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你说饿了男朋友仍然睡觉

“你的拳头已经无法再点燃火焰了,你输了,XANXUS。”

胜负已分。

“哼哼哼!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别开玩笑了!”怒极反笑,XANXUS大吼一声后,用双膝破了冰,双手再次点燃了火焰。

“没用的,XANXUS,”平静的目光没有起一丝波澜,“如果你还要继续抵抗,那么……我留给你的伤将会远远超过第九代首领留给你的。”

“住口!”气急败坏地瞪着那个一直淡定的男人,XANXUS开始口不择言,“我可是名字里有两个[X]的人!成为第十代首领的人,注定是我!”

“啊!”腹部直接被攻击,他跪在地上困难地呼吸。

阿纲极速上前,两人对视,死气的定地点突破——

寒冰冻住了XANXUS,他最后一刻狰狞的表情化为了永久。这些寒冰拥有与死气火焰相反的力量,就像是被高度压缩了的负死气状态一样,永远不可能融化。

泽田纲吉胜了。

“呼……XANXUS,啊!呼……呼……”这场战斗也到了结束的时刻,阿纲的体力完全耗尽,倒在地上只能维持大脑基本的工作,身体完全脱力了。

“机会来了!”

是路斯利亚和列维尔坦!

大喝一声,冲倒地的阿纲发动攻击。

“幻觉……”虚弱的声音,打破了这场幻境。

“哼!亏你还能看穿,不过,你好像连爬的力气都没有了吧?”人影散去,原来是玛蒙,一切都是她做的手脚。

“你们别白费力气了,XANXUS被冻住了。”

“那可未必!老大将再次复活!”漂浮在空中的婴儿,从怀里掏出彭格列戒指,“彭格列戒指之所以那么珍贵,是因为它本身就含有巨大的能量。”

戒指释放出了火焰!

死气的零地点突破造的寒冰被融化了!

“并且,当七枚完整的彭格列戒指得到继承后,戒指就会把巨大的能量授予新的彭格列血统继承人。”

“叮——”趁着阿纲被玛蒙吸引注意力时,贝尔从一旁偷袭,拿到了他脖子上的半枚戒指。

融化后身体还僵硬着的XANXUS直接脸朝地倒下,在贝尔的帮助下戴上了彭格列戒指。

“世代相传的彭格列的至宝啊,请授予年轻的彭格列继承人伟大的力量吧。”像是在举行仪式,在戴上戒指的同时,玛蒙口中念道。

戒指的光芒大盛。

“啊哈哈哈哈!”源源不断的力量涌上来,XANXUS站起来放声大笑,“这就是彭格列家族继承人的信物!终于……终于如愿以偿了!我终于能够成为彭格列家族的第十代……”

“哇啊!噗——”下一刻,他却猛吐了一大口血,虚弱地伏地喘息。

戒指拒绝了XANXUS的血统!

XANXUS并非第九代首领的儿子!

XANXUS出生于贫民区,天生就带有死气的火焰,他的生母看到后,就把他想象成了自己和第九代首领生下的孩子。然后,他的母亲让他和第九代首领见了面,第九代首领心慈不忍打击他们,就撒了个善意的谎言。从此,XANXUS就过上了被收养的日子。然而,作为首领的儿子的虚荣感,XANXUS长大后,越来越目中无人,实力和威严与日俱增。可就在那个时候,他无意得知了真相。愤怒和恐慌蒙蔽了他的大脑,丧失了理智,然后他反叛了,那就是所谓的[摇篮事件]。迅速地,镇压下来,第九代首领并没有杀了XANXUS,放了他一条生路。才有了今日的一幕。

“啊哈哈哈哈!”被看破了真相的XANXUS大笑,仰天长啸,“用不着同情我,一群废物!”

“的确是不用同情你,养不熟的白眼狼!”清冷悦耳的声音,从远到近,越来越清晰,青木甩了甩双手,像是在扔什么东西一样。

“闭嘴!”XANXUS像被激怒的狮子,怒视来者。

青木冷着一张脸,眼中的冰冷吓退了欲阻拦她的敌人,缓缓走到伏地咬牙切齿的人前,蹲下身子,双目对视。

下一秒,狠狠地赏了他一记耳光。

“啪——”清脆的声音吓得众人一冷。

“喂喂——”就在一旁的贝尔掏出小刀上前。

“滚!”双眸瞬时变为紫色,只赏了他一眼。

才冒了几个字的贝尔……立即在地上滚起来,不停歇……

眸色归为正常,青木才继续和XANXUS对话,想起这荒唐的事件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第九代首领不计较你的出身,用尽自己的资源给你提供良好的成长学习环境,本身就是仁至义尽了。但是你做了什么!这么疼爱你的养父,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第一次,青木茉莉发这么大的火,从来她都是淡淡的安静的样子。

“你懂什么!我只想得到首领的位置!”咆哮声吼得心一顿,这才是XANXUS内心深处的愿望。

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拳头已经准备好。

“噗!咳咳——”还没来得及被揍,XANXUS就被戒指的反噬力量害得不浅,蛇蝎般的目光盯着眼前的人,又看向其他敌对的人,低声威胁:“要是我的愿望实现不了,你们谁都脱不了干系!谁也别想走!”

双方的守护者都到齐了,争锋相对。

“你们死定了!总数为五十人的瓦利安部队,马上就要到了。他们都是瓦里安的精英,仅次于我们几个。”玛蒙得意地告诉了阿纲等人一个噩耗。

“请等一下,比赛中不允许任何外力的干涉!”切尔贝罗此刻终于不装作不在场了。

“去你的!”清醒过来的贝尔,刚好拿两人泄愤,当场一名切尔贝罗就死亡。

另一名切尔贝罗掏出了遥控装置,“那就判定瓦里安一方失去比赛资格,现在将解除观众席的红外线装置。”

这样一来,reborn、迪诺等人也能来助一臂之力了。

“怎么回事?装置无法解除?!”

“你们太天真了,我早就做过手脚了。原计划就是把你们一网打尽。”玛蒙看着愣在原地的切尔贝罗,说出了事实。

状况十分严峻。

“你说的瓦里安部队是这些吗?”打了个响指,换得众人的注意力,在刚才青木进来的地点,两名瓦里安的人员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怎么……刚才明明没有,幻觉?”玛蒙讶异地望过去,“不,不是……”

看着瓦里安一众呆愣不敢相信的样子,青木觉得圆满了,这一路上被追击的仇报了!

“啊!还有一个!”顺着她的手指看去,是黑曜中学的老朋友——兰奇亚!

他扔下最后一只被捕获的瓦里安成员,宣告了阿纲等人的胜利。

因此,成为彭格列的下届继承人的是——泽田纲吉先生和他的守护者。

精疲力尽的战斗之后,当然是热闹的庆功宴啦!

大家一起聚集在山本父亲的寿司店,热热闹闹地开心用餐。

庆祝指环争夺战的胜利,不过对外还是宣称庆祝蓝波的出院,因此京子、小春和兰奇亚先生也一齐来到了寿司店。

“不过,青木怎么会跟兰奇亚先生一起啊?”

昨天最后青木和兰奇亚的救场决定了战局,但也让人奇怪这个老朋友怎么被青木邀请来吧。

青木和兰奇亚对视一眼,看了看一排期待的目光,哑言失笑,“这个,恐怕你们要问他了。”

兰奇亚却只称自己是来跟阿纲道谢的。

几人又闲聊了几句。

“不过,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茉莉那么生气呢。”

咀嚼的动作一顿,青木脸上的微笑淡了,扯着嘴角笑了笑,起身向外走去,“我吃饱了,出去透透气。”

娇小的身影显得落寞。

“你真的是棒球笨蛋啊!”恨铁不成钢地看向这个冷了场子的人,狱寺无奈扶额。

“我出去看看。”阿纲起身追过去。

被骂了一句,瞬间反省过来自己的失策,山本深感抱歉,“那我也去看看。”说着,迈着步子向外走。

却被狱寺一下拖住了身子,“怎么这么没有眼力见儿,笨蛋!”

诶?

阿纲一出门就看到了安静坐着的青木,低垂着头,月光下的阴影挡住了她的表情。

不知为何,这样的青木,无法让他开口说话,只得默默地坐在她旁边。

沉默漫延到每一个角落。

安静得让人有点难受,阿纲张了张嘴,还是准备打破这沉默。

岂料,对方抢先一步,“阿纲。”

“是!”陡然被吓了一跳,潜意识地大声应答。

没有在意这古怪的应答声,继续开口,“你说……人为什么要活着呢?”声音轻得仿佛会被风吹走。

人为什么要活着?!为什么问这样的问题?

“发生什么事了?”阿纲关切地看向她,眉头拧到了一起。自从上次青木从意大利回来就总觉得怪怪的,人又变得安静了很多,就像一开始见面的时候。

“什么都没有。”她缓缓摇头,头却越垂越低。

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阿纲双手握住对方的肩膀,促使两人对视,“我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你还有我们,大家一直陪伴着你的。”

这么久的时间,他们从陌生到熟悉,从争吵到和睦,一次次的战斗,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我很担心你啊!”突然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和惊人的动作,阿纲一下子脸熟透,慌里慌张地放开手,“不……我,我是说……”

泪水从那双灵动的双眼溢出,双手捂着脸,压抑了太久太久的痛苦,青木终于哭了出来,“母亲已经不在了,真的只剩我一个人了……”一直以来,她都认为母亲还活着,不知是执念还是什么,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青木家族被屠后,她也心存侥幸,虽然父亲和家族的人不在了,但她还有母亲。总有一天,会相遇的。这是她从小到大心中最炙热的期望。但是,那亲笔所书的字,却把她的心撕成一片一片,打破了所有的幻想和……支持她活下去的力量。

不同于基地时压抑的哭泣,青木放肆地埋头大哭,小小的身子蜷缩着,颤抖。

一双手环过她的双肩,拥入怀中,温暖的感觉让人沉溺。

也许你还喜欢

无翼乌漫画之无挡遮 被黑人弄的肚

“你,”,萧凌听了虽然明白定然是错在自己,但见这人用自己说过的话来对付自己,心中却又着实

赵氏嫡女np御书屋 舌头钻到小穴里

数天后,史莱克七怪完成了暂时的闭关,弗兰德、柳二龙亲自陪同大师和史克莱五怪去落日森林

坐到木马上粗长的一根 我被十几个

然而一盏茶的时辰过去了......璎珞身上冷的起了几层鸡皮疙瘩,后面白鸟尽却犹如死了一般

老公吃奶奶的细节描写_王爷不要在

等哄好一家人,倒在床上,忙了几天的沈木暖,才越发觉得休息时间珍贵。仔细算算时间,离上次见

盛夏楚斯年越顶越深—被叔叔强上的

秦锋抬头看看官鸿还真是其貌不扬,他的身材很矮小,看上去约莫就一米二三左右的样子,和他儿

风流董事长 手指悄悄地伸入她的幽

橙色的路灯一大片一大片的撒在了路上。整个城市陷入了黑夜的宁静中。路边零零散散的有

大肉棒用力—叔叔别舔了好想尿

“没有问题了。”孟晨点了点头,然后捏住翠绿色的“太岁之灵”,再次凝神连接妖灵气云团。

姑父在厨房干侄媳妇—重生女主之逆

且与他“同行”才是。颌天无端端地想起了越狱。少年的修为如何,还不是被自己,毫不犹豫地

学霸让学渣边做题边h苏苏 把闺蜜朋

宇彬看向金娜娜,认真的回答道:“他叫石斗锡,曾经我们的关系很好,以前我叫他大哥的。他是把

用小手撩拨h_女友小莹打麻将1 9

未来的路很长很长,长到可以淡忘忧伤苏暖这是第二次见到易鹤笙这张不苟言笑,帅到人神共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