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父在厨房干侄媳妇—重生女主之逆袭计划

且与他“同行”才是。

颌天无端端地想起了越狱。

少年的修为如何,还不是被自己,毫不犹豫地强吻了,她还觉得玄中世自作自受呢。

不过如今时候,她觉得不怎么一样,那些人的声音,愈发近了。

“近了。”

说来也巧,颌天在心底想到了这个词,没有说话,心情发僵。

没想到玄中世直接报出了话。

所以,偶然间的事情,而颌天若有所思地,想着和他道一声什么的,最好演戏,掩盖眼前的事情。

糟糕透了的事情。

“哒哒哒”的脚步声?

颌天好看的秀眉一蹙,一颦一笑,顾盼神飞。

玄中世的身体,她看不出高山仰止,但唯独愈乱,他愈静。

心静自然凉,她已经瑟瑟发抖,略施小计,搓揉手掌,颌天还是牙齿打战。

“咯咯咯”的声音,她的心哀叹,觉得玄中世成为了一处暖暖和和的地方。

自己被逼无奈了,冻得几乎不行了。

她顿时小心翼翼地,侧着头,想借助他的温暖。

到底,她要干什么呢?

她该不是要扑入怀抱吧?

见少女内敛的样子,玄中世觉得,一口恶气扑上心来。

觉悟--少女想和他在一起?玄中世绝无此意!

颌天狼狈不堪,头发乱糟糟地蓬松头上,她胡乱地抓了两把,总算是理顺了,但是总是想打哆嗦,磕磕碰碰的声音,连绵不断。

若再这样,她真的会死!

她想着,引以为耻着,但是还不懂,该怎么取暖?不被那一块冰山给先冻结了。

蹭着,终是不成体统的事情。

她想了想,瞅了瞅眼前的文弱少年。

他的右手安逸地摆在眼前,玄色衣物,衬得他的肤色愈白皙,成为变态。

他的指尖,更是飞舞了“风情万种”,纤瘦的指节,看不出来一个缺点!

“借我挠挠--”

颌天羞红脸,她的声音细小,畏怯他的反应,但是又隐隐约约地期待这些事的发生--

迅即,吞了口口水,她的芊芊玉手伸出来,白嫩柔润。

“嗯,比得过你。”

她赌气,其他闲言碎语,似停歇了。

那种微乎其微的感情,早已断了。

她的手哆嗦一下,闪到玄中世的玄衣上,他那纤长衣摆在垂落,没有打坐,不知道在想什么,眉眼低垂。

不仅如此,他的身体,还在冷冷地坐着,他不怕冷,自然让颌天越发想摸他的手。

她的手碰到他的玄衣。

倒是没有多少犹豫,颌天的动作,只要是发出了,就不会停下。

她下意识地,软手鬼机灵地溜到他腿上,忸怩的情绪被颌天的大胆击碎,她一把握住他的手。

少年的手,同样冰冰凉凉。

“你不是不冷的吗?怎么不找我,我还可以摩擦起电。”

颌天觉得有不可思议了。

他是要自己的尊严,方才这样?

他的手,和自己手的温度,不相上下。

但是颌天估计,少年是会恼怒的,譬如她不打招呼,直率而来。

她稳下心来,淡然的手,轻轻触碰少年的手心。

他的手心,带来稳定的温度,整个人不愠不火,温润也好似一块玉。

但是他发怒的时候,声音依旧是“不胫而走”。

“呵,你敢。”

下一刻,颌天只觉得,似是自己的“龌龊”念头被打断了,但少年的声音,产生了愠色。

还有的是倦意,但唯独没有喜色。

怒意都产生了,一层浅浅阴影,打落在她的身前,很是近。

近而疏远无比,好似心不在一个频道。

但是,这恰恰好是颌天,她最觉得难受的地方了。

热情奔放的她,不可能稳得住。

“为什么嘛,我真的很冷,你也感觉到了,但是你不和我在一起暖和,互不干涉干什么,我们……”

“去除‘我们’这个词,我还杀不死你。”

少年的声音,立即将颌天,雷到了。

他的淡然,甚至孤僻。

但是身体颤颤,少女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注视那玄中世的眼神,衍射柔和,但是委屈聚堆。

“啊?”

红唇一抖,颌天的问题,一个字,很是干练。

“我说,你和我没关系,一边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颌天的视线一乱,觉得心被什么抽了再一鞭子,疼痛麻木,但是可以鲜明地发现。

这种滋味是很不好的,随着少年绝情的声音崛起,颌天的气血一片混乱。

她睁大眼睛,口中发出了“啊啊”的细微声音。

但是,少女的哭腔没有。

她的身体扬起,很快落下,软绵绵的感觉,很快,她则已经躺在墙边。

莫名其妙地想叹息。

扭曲的面部表情,包括懊悔的一颗心,颌天心口处,刺人的疼痛还在继续,无疆的酷寒依旧贸然。

在迅速地,摧残她的心脉!

他虽然纤瘦,但是声音充斥怒气。

他虽然典雅,因为她而被激怒。

“我?”

他没有说话,疏远的感觉袭来。

“还有,这件衣服,不许再穿。”

“嗯?”

颌天瞪大眼睛,整个人都风中凌乱。

他不是赶她走吗?扫地出门,虽然如此,她还是要带走白衣的啊……

“好,我告诉你,得到这件白衣,是我的荣幸之至。萧鸢殇的衣服,他抱我,因为赫连麒袭击。你满意可否?”

颌天早已赌气。

心也是叫苦不迭的,但是不止于此,颌天还心余力绌。

她想将此刻,对于少年的冲击力更大些,是因为他对她不好!

那么,以牙还牙,感觉很好,至少颌天已经发泄了她的怒意。

不过,欲盖弥彰的,是玄中世。

“衣服……是萧鸢殇的。”

他不知道是否在重复颌天的话。

但是,身体在抖。

刚刚的嚣张跋扈,已经成为了过眼云烟。

他眼神迷离,整个人产生颓废之感。

他心痒痒,但是少女的心已远吧。

“定情信物?是他给你的定情信物?”

“这--”

颌天也被玄中世的询问所折服。

他百分之百是脑子残了,问这个?萧鸢殇最后扔下了她,这能怪她?这还不是赫连麒的压抑太大,萧鸢殇自己畏惧,这下可是更乱了。

也许你还喜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乳夹震动 绳结

那狐,竟在顷刻间化作了人形,模样与身段,无任何一处不是入微到极致里的风骨与俊美。着一身

按摩棒一天不准拿出来 小黄文写的

“我一出生他们便死了。爷爷说,大概是他得罪了什么人,害得我爹娘被人杀死了。”她的言语

媚媚的性福生活 巴掌皮炎h

王恪愣眼望着赵菱,竟然有些傻了。莫说他几次说错了话,就说这医人医兔子根本就是两码事,但

至尊小村长_偷闻女鞋的经历

暗一心惊胆战的看着主人这副煞神的模样,心忍不住揪了起来,这个样子的主人,他们已经好多年

乖再往里含一点玉势—男人会因为声

“没有什么事!”在没有陆子靠的公司,米兰本以为会大乱,现实却是没有陆子靠,还有叶子阳,林动

办公室小妖精真紧高H文 一念祸起一

“插班生,夏小轩”邪邪的笑着,这大概是我的招牌笑容吧想起灸舞的事就好笑按我给他指的路

不要太满了鼓起来了别按_公车上被

谢芃里的手开始往李雯雯的衣服里伸,另一只手扶着她的头,腿也焦急的不知往哪里伸。他开始

1v1肉从从肉到 性细节描述,大尺度

因为第一场考试一直持续到下午两点,所以很多考生连吃午饭的时间都没有。蓝星考号靠前,11

bl啊好烫放了我吧 妈好用身体鼓励

眭雍哲把闻静带到宾馆,付完押金,重新替她开了一间房。小地方没有高级酒店,宾馆设施简陋,连

硬占丰满妻 nph 骚贱

“楚公子”、“楚公子好”、“楚公子,好久不见”、“楚公子,久仰!”又是一阵喧闹,人群中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