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的秘密恋人 快穿女主同时攻略父子

大夫从后堂出来,认真地检查了一遍婴儿,发现婴儿真好好地,很是惊讶地看着细宝:“三少,你学过医?”

“没有啊,我只是看过别人用这种方法救活过落水的小孩,所以满试试,没想到真有用。”

“你哪看的?是谁救的?怎么救活的。”

大夫一连串的问题问的细宝都来不及接口,李管家笑着说:“大夫,请坐,先喝杯茶,再慢慢问。”

大夫人坐下,及不可待地看着细宝,细宝说道:“是西洋人。”

薛宗泯插嘴问:“马可波罗.葛兰西.丹特?”

细宝看大少爷一眼,这名字那么拗口,大少爷都记得牢牢的,幸亏自己没信口雌黄别外一个名字,不然就露馅了,哪那么多西洋人到中原。

“嗯,就是他。在大草原的时候,一小孩落水,救起来也没呼吸,全身青紫,大家以为没用了,那西洋人也是一边叫人吹气,一边按压胸部把人救活的。”

“那西洋人有说过有什么要求吗?”大夫问,细宝正想努力组织语言再回答他,毕竟救人的事马虎不得。

大夫以为细宝不肯说,这时代学医不是家传就是有门派的,也是一项生活技能,轻易不会教外人,看细宝不吭声,大夫讪讪地说:“如果方便说,我学了不收你们诊疗费用,实在不方便.。”

细宝挥挥手:“没什么不方便说的,我只是要回想一下,不敢乱教。那西洋人告诉我,吹气的时候要捏着鼻子,不让吹进去的气跑掉,要吹到胸部有点鼓起,压胸部要压在我们平时心跳的地方,就这些,我也是第一次操作,死马当活马医,所以还是要你自己去摸索。”

大夫很是感谢,坚决不肯收细宝的诊金。细宝这财迷用自己浅薄的急救知识不但救活了一个人,还省下了一笔钱,得意的要死,鼻孔都要朝上天了,看得薛宗泯牙痒痒,又被薛宗泯收拾了一顿。

那小婴儿出生时那么难看,没想到到了满月的时候,白白胖胖的很是可爱,可即使长得可爱,四个无良的哥哥都只会伸出手指头戳戳,一个个都不敢抱这软棉棉的生物。

忠贵想着自己没养活的孩子,心疼这孩子刚出生就经历生死大劫,很是宝贝她,有空就抱着,哄着。

梅姨问薛家少爷们,小婴儿娶什么名字,细宝想起前世有个女神主持人叫小丫的,名字被人大赞,就说道:“叫小丫,薛小丫,多神气!”

薛宗泯一口否定,小丫?这名字还神气?土不垃圾的好不好?

细宝不服气:“大俗即大雅,你懂不懂?没文化。”

全家人只细宝一人有文化,所以大家都反对小婴儿取名叫小丫,最后薛宗泯敲定,大名叫薛傲霜,寄意傲然霜雪,小名叫贝贝。

细宝很中意小名,因为他自己有个宝字,力争要把小名换作大名,没一人搭理他,搞得他怨念了好几天。

宗洛心疼小三儿,劝道:“其实小名比大名有用,大家都叫她小名,大名肯定没几个人记得。”

细宝想想有道理,以后就很积极得叫小婴儿贝贝、贝贝。

转眼到五月,本来七八月才会开花的丹华花,现在有人浇水除草施肥,细心照料,很是激动,有一些性急的,提前开出了花朵。

薛宗洛看细宝把花摘下来,洗干净后,放在石钵中反复杵槌,好奇问细宝:“小三,你做什么?”薛宗洛发现,不知道什么原因,一叫细宝小三,细宝就会暴跳,很有意思。

果然细宝放下杵槌生气在说:“不准叫我小三。”

“三弟,三儿,你在做什么?”

“我在做胭脂。”

“胭脂?”薛宗洛对这答案大为吃惊:“你做胭脂做什么?你又不是女人?”

“谁说女人才能做胭脂的?宗洛,我跟你说啊,我准备把外面种的花都制成胭脂,卖个大价钱,实现我们致富的目标。”细宝兴致勃勃在说。

“你来真的啊?”宗洛觉得不思议:“你不是只想想啊?”

“当然是来真的,我什么时候说笑了。”

“那怎么制胭脂?”薛宗洛问道,虽然男人卖脂粉想想都起鸡皮疙瘩,而且宗洛也想不明白,一包四五毛钱的东西有什么好卖的,但既然细宝想卖就陪他卖好了。

薛宗泯进来时就看到这二个家伙,脸上身上一道红一道白的,正捣鼓的起劲:“你们在干什么?”

细宝手在脸上一抹,又起了一道红杠:“我们在做胭脂。”

“你真做啊?”两兄弟的口气一模一样。

“当然真做,我是要靠这发家致富的。”

细宝不乐意了,怎么一个二个都这样啊?那么怀疑我!当年我可是在娘子军手下出师的,娘子军啊,那是一群多么变态的生物。

细宝想着小红姨,想着自己那一大堆支使得自己团团转的干妈、干姐姐,不知不觉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柔和。

薛家兄弟看惯了细宝的没脸没皮,没个正型的样子,突然看到细宝那陌生的温柔的笑容,简直像看到了星外来物,薛宗泯一个暴栗子敲在细宝的脑袋上:“说,是什么人教你做胭脂的?”

细宝刚想推到西洋人身上,薛宗泯就已经接口说道:“别又告诉我,是马可波罗.葛兰西.丹特啊?”

细宝半张着嘴看着他,薛宗泯阴森森地说道:“这西洋人什么都会吗?又是数学,又是画画,还会医术,现在又会制胭脂,真是天才,啊?!”

细宝小声抗议:“什么画画,是雕塑,而且那是罗丹...”

薛宗泯挽起袖子,打断细宝:“真是他们教你的?”

细宝一看薛宗泯那架式,马上否认是从西洋人那里学来的:“不,不是他们教的。在塞北,所有女人家都会制胭脂。”

薛家兄弟不相信地看着他,细宝说:“不信你去查查,汉代就有民歌《匈奴歌》中唱道: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繁殖。失我阏氏山,使我妇女无颜色。在塞北,阏氏山上盛产的就是这种做胭脂的花,当地叫阏氏,后由张骞带到中原,不知怎地传成现在的名字胭脂。”

看薛家兄弟听的仔细,细宝继续认真忽悠:“你查查后唐马缟的《中华古今注》也可以查到,那本书中有记载:‘燕脂盖起自纣,以红蓝花汁凝做燕脂。以燕国所生,故曰燕脂。 ’,不管是燕脂还是阏氏,就是指现在的胭脂。”

幸亏前世想报答娘子军的恩情,自己详细去了解过胭脂,现在掉起书袋来没有一点压力,自己还专程去淘吧学习过古法胭脂的做法,没想到在这里用上了排场,莫非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你在西北边塞这么多年,什么不好学,学女人家做胭脂?”

刚刚细宝脸上那百年难得一见的温柔笑容,让薛宗泯很是刺心,想像着二位天真浪漫的少年男女,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头碰头一起做胭脂,头顶蓝天白云,脚下青山绿水,画面唯美、温馨。

薛宗泯真是极度的不舒服,自己与细宝才是青梅竹马好不好!按惯例,薛大少不舒服就想找细宝的不痛快。

细宝一看情形不对,立马先摆出一副伤心的模样说道:“我当初学是想帮我娘做胭脂的。”

原来是这样,既然没有浪漫少女,薛宗泯心中就平衡了,但勾起细宝的伤心事,薛宗泯愧疚加心疼,接过细宝手中的杵槌:“我来!”

过关了?细宝看薛大少终于不再追究,长舒了一口气。

薛家兄弟发现,放在石钵中被反复杵槌的花朵,变成了红黄二种颜色,淘去黄汁,还真剩下了鲜艳的红色。

薛宗洛用手沾沾:“这就是胭脂?”

细宝也沾点到掌心,揉开,趁宗洛没注意,一把抹到宗洛的脸上,把宗洛抹了个猴儿脸,看到宗洛脸上顶着两坨鲜红的胭脂,乐得细宝哈哈大笑。

宗洛追着细宝要把脸上的胭脂擦到细宝脸上,细宝坚决不同意,东躲西藏不让宗洛抓着。薛宗泯打断他们的玩乐,问细宝:“你就想拿这样的胭脂去卖钱?”

“当然不是。”细宝摆摆手:“这就是粗制的胭脂,我研究过,现在市面上的胭脂就做到这一步,因为水状卖不方便,许多店家就拿糙纸渗润这种红水,阴个半干后卖,这种胭脂卖不上价钱。我要做的是精致的胭脂,跟市场上的有本质的区别,这样才能卖个好价。”

想象着以后卖胭脂财源滚滚的样子,细宝流着口水说道:“到时候全国只我们独家生产,要怎么卖就怎么卖,我不发财谁发财。”

说完还自认为很霸气狂娟的大笑几声,看得薛宗泯无比的手痒痒,冷哼一声道:“你先做出你的精致胭脂再来吹牛吧。”

也许你还喜欢

无翼乌漫画之无挡遮 被黑人弄的肚

“你,”,萧凌听了虽然明白定然是错在自己,但见这人用自己说过的话来对付自己,心中却又着实

赵氏嫡女np御书屋 舌头钻到小穴里

数天后,史莱克七怪完成了暂时的闭关,弗兰德、柳二龙亲自陪同大师和史克莱五怪去落日森林

坐到木马上粗长的一根 我被十几个

然而一盏茶的时辰过去了......璎珞身上冷的起了几层鸡皮疙瘩,后面白鸟尽却犹如死了一般

老公吃奶奶的细节描写_王爷不要在

等哄好一家人,倒在床上,忙了几天的沈木暖,才越发觉得休息时间珍贵。仔细算算时间,离上次见

盛夏楚斯年越顶越深—被叔叔强上的

秦锋抬头看看官鸿还真是其貌不扬,他的身材很矮小,看上去约莫就一米二三左右的样子,和他儿

风流董事长 手指悄悄地伸入她的幽

橙色的路灯一大片一大片的撒在了路上。整个城市陷入了黑夜的宁静中。路边零零散散的有

大肉棒用力—叔叔别舔了好想尿

“没有问题了。”孟晨点了点头,然后捏住翠绿色的“太岁之灵”,再次凝神连接妖灵气云团。

姑父在厨房干侄媳妇—重生女主之逆

且与他“同行”才是。颌天无端端地想起了越狱。少年的修为如何,还不是被自己,毫不犹豫地

学霸让学渣边做题边h苏苏 把闺蜜朋

宇彬看向金娜娜,认真的回答道:“他叫石斗锡,曾经我们的关系很好,以前我叫他大哥的。他是把

用小手撩拨h_女友小莹打麻将1 9

未来的路很长很长,长到可以淡忘忧伤苏暖这是第二次见到易鹤笙这张不苟言笑,帅到人神共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