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到木马上粗长的一根 我被十几个男生拉进

然而一盏茶的时辰过去了......

璎珞身上冷的起了几层鸡皮疙瘩,后面白鸟尽却犹如死了一般安静,桶里的热水都渐渐不再冒热气,于是她开始忍不了了:“公子醒醒喂猪了。”

身后传来白鸟尽尴尬的声音:“珞姑娘......在下好像忘记要怎么用内力逼毒了......”

............

所以,把自己晾在空气里冻这么些时候,是白冻的?

见璎珞不语,白鸟尽又慌忙道:“但,但是相信在下,一定还有别的,别的办法的......”

他站起身徘徊思索着,烛火照出他不断转动的影子,教人瞅着一片眼晕。

须臾,只听得他一拍大腿铿锵有力道:“有了!”

璎珞此刻是绝对的对这个二愣货绝望了,懒懒道:“哦......几个月了?”

“三个多月......什么几个月了!”白鸟尽严肃道:“珞姑娘,虽说为了你的清誉不得不避免些东西,但是形势所迫,还请珞姑娘莫要再顾虑那些虚形假势了!今天就算在下得罪,事后你若是依旧耿耿于怀......在下就牺牲大些,把你娶了!”

“什么——”可怜璎珞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是什么,白公子便一个一个狠厉的手刀砍下来,蜡烛的火苗被风带得颤了颤,复归于平静。

店小二从贴着的门缝一点一点蹭下楼,掌柜的拿着跟洗衣棒槌在楼下瑟缩着,看到伙计蹭下来,立即薅着衣领子拽进后厨:“你都听见了嗲国?”

小二两股战战,牙齿打架:“掌柜的,俺,俺,嗲国都没听到!”

掌柜一个巴掌打到伙计后脑勺,恨铁不成钢道:“你个了色!晚森死不挺,早森死不醒!有嗲国用处!”

小二摸着鼻子很是委屈,操着一口不地道的吴语说:“给的好像落浴哩,我看跟偶里勿碍各!”

“嘿哟!”掌柜起得甩了袖子,又蹲回面缸处不再说话。

小二瘪瘪嘴,跟着一同蹲过去。

寒月挂楼,湖上轻舟,小楫醉梦,运河水面繁华热闹,两岸垂柳映花,摊贩纵横。

绝色名伶犹抱琵琶半遮面,蝉翼纱笼着纤细的身段,一盏盏琼浆玉露洒入湖中毫不吝啬,河岸边早已置了数个空坛子,酒倾入河,浓郁的香充斥着运河两岸,只为博得美人一笑。

有见识的人看到此景,摇头一番,叹息一番:“杜家那个败家佬儿又在装蒜了。”

杜大公子是出了名的肚里没墨水强撑二两沉,此人缺心眼不说,败在一个愣字,最爱争强好胜,比诗词歌赋比不过,便召集一群纨绔比败家挂妞,良家妇女也好青楼名妓也成,每一个追到手的姑娘背后都是一部部银子流水滑的败家史,杜老爷这么些年的积蓄本够他儿子安稳花到下辈子,可奈何儿子不成器,自个儿败家不说,还娶了好多个败家娘们儿当媳妇,杜老爷撒手西归了还没一年,家业几乎被败进去一半还多。

这次杜公子又看上了醉花赏的柳桥姑娘,听闻柳姑娘一笑整个扬州城都为之沉醉,杜公子为博美人一笑,发誓要为柳姑娘醉了古运。他广征扬州城所有的藏酒,一连三天,一坛一坛的酒不间断倾入运河水中,三天后,扬州竟再无酒饮。

闻着空气中浓郁的酒香,杜公子煞是做作地站在画舫船头,强忍着鼻涕道:“柳桥姑娘,本公子已经为你倾尽天下藏酒,可否一笑回之?”

柳桥姑娘放下琵琶,走上前给杜公子披上披风,柔柔道:“奴一直是仰慕杜公子的,从来没想过要公子为奴做这些~”

杜大少整个人傻了:“你不要?那你不早说?害本公子这些时辰!”

柳桥给他系披风的手顿了顿,强笑道;“奴......其实所求不多,听闻有位公子在杜少爷名下商号中订下一张九霄环佩,用料极其考究罕有,奴一直想要见识一番。”

杜公子皱皱眉,转头看向船外的蓝衣男子:“这些本公子都不怎么管,打理商号的是他,本公子给你问问。”

遂朝蓝衣男子喊道:“空海,那琴......”

唤作空海的男子抬起头,背对着舫中远眺前方一望无际的河面淡淡道:“大公子还是不要打那琴的主意,那是鬼才琴师白公子所订。”

杜大少眨眨眼,很怂地蔫了。

柳桥有些尴尬,空海那些话分明就是让自己脸上不好看,遂道:“杜公子~什么鬼才琴师呀?那个白公子来头很大么?比您还大?”

船头的空海今夜第二次开口:“你若不想惹麻烦,便打消那张琴的念头,姑娘的技艺并不在白公子之上,又为何要与白公子抢夺那琴?”

柳桥被说了个大红脸,心下很是不忿,出阁这两年,她一直是被人捧在天上,看人都是用鼻孔,哪里受过这样的气?这个大管家委实不知规矩了。

可是......她又小心翼翼地看了眼杜大少,自己都被窝囊成这样了,这位大少爷还是一动也不动,明摆着是不敢替自己出气,难道说坊间传闻是真的......

杜大少被柳桥看得脸热,转头对空海道:“你这一晚上一直站在那里不冷?河面有个鬼好看?”

空海头也不回:“非礼勿视,河面是没什么鬼可看,却也总比做煞风景的木桩子好,何况——”他冷笑一声:“大公子把这运河灌醉了三成,便有三成的酒香可闻,实在是醉人,不舍归之。”

杜大少一张脸臊得通红,强辩道:“我老头子死了快一年,府上现在是我当家,你作为杜府管家,是不是合当改改口,唤我老爷?”

空海听闻嗤笑一声:“老爷?未及而立的老爷么?”

“本公子二十五了!”

“噗——”这下子连柳桥也忍不住笑喷。

空海道:“既然是这样,那么老爷——即明日起商号事务全交由你打理,今晚我便把账目送去书房给你过目。”

杜大少一脸日了什么动物的表情呆住了。

“白公子那张琴数日前便已做好,这两日他约莫会来取,还请老爷留意着——莫要随意送了人不好交代。”

“等——”

“时候不早了,老爷明早还要早起去视检各个商号,我这就把船靠岸去。”

“......”

璎珞睁开眼,第一反应是尝试着动了动手指。

能动了。

毒解了?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璎珞心下咯噔一声:白鸟尽他......怎么解的毒?

坐起身,半边身子还有些麻痹,勉力解开亵衣,璎珞只感觉眼前一黑。

前胸,两排,牙印......

被银针刺伤的地方有两个细不可察的血洞,周遭一片红彤彤,热辣辣......

“白——鸟——尽......”璎珞喃喃道,额头冒青筋。

她跳下地,四处打量一番,并未发现那个杀千刀的白鸟尽,重夕颜安静地睡在榻上,上手一触,热度竟然退了很多,枕边放了一张花笺,璎珞拿起来拆开,寥寥几个小字:怕怒火殃及无辜,在下先走一步。

璎珞一个用力,花笺被捏成粉末状。

“我迟早杀了你——”她低吼道。

因为璎珞捏烂了花笺,于是她没有看到花笺背面写的那句话。

“有缘宫中再会。”

如果璎珞留心些,这句话其实藏了很多事情。

但是她没机会看到了。

只有等到一切来临之时,再随机应变那些变故。

也许你还喜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乳夹震动 绳结

那狐,竟在顷刻间化作了人形,模样与身段,无任何一处不是入微到极致里的风骨与俊美。着一身

按摩棒一天不准拿出来 小黄文写的

“我一出生他们便死了。爷爷说,大概是他得罪了什么人,害得我爹娘被人杀死了。”她的言语

媚媚的性福生活 巴掌皮炎h

王恪愣眼望着赵菱,竟然有些傻了。莫说他几次说错了话,就说这医人医兔子根本就是两码事,但

至尊小村长_偷闻女鞋的经历

暗一心惊胆战的看着主人这副煞神的模样,心忍不住揪了起来,这个样子的主人,他们已经好多年

乖再往里含一点玉势—男人会因为声

“没有什么事!”在没有陆子靠的公司,米兰本以为会大乱,现实却是没有陆子靠,还有叶子阳,林动

办公室小妖精真紧高H文 一念祸起一

“插班生,夏小轩”邪邪的笑着,这大概是我的招牌笑容吧想起灸舞的事就好笑按我给他指的路

不要太满了鼓起来了别按_公车上被

谢芃里的手开始往李雯雯的衣服里伸,另一只手扶着她的头,腿也焦急的不知往哪里伸。他开始

1v1肉从从肉到 性细节描述,大尺度

因为第一场考试一直持续到下午两点,所以很多考生连吃午饭的时间都没有。蓝星考号靠前,11

bl啊好烫放了我吧 妈好用身体鼓励

眭雍哲把闻静带到宾馆,付完押金,重新替她开了一间房。小地方没有高级酒店,宾馆设施简陋,连

硬占丰满妻 nph 骚贱

“楚公子”、“楚公子好”、“楚公子,好久不见”、“楚公子,久仰!”又是一阵喧闹,人群中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