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别流出来堵住 被摆成羞耻姿势前所未有

在黑暗和人群中可以不送声色的把自己隐藏起来,可以不用顾及任何人的目光,可是好不克制的释放自己的热情。所以酒吧里最多醉生梦死,夜店里最多百态人生。

倒数结束后爆发出惊人的响声,轻快的音乐忽然开始跳动,人群也忍不住开始扭动身子,或含蓄或狂放,毫不掩饰的展现自己的心情。

高乐察觉到他的手被反握着,嘴角疯狂的扬起来。

倒数结束后老徐又把门给关上,坐在于磊旁边,问他嫂子的事儿摆平没,顿了顿又说,“前嫂子。”

于磊伸出来手,一巴掌拍在老徐左边肩膀上,疼的他嗷的一嗓子嚎出来。“我靠,你再把我打残疾了,下半辈子你养我啊?”

于磊笑了笑,直摇头,老徐的不要脸是大家公认的,他的耍流氓碰瓷张口就来,根本不用打腹稿。声音装的婉转凄凉一些,眉头耷拉下来,好似有无尽的委屈。

“滚你的。”于磊连着拍了两下刚才他打了一巴掌的地方。“你要是残了就找个小推车,趴上去,到大街上去要钱,还省事儿,屁脑子都不用费,旁边放个收音机就行。”

继续笑,看着老徐,仿佛已经看到他酒吧因为经营不善,面临倒闭,欠下的巨款无力偿还,拆东墙补西墙,坑越挖越深,最后把自己埋进去了,只能那个破收音机,放一些凄惨到听者落泪的音乐,趴在小推车上,各个街头流落。

“完了老徐。”于磊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他还没说话,自己先笑成这个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喝的酒里被掺了什么毒。

“怎么了,被点着笑穴了?”老徐拇指和食指并在一起,停在半空中。“你告诉我笑穴在哪,我帮你解穴。”

“不用了。”于磊好不容易才停下来,眼睛都笑出来眼泪。“我刚脑子里画面感太强,就你去要饭要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我都想好了,还是黑色好,黑色沉稳,大气,你多剪出来几个大洞,然后在垃圾中转站放几天,拿出来保管好用。”

那头高乐一拍桌子,指着老徐说,“我看行!”

老徐眼睛瞪了瞪高乐,又转了一个角度,盯上了李荧,李医生不说话的的时候看上去霞姿月韵,身上跟自带了仙气儿一样,特好看。老徐看着李荧,求关注求安慰,“李医生,你看他们都这么欺负我,我觉得我精神压力特别大,晚上老是睡不着觉,你说我用不用去你们咨询中心咨询几天?”

叹了口气,又说道,“我感觉我肯定有焦虑症。”

李荧没有说话,高乐的手轻轻放在他的手上,接过话来,“不用麻烦李医生,你要是睡不着了告诉我,八十的大锤和四十的小榔头,都是一下保管痊愈,入睡效果全球领先。”高乐朝着老徐笑和对着李医生笑是不一样的,对着老徐的时候笑里带了嘲讽和玩笑,对着李医生笑的时候带着温柔和宠腻。

“要不要来一个疗程的?”高乐问他。

老徐把桌上的牛肉干往这边拉了拉,牛肉干是方砾带回来的,说是藏民给的牦牛肉干,嚼着特别有嚼劲。

“可别了,我看你就恶心,再把我给恶心吐了,不划算。”

高老板和老徐之间的嘴炮永远打不完。

“李医生。”老徐把话锋一转,又带到李荧那边。“你和高乐要是还没成为,你就开开眼,你也看到了,他就是个浪货,你跟他绝对吃亏。”看热闹的人想把热闹挑的更大一些,果断往火坑里扔进去一把木柴,想看看站在旁边的高老板会不会掉进火坑正中央。

“李医生,你和高乐到底好没好呢?他老是意淫你俩在一起了,我不信他的,你给兄弟们一个准话,你们到底在一起了没?”

话音落地,高乐放在李荧手背上的手陡然抖了一下,像是冬天站在风里不受控制的生理反应,神经中枢紊乱,肾上腺素飙升带来机体的颤栗。

李荧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从容,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的变化。好像他的表情控制只有在面对高乐时才容易失控,以至于各种小心思被高乐一览无余,看了精光。

高乐有点紧张,他真的不确定李荧到底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虽然他大言不惭的宣布李荧是他对象,说自己从此告别单身整个人生得到了升华,心底里,那块自己不愿意承认的地方,黑乎乎的,蜷缩着一个小小的自己。他无数次按下这种想法,强迫自己接受李医生确实和自己在一起这个事实,可是按下葫芦浮起来瓢,他越是故意不去关注这点想法,这点想法就越是叫嚣的可怕。

万一呢。

黑暗里的小人瑟瑟发抖。

万一李医生根本不承认我们两个的关系呢。

颤抖的小人开始哭泣,双腿屈的越来越厉害,一张脸埋进臂弯。

高乐打着哈哈劝自己,怎么会呢,李医生都说了他喜欢我。

嗯,他喜欢我。

他真的喜欢我。

声音越来越小。

高乐甚至有点想把自己的手从李荧手上拿起来,他觉得的手指头僵硬无比,压根不像是自己的指头,僵硬的,冰冷的,和李荧皮肤接触的地方发烫,那点本不该太让人在意的触感像是被特意放大,成为无法忽视的神经信号。

“嗯?”老徐今天是打定了注意要从李荧这儿掏出来一个答案,不死不休。

高乐眼珠子翻出凶光,心想,还是把老徐弄死把,不等方砾了,明天就去发布一个悬赏通告。

心思一跑,高乐的手下意识的抬起来一点,他刚有了一点动静,被搭上的那只手飞快握住了他,微凉的指尖慢慢撑开他的手指,滑进去,最后缓缓握住,成了个十指相扣的姿势。

“借你吉言,我们俩成了。”李荧的话飘出来,落进高乐耳朵里,炸成他浆糊脑子里的一朵璀璨烟花。

刚刚,正主给盖章了!

老徐叹了一口气,“这年头小帅哥脸都挺好看,就是眼神不太好,暴殄天物啊。”

高乐看着李荧,眨眨眼睛,眼神里饱含骄傲和得意,他的笑容充满着甜蜜的爱护,李荧笑着,回望他,两个人之间仿佛有无声的言语在交流。

老徐又叹了一口气,狗男男又在眉来眼去呢。

得了,单身老男人自斟自饮一杯吧。

跨年结束后各回各家,高乐一方面是李医生让他不要喝酒,一方面是他想着一会儿得有人开车,虽然一个晚上老徐连骂带嘲笑,一连矛头对准他十几次,但是今天收获了李荧的认可,似乎其余一切都显得不是那么重要。

或者说,显得根本不重要。

高乐和李荧先离开,跟陈二还有于磊打了声招呼,说是要先回家,他们两个点了点头。

出来冷风一吹,太大的温差让人身体猛地抖了一下,高乐下意识握上李荧的手,黑夜里,月光下,两个人手牵手来到街上,去找自己的车。

高老板另一只手掏钥匙的时候,目光落到和李荧握在一起的手,又想起来刚才李医生手指头钻进自己指缝,两个人十根手指头扣在一起,心里暖洋洋的像是喝了热牛奶,吹到身上的风也没有刚才凌厉。

打开车门先把李荧扶上车,自己又从车头绕过来,坐进车里,先把暖风打开。

“喝醉了吗?”高乐问。

“没有,就是有点迷糊。”准确来说是介于醉和清醒之间。

“那……”高乐想说的话好几次从心底横冲直撞的冲出来,爬过喉咙却又卡在舌尖,那字拖了很长的音才说出口。

“去我家行吗?”小心思在黑暗的车厢里燃烧出火苗。

李荧脑袋有点晕,靠着车玻璃,轻轻哼了一声。

“嗯。”

高老板心里头刮起来莽原狂风,踩上油门飞驰而去,成了夜里奔驰的巨龙。

李荧半醉半醒,意识还算清醒,所以到了高乐家也没表现出什么特别的举动,好像心里已经接受了这一点。高乐不一样,今天得到了正主实锤,正在兴奋劲儿上,到了家把李荧领到室内,故意没开大灯,走过去把橘黄色的落地灯打开。

高乐扶着李荧,把他放到沙发上。

李荧半眯着眼,像一只打瞌睡的猫科动物,睫毛盖住下眼睑。

高老板心里头燃起来的大火瞬间成了燎原之势。

“李医生,你喝醉了吗?”高乐身子慢慢弯下去,和李荧挨得很近,他能清楚的闻到李医生身上的酒精味。

李荧慵懒的摇了摇头。“没有,就是困。”

“那你知道这儿是哪吗?”高乐继续追问。

李荧笑了。“你家。”

“我是谁?”高乐身子弯着,似乎下一秒就会整副身子压上去。

李荧忽然伸出手,指尖轻轻划过高乐的脸颊,摸到他下巴上刚冒出头的青茬,高乐闭上眼睛,轻轻呼出来一口气。

“你是高乐,是高老板。”

高乐的呼吸一瞬间改变了频率,他几乎没有任何反应和过度,抓着李荧的手腕,在上面落下一个吻。然后抬起头舔了舔牙齿,笑着说,“今天李医生可是羊入虎口,跑不了了。”

李荧闷哼一句,下一秒被高乐封了他嘴,他的舌头攻城略地,步步为营。李荧脑子里断了的弦被接上,原本的困意随风消散,他感觉有种炽热的力量向他袭来,周身都燥热难耐。他开始应迎合高乐,带着青涩和不安。他们的牙齿撞到一起,他们的双手互相推搡。

高乐带着李荧从沙发上滚到地毯上,从地毯吻到墙边,最后在平复呼吸时恢复了点滴理智,高乐拽着李荧的手腕,踹开卧室的门。

坐到床上,高乐跪在李荧面前,捏住他的下巴。

两个人的呼吸都乱了,晶晶亮亮的眼睛,倒映出彼此的瞳孔。

窗外的月光太亮,朦胧到一定的程度有种异样流动的美。

高乐捏着李荧的下巴,强迫对方抬着头和自己对视。

“李医生,今天咱们算是过了明路,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吗?”

李荧看着高乐亮的吓人的眼睛,他知道那里面写的某种带着爱意的情绪,嘴角勾起来,露出一个笑容。

“对呀。”

高乐因为这稍微上扬的俏皮语气也笑起来,黑暗里的李荧呼吸带着酒精的残余,脸上挂着温柔的笑,而这句带着撒娇意味的对呀更是颠覆式的心灵冲击,高老板觉得自己收获了一个美好到爆炸的跨年之夜。

他低下头,和李荧贴的更近,近到两个人呼吸交汇在一起,再也分不出彼此。

“李医生,我现在要是心脏被划一刀,裂开一个缝,流出来的都是蜜。”

高乐脸上的笑容把李荧暖的昏聩,大脑好像停止正常的运转,只呆呆的看着高乐。

高乐亲了亲他的额头,又拉开一点距离,注视着他的双眼,说:“因为心里头太甜了。”

也许你还喜欢

无翼乌漫画之无挡遮 被黑人弄的肚

“你,”,萧凌听了虽然明白定然是错在自己,但见这人用自己说过的话来对付自己,心中却又着实

赵氏嫡女np御书屋 舌头钻到小穴里

数天后,史莱克七怪完成了暂时的闭关,弗兰德、柳二龙亲自陪同大师和史克莱五怪去落日森林

坐到木马上粗长的一根 我被十几个

然而一盏茶的时辰过去了......璎珞身上冷的起了几层鸡皮疙瘩,后面白鸟尽却犹如死了一般

老公吃奶奶的细节描写_王爷不要在

等哄好一家人,倒在床上,忙了几天的沈木暖,才越发觉得休息时间珍贵。仔细算算时间,离上次见

盛夏楚斯年越顶越深—被叔叔强上的

秦锋抬头看看官鸿还真是其貌不扬,他的身材很矮小,看上去约莫就一米二三左右的样子,和他儿

风流董事长 手指悄悄地伸入她的幽

橙色的路灯一大片一大片的撒在了路上。整个城市陷入了黑夜的宁静中。路边零零散散的有

大肉棒用力—叔叔别舔了好想尿

“没有问题了。”孟晨点了点头,然后捏住翠绿色的“太岁之灵”,再次凝神连接妖灵气云团。

姑父在厨房干侄媳妇—重生女主之逆

且与他“同行”才是。颌天无端端地想起了越狱。少年的修为如何,还不是被自己,毫不犹豫地

学霸让学渣边做题边h苏苏 把闺蜜朋

宇彬看向金娜娜,认真的回答道:“他叫石斗锡,曾经我们的关系很好,以前我叫他大哥的。他是把

用小手撩拨h_女友小莹打麻将1 9

未来的路很长很长,长到可以淡忘忧伤苏暖这是第二次见到易鹤笙这张不苟言笑,帅到人神共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