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董事长 手指悄悄地伸入她的幽经

橙色的路灯一大片一大片的撒在了路上。整个城市陷入了黑夜的宁静中。路边零零散散的有几家仍在开业的点,微弱的灯光透过玻璃门,和街上的灯光融为了一体。

灯光洒在了一辆私家车上,一切都显得和谐。

却……

橡胶摩擦地面的声音呼啸着划破了宁静的黑夜。紧接着传来巨大的碰撞声。在驾驶座上的男子不顾安全带的阻拦紧紧的护住了在副驾驶座上的女子,在车撞上来时顿时被撞的血肉模糊。尖叫、碰撞声和突然来临的恐惧感一下子涌入身躯,让人脑子里有种要炸掉的感觉。随后,巨大的撕裂感和疼痛感从全身各处传来。

王乐辰猛地睁开双眼,强烈的失重感传来。过了好一会,黑色瞳孔才聚焦,三魂六魄才重新才重新归位。

又梦见了……

王乐辰缓缓起身,双手插入发间,努力让自己冷静。这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粘稠冷汗。

四年前,一场车祸毁了他的家,毁了他的信仰。一辆车深夜闯红灯急转弯,撞上了他们。在驾驶座上的爸爸为了救妈妈。当场身亡。只有被爸爸紧紧护住的妈妈还有坐在后座的他幸存了下来。可这终究成了12岁小乐辰的恶梦。原本幸福的家没了,而他只能看着性格跳脱的妈妈整天忧郁的身影。

看着亲戚像避瘟一躲着他们,小乐辰仿佛明白了什么叫世态炎凉。

先如今他已经16岁了,在无声中已经承担了太多。

王乐辰下床,拖着拖鞋走到了阳台,低头点了根烟。金色的火点在黑夜里一闪一闪的跳跃着。他慢慢吸了一口,吐出一大片烟雾。夜晚的凉风吹在他身上,外面是灯火通明的城市。微风并不能吹走忧愁,他低头吞了一口辛辣的烟。

他三两下掐灭了手里的烟,转身向卧室走去。

四年了……梦境一直在重复,现实却一直在奔跑。

-十八中,开学庆典。

学校门口人声鼎沸,前往送学生的家长络绎不绝,成功的堵满了整条街,想进去的进不去,想出去的出不来,连路上的行人都得堵上半天。

“我就把你送这了,跟同学好好相处。”在门口的一个边边上,一位女子对王乐辰说道。

“嗯。”王乐辰回应了一声,转身便往学校门口走去。他穿的并不惹眼,却无法抹去他骨子里那股“与世无争”的不屑气质。因为长的好看,总有不少女同学悄悄往这瞄。他却并未理会任何人,自动屏蔽了现场所有人。跨进了拉着“喜迎新生”横幅的校园里,默默走向公告栏。

“快看快看!刚才有个帅哥!看见没?!”

“看见了看见了!应该又是初一新生吧?这届怎么这么多帅哥呢,我为什么不晚出生一年呐!”

几个小学姐围成一小团,窃窃私语,悄悄笔划着什么,神情激动。

“唉?看他的样子,不会跟上个一样,又是哪家的纨绔子弟?啊!不管了不管了,都好帅!啊啊啊!”

其他几个女生对她投来鄙夷的目光。可撑不过三秒又聚在一起讨论校草备选去了。

一路上,王乐辰因为颜值出众,成为了不少女生聚在一起谈论的目标,甚至还有大胆的学姐上来要QQ,字没说几个,却被王乐辰冷漠的眼神吓了回去。

终于来到了公告栏前面,可早已人满为患,放眼望去,只能看见一片乌黑的后脑勺。有几个女生假装被挤到这边来,小心翼翼的往王乐辰身上靠。而他却仗着身高优势,迅速看见了自己被分到的班级。离开了拥挤的人群。向教学楼走去。

高一(二班)。

王乐辰看了一眼班牌,抬脚走进了班级。原本活跃的班级了安静了不少。只有别同学的窃窃私语。王乐辰并未搭理他们,随随便便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并在众人集体凝视的目光下趴头闭目养神。

没一会的功夫,“碰”的一声,门口发来一声闷响,虚掩着的门被人一脚踹开。全班顿时鸦雀无声,但当他们看清人之后,又继续刚才的交流会,有几个人纷纷向刚才的人打招呼。

“早啊颜哥。”

“唉颜哥颜哥,真巧,我们一班。”

“……”

“颜哥”一路答应下来,走到了王乐辰的桌子旁边。

“唉?同学,你占我位了。”

一口热气呼到了王乐辰的耳朵上。

王乐辰原本被这个“颜哥”的到来烦得要死,结果此人又嚣张的趴在他的耳边来了就“你占我位了”。抬头直接来了一句——“怎么?这桌子上写你名字了还是会认主?学校你家的?”

“嗯?不是。”那个“颜哥”估计也头回见一上来就这么大火气的,愣了一下,又说道,“不是...那个位子一般都是我在座。”

“对对!我颜哥孤行十七载,从上幼儿园到初中,这个位子一直是他的!”站着“颜哥”旁边上的一小伙子说道。

王乐辰头回见一个角落里的位置还有人要抢,还这么霸道。决心跟他们玩玩。挑眉道:“对不起,从刚才开始,这个位子是我的了。”

“同学,你有点嚣张啊,知道我颜哥是谁吗?”刚才站着一边说话的人又说道。还象征性的抬了抬头。

“怎么?瞧不起人?”王乐辰缓缓起身,直接半靠在了桌子上。一身懒散,眼里隐隐约约透露出挑衅的气息。

“你……”那人有点气不过来,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面子,直接一拳朝王乐辰脸上挥去。王乐辰长这么大也不是吃素的,直接握上了他的拳头,反手往地上压去。让他的脸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原本吵闹的班级彻底安静了下来。

“唉唉唉,别打架。有话好说。崔明达,过来。”“颜哥”突然吱声,亲自上去把那个叫崔明达的拉了下来。

崔明达为了给他“颜哥”长面子,毕竟人活着就为了争口气,崔明达成了这句话的代言人,后退时又幼稚性地从王乐辰肩上打了一拳。谁知他还没站好,又被王乐辰摁着了地上。原本劝架的“颜哥”莫名卷了进去,几个人在地上过了几招。

“住手——”一声尖锐的女声突然响起,教室的前面站着一个中年妇女,带着个黑色的眼镜,一看这就是他们的班主任。班主任气冲冲的来到他们面前,把他们强行拉开,张开嗓子冲他们喊道:“干什么?刚开学就打架?真是一届不如一届!”班主任声调很高,又尖,所有人的脑仁被震的发疼。

一个小时后,教务处。

“你们真是厉害啊,开学就闯祸。”一位发际线高的男人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三个人,“怀颜、王乐辰、崔明达是吧,高一二班的。崔明达还是四班的,挺能啊。嗯……明天都把家长叫来,叫不来明天就别来了。”那个人对他们说道,这正是十八中的副校长,姓陈。

几个人没真动手,但崔明达被打的最重,衣服皱巴巴的,样子极其狼狈。脸上也挂着点彩。而另外两人并没有多大事。尤其是怀颜,站在副校长面前也不老实,偷偷整理衣服。

“今天在这里站一天,没有我的允许,一律不准回寝室。”陈校长说完就转身出了教室门口,就剩下他们三个人站在教务处门口,惹的不少在走廊里的路过的老师和同学观看。

“唉,兄弟,自我介绍一下怎么样,我叫怀颜。”站在王乐辰旁边的怀颜有点耐不住寂寞,没脸没皮的蹭过去。“刚才秃驴说你叫王乐辰。王乐辰,这名字挺好听的呀。”

而王乐辰对他没兴趣,加上刚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好感度直接为负,开口赏了他个“滚”。

“唉,兄弟,都是男人,别不好意思。”不要脸皮的怀颜又蹭了上去,直接揽上了他的脖子。

崔明达:颜哥你离这个人远点啊!看我被打成什么样子了!

谁知怀颜刚揽上王乐辰的脖子就被王乐辰一脚踹的远远的。

“咚!”怀颜被一脚踹到了站在旁边的崔明达怀里。崔明达还在胡思乱想,被怀颜突然“投怀送抱”给吓了一跳。一个没站稳撞到了一边的墙上。

咚咚两声闷响让他们成为整个楼层的焦点。

整个楼层瞬间安静。

怀颜:这位兄弟有点小暴躁啊。

这回崔明达知道王乐辰的厉害了,完全没有了刚才干架的威风,尽管心中有多大的委屈,硬是吱都没吱一声。委屈倒写满了一脸,好像谁都欠了他一个亿。

王乐辰站的离他们远远的,有两个在教室前门站着,另一个站在教室后门那里。活像给教务处领导看门的大神。

三个人一直站到了下午,而陈校长一出去就没回来。直到整个教学楼蒙上了一层黑黑的薄雾,学生都集体在宿舍待着的时候。陈校长才姗姗来迟。一脸冷漠的扫了他们三个人一眼,才轻描淡写的来了一句:“行,走吧。别忘了叫家长。”之后有不见了踪影。

崔明达看着陈校长消失的方向,气急败坏的来了一句:“woc,我站了一天就给我来了一句这个玩意?”

在旁边的怀颜一边活动着自己咯吱作响的关节一边没好气的给他回了一句:“不然你想怎么着,让他给你浇一锅心灵鸡汤?”

“不了不了。”崔明达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连忙朝他摆手,“我感觉我还是现在回宿舍比较好。颜哥再见!我先走了啊。”说完头也不回的跑了,留下个渐渐远去的背景。

“唉?!等下。”怀颜叫住了他。

“唉,颜哥吩咐。”崔明达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去看他。

“罚你以后给我们送早餐,我吃什么都行。”怀颜冲他喊道。回头又对走了没几步的王乐辰说道,“乐辰兄弟,你吃什么?”

崔明达莫名打了个寒颤。

突然被点名的王乐辰从小到大总算见着了什么叫传说中的不要脸,而且还被黏上了。憋了憋满腔怒火,最后只憋出了一个滚字。之后就大步离开了现场。

怀颜看他没了身影,转身对崔明达说道:“我走了啊。”

只留下石化的崔明达一人在风中缭乱。

“呃......颜哥这是怎么了?”崔明达站在原地老半天才回过神来,自言自语到,僵硬的转身走回了自己宿舍。

教学楼里的最后一束灯光彻底熄灭。黑夜完全降临,原本吵闹的学校突然安静,只剩下几声夏虫的叫唤声,让人颇感不适。

“乐辰,我现在好怀念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技校那一群,我看着就不顺眼,呸。”

王乐辰回到前几天抽空整理的私人寝室,发现他的发小赵哲给他打了好几通电话。赵哲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也是他唯一的兄弟。王乐辰性格孤僻,并不好相处。赵哲小时候死皮赖脸黏了他许久。可惜学习不咋地,现在在技校混着。他随手拨过去,便听见了赵哲刚才从电话那头发来的感慨。

“个个牛逼的不得了,以为叼个烟染个发就成社会人了。”赵哲慢悠悠的说道。“还是跟着你的时候快活。牛逼就是你牛逼。”

王乐辰听完赵哲这一串牙疼的感慨,打断道:“什么叫还是我牛逼,我没染发也没上技校。你那意思是我纹身了?”

“没有没有。你在我心中是最神圣的。别误会别误会。”赵哲拍马屁的说道。

你他妈这样才让人误会。王乐辰想到。没赖搭理他。赵哲也不尴尬。继续说道:“你怎么回来这么晚,吃饭了吗?你看看我给你打了几个电话?”

王乐辰这才想到,自己还没吃晚饭,幸亏是中午来报道。不然以秃驴的尿性估计连午饭也不给他们吃。

他慢慢走到窗户前,轻轻推开了窗,窗外徐徐清风吹过,带来一丝丝凉意。王乐辰不自觉的眯了眯眼睛,对电话那头说道:“还没,不吃了。”

“不吃怎么能行?”赵哲抗议道,“不会你们这个破学校连饭都不给吃吧?”

“怎么可能,瞎想什么呢,挂了。”王乐辰想到今天下午的事就有点郁闷,随手掐断了电话。他倒是不怕学校的那些秃驴和老妈。他妈才不管他闯什么祸,死不了就可以。只是他毕竟生活在单亲家庭,不能总给妈找麻烦。

王乐辰看着学校给配备的座机,独自愣了一会神,最后抬手用自己的手机拨了号。

“喂?干嘛?”略带疲惫的声音从电话那头穿过来,唤回了王乐辰的思绪,他砸了下嘴,全部跟他妈杨浠交代了。

“哦。知道了,有什么缺的吗?你可真给我长脸,开学就闯祸。”杨浠问他。

“没,妈你早点睡觉,没事别瞎忙。”王乐辰自知理亏。

两个人互相寒暄了几句就挂了。

电话挂断后,王乐辰洗漱完正准备睡觉。但当王乐辰躺在床上的时候,怀颜那张嬉皮笑脸的脸却莫名其妙的浮在了他的脑海里,他浮躁的抹了把脸,翻过身去,脸对着墙。

也许你还喜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乳夹震动 绳结

那狐,竟在顷刻间化作了人形,模样与身段,无任何一处不是入微到极致里的风骨与俊美。着一身

按摩棒一天不准拿出来 小黄文写的

“我一出生他们便死了。爷爷说,大概是他得罪了什么人,害得我爹娘被人杀死了。”她的言语

媚媚的性福生活 巴掌皮炎h

王恪愣眼望着赵菱,竟然有些傻了。莫说他几次说错了话,就说这医人医兔子根本就是两码事,但

至尊小村长_偷闻女鞋的经历

暗一心惊胆战的看着主人这副煞神的模样,心忍不住揪了起来,这个样子的主人,他们已经好多年

乖再往里含一点玉势—男人会因为声

“没有什么事!”在没有陆子靠的公司,米兰本以为会大乱,现实却是没有陆子靠,还有叶子阳,林动

办公室小妖精真紧高H文 一念祸起一

“插班生,夏小轩”邪邪的笑着,这大概是我的招牌笑容吧想起灸舞的事就好笑按我给他指的路

不要太满了鼓起来了别按_公车上被

谢芃里的手开始往李雯雯的衣服里伸,另一只手扶着她的头,腿也焦急的不知往哪里伸。他开始

1v1肉从从肉到 性细节描述,大尺度

因为第一场考试一直持续到下午两点,所以很多考生连吃午饭的时间都没有。蓝星考号靠前,11

bl啊好烫放了我吧 妈好用身体鼓励

眭雍哲把闻静带到宾馆,付完押金,重新替她开了一间房。小地方没有高级酒店,宾馆设施简陋,连

硬占丰满妻 nph 骚贱

“楚公子”、“楚公子好”、“楚公子,好久不见”、“楚公子,久仰!”又是一阵喧闹,人群中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