那男子并未说过一句要走的话,心下不由赧然。不过虽然如此,但萧凌是立意要教训此人,便强词道:“你若是不逃跑,干嘛说什么对不住,要我原谅?”

那男子本为着萧凌纠缠不休而烦恼,现下听她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却不由得心中喷笑,暗道:这究竟是那家出来的小姐?怎么如此不通世事?竟问出这样的话来,倒可惜了那颗聪明的脑瓜。

只是他也知道就这小姐的古怪脾气,怕是直说了还要被她想办法扳回去,于是柔声道:“姑娘误会了,实在是在下多次询问姑娘原因,姑娘却不肯回答,在下便想姑娘你大概是有些难言之隐,便先告个罪,才好扶姑娘去大夫那里查看伤势。”

萧凌听他说完,才想起来自己装少爷装惯了,竟将男女有大妨的事儿给忘了,难怪这人想过来又不敢过来,原来是在意这个。她本是后世来人,虽然受了这许多年古人的教育,却也是被当做男孩养的,心下不以为然的同时自然更觉好笑。便又起了坏心假装扭捏道:“不是奴家不说,实在是伤了….伤了....”

萧凌故意将最后几个字说的如同蚊蝇般连自己都听不清什么,何况那男子?果然那人也以为是伤了什么不好启齿的地方,也不敢追问,只是言语里有些尴尬道:“这…姑娘,在下,这,姑娘还是起来和在下一起去看大夫可好?”

萧凌听他被自己弄得反反复复就只剩那几句了,暗中笑的肠子都痛了,嘴上却打蛇上棍道:“只是奴家脚上也疼,站不起来了。”说罢,又哭哭啼啼的假掉了几滴眼泪。

“这…这…那在下只有冒昧了将姑娘背上一背了,还请姑娘恕罪。”那男子到底被萧凌挤兑的无法,微微探步向萧凌走来。

倒是萧凌见他真个向自己来了,心中却突然开窍有了怯意,后悔道:此人的绳子使的出神入化,若是心怀歹意,我可不就交代在他手上?只是就此罢手,怕他又不肯善罢甘休了!

一时竟入两难之地,只得趴在那里屏息宁气提了十二分小心。

只是萧凌这边才将心提起,那男子便停在那里又不动了,只见他站在那里似乎凝神在倾听着什么,久久才叫了一声姑娘,蹲了下来。

萧凌见他的举动突然就变得如此怪异,暗道这人莫非真有什么猫腻?心中害怕,也不敢答话,只将浑身都紧绷起来做好准备。

果然,那人蹲下来后先是在地上划拉了几下,做了个在找什么却没找到的样子,然后便向萧凌的脚上摸来。

也许你还喜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乳夹震动 绳结

那狐,竟在顷刻间化作了人形,模样与身段,无任何一处不是入微到极致里的风骨与俊美。着一身

按摩棒一天不准拿出来 小黄文写的

“我一出生他们便死了。爷爷说,大概是他得罪了什么人,害得我爹娘被人杀死了。”她的言语

媚媚的性福生活 巴掌皮炎h

王恪愣眼望着赵菱,竟然有些傻了。莫说他几次说错了话,就说这医人医兔子根本就是两码事,但

至尊小村长_偷闻女鞋的经历

暗一心惊胆战的看着主人这副煞神的模样,心忍不住揪了起来,这个样子的主人,他们已经好多年

乖再往里含一点玉势—男人会因为声

“没有什么事!”在没有陆子靠的公司,米兰本以为会大乱,现实却是没有陆子靠,还有叶子阳,林动

办公室小妖精真紧高H文 一念祸起一

“插班生,夏小轩”邪邪的笑着,这大概是我的招牌笑容吧想起灸舞的事就好笑按我给他指的路

不要太满了鼓起来了别按_公车上被

谢芃里的手开始往李雯雯的衣服里伸,另一只手扶着她的头,腿也焦急的不知往哪里伸。他开始

1v1肉从从肉到 性细节描述,大尺度

因为第一场考试一直持续到下午两点,所以很多考生连吃午饭的时间都没有。蓝星考号靠前,11

bl啊好烫放了我吧 妈好用身体鼓励

眭雍哲把闻静带到宾馆,付完押金,重新替她开了一间房。小地方没有高级酒店,宾馆设施简陋,连

硬占丰满妻 nph 骚贱

“楚公子”、“楚公子好”、“楚公子,好久不见”、“楚公子,久仰!”又是一阵喧闹,人群中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