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口述被3p时好刺激 自洁和交警大队长

因为碟片的事,徐既明抽了好一阵子的疯,具体表现为与男同胞接触就浑身不自在。

哪两个男生走的近了,动作亲密点他就用探究的眼神盯着人家,被发现了也不知道收敛,反而冲对方挑眉一笑。以至于他们整个班的都以为班长被邪魔附体了。

坐在徐既明前面的两名男同学首当其冲,深受其害。

这一日实在是受不了了,一放学两人就转过头来趴在徐既明的桌子上嚎啕大哭。

当然他们是哭不出来的,其中一人沾了矿泉水抹在眼睛下面,摇晃着徐既明的肩膀,喊道:“陛下,陛下,您怎么了,快醒醒啊。”

徐既明随他们摇来晃去,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两人的互动,最后不仅把人瞪得发毛了,就连自己也打了个哆嗦。

“徐既明,有人找。”外面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

徐既明挥开那人的手转过脸去,果然就见夏阳站在窗边冲他招手,笑容干净明亮。

徐既明抬手拍了自己的脑门,哀叹道:“我这是发的哪门子疯啊。”

前座的两个同学面面相觑,徐既明也不管他们,拉起书包走了出去。

时间无声流逝,无论是李安年找的坑爹的片子还是徐既明那场荒唐的梦境很快就被时间冲淡,徐既明早已将他们抛在了脑后。

这一天体育课,徐既明懒洋洋的跟着队伍去了操场,还没走进一眼就看见夏阳朝自己走过来。

“你们也上体育课?”徐既明问。

夏阳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班级,点了点头,“调课了。”

天气热得很,徐既明干脆拉着夏阳翘了课,坐在树荫下聊天。

徐既明说:“十一有安排吗?一起出去玩吧。”

“去哪?”

一个声音插/进来说:“海边怎么样?”

两人抬头就见李安年龇牙一笑,“呦,夏阳小朋友,好久没见了。”

夏阳点头看着他认真的说,你好。

李安年倒是不好意思起来,为了缓解尴尬,他哥俩好似的坐到夏阳身边,伸手要去揽他的肩,被徐既明眼疾手快的拍开了。

李安年也不生气,索性往树上一靠,笑说:“晚上有时间吗?哥请你吃饭。”

这一声哥听得徐既明牙酸,他斜了一眼李安年,说:“吃什么?”

李安年瞪他,“哪哪都有你,我和你说话了吗?”

夏阳好脾气的摆手笑道:“学校斜对面新开了一家菜馆,可以去看看。”

李安年点头赞成,随后又聊起了去海边的事,最后的结果是假期一起去。

徐既明虽然脸上嫌弃,但心里还是挺开心的,人多热闹些也挺不错。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就放假了。

简单的收拾了东西几人踏上了旅程。

在太阳的照射下海面时一望无际的蔚蓝,沙滩上人声鼎沸。

看着身前走过的身材火辣的妹子徐既明吹了声口哨。然后被夏阳一巴掌拍在了背上。

徐既明转头笑道:“干嘛?”

夏阳手里的防晒霜,下巴一抬特别拽的说:“把衣服脱了。”

徐既明失笑,也不拆他的台,十分配合的将上衣脱了。

“哎呦,你轻点。”徐既明边往自己胳膊上摸着防晒霜边冲夏阳喊,“你也不怕我报复回去?”

夏阳眼睛一弯,哼道:“你来呀。”

李安年赤/裸着上身,脸上挂着一幅特别大的太阳镜,站在一边说:“夏阳不怕,哥给你撑腰,一会儿啊,他敢乱来哥帮你揍他。”

徐既明哼道:“你自己涂完了吗?”

李安年:“后背够不着。”

徐既明活动一下手腕,说:“你过来,我给你弄。”

李安年摆手道:“您老人家还是歇着吧。”

徐既明却不管他,冲上去把李安年按住了,挤了一大滩防晒霜刷刷刷好不温柔的抹开了,力道大得李安年扯着嗓子嚎叫,引得众人纷纷往这边看。

解决了李安年,徐既明转过身冲夏阳龇牙一笑,“到你了。”

夏阳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将上衣脱了。

他的皮肤非常的白嫩,徐既明虽扬言要报复,但真下手的时候又舍不得了,这么白这么嫩,万一弄破了心疼的还是他。

徐既明边往夏阳身上涂东西,边说:“你这皮肤可真好,白嫩白嫩的,要不还是别出去了,这要是晒伤了多可惜。”

李安年不知什么时候又转了回来,在一边朝他竖中指,“夏爸爸,你管的可真宽。”

徐既明像是没听懂他的嘲讽,对夏阳嘱咐道:“玩一会儿就回来,别真晒伤了。”

夏阳点了点头,李安年明显受不了他的婆婆妈妈,自己一个人狂呼着奔向了大海。

疯玩了一天,既然吃完晚餐又吹了会儿海风才回旅馆。

第二天几人将海滨小镇逛了一圈,午睡之后又来到了海边,不知怎的几人游着游着就比起赛来。

夏阳家乡就有一条河,那里的孩子可以说都是水里长大的,所以他一马当先的冲在最前头。

徐挤明稍微落后,落在最后方的是李安年,李安年水性不算太好,所以他很快被甩在了最后。

落在最后的李安年也不那么急了,索性“破罐子破摔”,也不去追了,而是留下来和一边的美女聊起天来。

眼看着夏阳冲出好远,徐既明深吸一口气追了上去,在水下一把拉住了夏阳的脚踝往回扯。

徐既明拖着夏阳浮在水面上,说:“别在往前了,回去吧。”

夏阳将湿发撩到头顶,又看了一眼周围,确实游得够远了才点了点头。

回去的时候,李安年那厮正和两位美女说着什么,逗得人家哈哈大笑,回去的时候,李安年那厮正和两位美女说着什么,逗得女生娇笑连连。

天色有些晚了,徐既明甩了甩头发上的水,提议去吃晚饭。

吃完晚饭徐既明与夏阳并肩走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远处的海滩上还有很多游客,纷纷攘攘的声音仿佛顺着海风飘过来。

徐既明看着夏阳惬意的伸了个懒腰,柔韧而细瘦的腰身露了出来。

徐既明神色柔和,准备出言调戏两句,远处传来慌乱的惊呼声。

徐既明与夏阳对视一眼朝海边跑去。

有人惊呼:“弟弟……”

“我的儿子……”

“快跑啊。”

波涛汹涌的海浪间,果然就见其中裹夹着几个人。

那几个人浮浮沉沉,口中发出尖利的呼救声。

那几个亲人被海浪卷走的游客面色惨白,涕泗横流。

呼喊声,哭泣声充斥在耳边,海边水性好的游客自发组织起来,穿上救生衣跳进了海里。

海风呜呜的吹着,夜晚的海浪吹打在身上很冷。

徐既明与夏阳赶到海边,徐既明从海水里捞出一名慌乱间与家人走散的小男孩塞进夏阳怀中,“你在这里等我。”

夏阳却拉住了他,“我和你一起去。”

他们救出来一批人,但是有几人被海浪卷向更深处。

徐既明与一名青年合力将一名女子送回海边,海边乱糟糟的,民警已经到了,搜救船也已经出发了,徐既明松了口气,开始在海边四处寻找夏阳的身影。可是,没有。

徐既明看着嘈杂的海面,心揪了起来,他边走边喊,前所未有的慌乱。直到他在看见海水中漂浮着的夏阳的鞋子,一瞬间,天旋地转。

徐既明冲过去捞起鞋子,那一刻他甚至连呼吸都在颤抖。

“你在这里干什么?不要命了!”李安年大概是听到了动静跑了过来,他在海边搜寻了好一会儿才看见枯立在海水里的徐既明。

李安寒裤子湿了一半,他把徐既明拖到距离海边很远的地方才停下来,四周很是嘈杂,李安年眼睛往四处扫了一眼,问:“小夏呢?”

徐既明不答,李安年急了。追问道:

“我问你话呢,夏阳呢?”

远处海浪声滚滚而来,砸进耳中,徐既明忽然打了个寒颤。他突然回过神来,哑声道:“我去找他。”

李安年这才注意到他的脸色出齐的差。李安年见他如此魂不守舍,张了张口,仿佛不可置信般的睁大了眼睛。

李安年立在原地一时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直到徐既明脚步踉跄的往海边冲去,李安年才反应过来,忙冲上去拉住了他,“你想去送死吗?”

“放、手!”

李安年:“你冷静一点。”

徐既明突然反手一拳,打在了李安年的下巴上,他的神色堪称冷峻,他盯着李安年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要去找他。”

李安年与徐既明从小一起长大,徐既明这个人虽然看起来很拽,但是脾气出乎意料的好,像今天这种冷峻的,毫无感情的冰冷模样他还是第一次见,李安年不由的楞在了原地,眼睁睁的看着徐既明踉踉跄跄的跑远了。

也许你还喜欢

无翼乌漫画之无挡遮 被黑人弄的肚

“你,”,萧凌听了虽然明白定然是错在自己,但见这人用自己说过的话来对付自己,心中却又着实

赵氏嫡女np御书屋 舌头钻到小穴里

数天后,史莱克七怪完成了暂时的闭关,弗兰德、柳二龙亲自陪同大师和史克莱五怪去落日森林

坐到木马上粗长的一根 我被十几个

然而一盏茶的时辰过去了......璎珞身上冷的起了几层鸡皮疙瘩,后面白鸟尽却犹如死了一般

老公吃奶奶的细节描写_王爷不要在

等哄好一家人,倒在床上,忙了几天的沈木暖,才越发觉得休息时间珍贵。仔细算算时间,离上次见

盛夏楚斯年越顶越深—被叔叔强上的

秦锋抬头看看官鸿还真是其貌不扬,他的身材很矮小,看上去约莫就一米二三左右的样子,和他儿

风流董事长 手指悄悄地伸入她的幽

橙色的路灯一大片一大片的撒在了路上。整个城市陷入了黑夜的宁静中。路边零零散散的有

大肉棒用力—叔叔别舔了好想尿

“没有问题了。”孟晨点了点头,然后捏住翠绿色的“太岁之灵”,再次凝神连接妖灵气云团。

姑父在厨房干侄媳妇—重生女主之逆

且与他“同行”才是。颌天无端端地想起了越狱。少年的修为如何,还不是被自己,毫不犹豫地

学霸让学渣边做题边h苏苏 把闺蜜朋

宇彬看向金娜娜,认真的回答道:“他叫石斗锡,曾经我们的关系很好,以前我叫他大哥的。他是把

用小手撩拨h_女友小莹打麻将1 9

未来的路很长很长,长到可以淡忘忧伤苏暖这是第二次见到易鹤笙这张不苟言笑,帅到人神共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