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开奶罩揉吮奶头 宝贝 自己 玩 荡

汴京城的夜带着浓重的繁华色彩。

无情不曾有多少机会在这种时候看到这样的万家灯火。

他总是在这时候独自点灯在小楼里翻阅书籍,试图为如今的世道炎凉找出一线生机。

今日,罕见的,汴京的百姓能看到这位运筹帷幄的幕后少年。

*

无情依旧是往日深沉的样子。

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时心里的焦灼。

街上的人们还不知道即将会发生什么。

直到一个在无情面前玩儿球的孩童突然肚子一响。

“娘亲!”

脆生生的童音在空气中散开,小孩儿把球一丢,就往小院儿里跑去。

“我肚子饿了!”

无情心中失笑,正要转开目光,突然他心头一跳!

那孩子的声音戛然而止。

“哇——”孩子的哭声撕心裂肺地响起!

“金儿铜儿!”

无情急忙转动自己的轮椅往小院儿赶去,身边的两个小僮齐齐跃起!

“你们看着这个孩子!”

无情虽然双腿残疾,但是他无腿行千里的本事已经出神入化。

他头一个冲进小院儿,那孩子在地上坐着大哭。

小娃娃手指的方向,两个大人正背对着他们在厨房里弯着腰。

无情不明状况,不得已将孩子托付给金剑和铜剑自己只身进了厨房。

一口大锅,一对夫妻,红着眼争抢着锅里头的食物。

无情大惊,那下头还在烧着木柴,火烧一般的烫的东西这二人仿佛毫无知觉地往嘴里塞!

这是怎么回事!

“公子——”

外头的金剑突然疾呼:“呀!小心!”

小孩儿的哭声不知何时已经制止了。

铜剑一心随着无情正往里头探看,金剑多看了小孩儿几眼,突然发觉这孩子眼神不对!

那是什么眼神?那是什么眼神!

小孩儿看着铜剑露出的一截手臂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什么格外眼馋的东西一般!

他还咽了口口水!

金剑直觉该先叫无情出来,但是不想这孩子突然就张开了嘴——

这嘴张得几乎要把自己的嘴角都崩开!往铜剑的手臂上直直就贴上去!

“哎呀!”

街上的人突然就像是疯魔了一般。

人们走着走着突然肚子咕噜一声然后胃里就是一阵绞痛,有些人身上还带着些吃食,拿出来就是一顿猛灌。

没有带东西的人有些还要点儿颜面只是面色阴沉地加快脚步试图快些到家或者赶紧找个饭馆点点儿吃的。

沿街边上的大小店舍突然就挤满了人,跑堂的端着盘子寸步难行,送出去一圈之后都只敢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不知道是谁先蹲下了身,越来越多的人看着地上的土蹲下来就胡乱往嘴里塞!

到处是混乱。

饥饿,到处是饥饿,这偌大的汴京主街不多时就沦成了一片饿鬼馋虫的海洋。

混乱声传入了王记的仓库院子。

“要死了!”

莲香跺跺脚:“怕不是馋虫搞起事儿来了!”

“意料之中。”小树童随手在空中一抓,一只白乎乎的虫子在他指尖上下扭动,陡然成了一片飞灰。

“这馋虫是被故意大量投放都宿主身上,如今一下全激发出来,那就是一传十十传百的鬼东西!”

“小丫头,你还好么?”

莲香是妖怪不受多少影响,但是朱芒不一样,虽然魂魄不全,可到底也是个人!

“我也饿了......”

她本来日常零碎的东西就不断的,今日睡了这许久,醒来肚子早就饿得不行,再加上这个地方......

那简直是要命!

“你小心点儿!馋虫真的疯起来能把你逼得理智全无!咱们得赶紧想点儿办法。”

小狐狸掐着朱芒的手臂:“外头的人若是再疯下去,那就一个个都成饿鬼了!馋虫在肚子里除了吃饱之外是绝对不会停下的!哪怕撑破了宿主的肚子!”

小丫头你可撑住啊!

面前是一段檐廊连通里外两间。

莲香本想带着朱芒赶紧过去,小树童却是突然一闪身挡在了二者面前:“小心。”

小狐狸脚下一顿,看清楚了檐廊顶上贴满的符纸脸色都变了。

“这里头的厮是什么来头!”

那符纸明明平平无奇却仿佛是活物一般,却皆能觉察出其中贪婪的神色来。

“哦?三爷家的三位客人到了。”

大嘴的妖怪晃着自己桶粗的腰身,那样子像极了王婶平日里扭扭哒哒走路的样子。

原来他妈自己一直看到的都是这种玩意儿......

追命肚子里饿得很,但是看到这妖怪真是一点儿喊饿的胃口都没有。

等等,他说谁到了?

追命陡然心下一惊,瞪着那妖怪。

“你说谁到了?!”

这话问得急,语气用得沉,普普通通几个字杀意尽显!

那妖怪一下被他镇住了。

该死!

家里就俩这几天刚从外地来的妖怪,这俩家伙要真是急忙从府里出来那......

那这第三个人只能是个活人!

不是大师兄就是小朱芒!

追命一下就上了头。

大师兄不会武功没有内力护体,身子骨那是非常之虚弱,他们师兄弟都不敢让他出个远门!

小朱芒那是更加是刚刚劳累了这么久,睡了一天都还没缓过来!

这俩是二傻子么!!

“哟,都走到檐廊啦?嘿嘿,三爷啊,您有什么话还想对他们说的?哎呀真是可惜,咱家这檐廊造啊,他有脾气,只能咱一个人进出......”

“嗡”的一声,大妖怪的话成功崩断了三爷理智最后一根弦。

三爷日常是惯用了活泼潇洒的脸色,不代表三爷没有凶人的时候。

特别这笔账还算到他身边人的头上。

大妖怪话说道一般说不下去了。

说不下去了,因为面前这人的脸色已经难看到它不敢再说话。

追命冷了脸。

冷了脸,将手里的葫芦捏得死紧。

他手里是酒葫芦,酒葫芦里头是酒。

酒能烧,能烧成一片火海,烧得干干净净。

这些王婶是知道的。

并且她也知道,面前这人是四大名捕之一。

她在人间混了这么多年,这几人的名字她也知道有多么响亮。

怎么说的?

御前四大名捕能让江湖里头的妖魔鬼怪都抖三抖。

妖魔鬼怪啊!

她讨好了这几人这么些年,除了追命和她稍稍说上几句,无情这些简直是油盐不进,她也怕死啊!

谁说鬼怪不怕人?这新地府进来的大恶鬼有几个不是被这几位几下送到下头来的!

追命敏锐捕捉到王婶的动摇。

天下第一的追踪术,让追命不管是追人还是读人的心思都很有一套。

第一次用在鬼身上,看来收效也甚好。

追命冷冷哼了一声。

王婶下意识就往后退了一步。

“我不怕你!你等着!等这几个小东西被我灭了!就轮到你了!”

追命面对人的时候,不少的恶人在最后关头都会这么为自己逞一把英雄,但是结果呢?

**

无情再次从小院冲出来的时候,眉头深锁。

里面的两大一小不得已让金剑点了睡穴,铜剑身上也负了伤。

不过是短短半炷香,外头的局面简直让人心悸。

无情虽然看不见鬼怪,但是阿杏走前交代的话明显说明这件事由来不凡。

“公子,我们——这是怎么回事?!”

金剑紧跟在无情身后,看着街上的乱象不由瞠目结舌。

“我不知道。”

纵然语气依旧是惯常的清冷,无情自己能感到自己的无力。

“若是不错,这便是下界的鬼怪相互缠斗的结果。”

而他,却只是个人。

他现在约莫什么也做不了。

“公子......”

金剑不知道说什么,张了张嘴,却吐不出一个字眼来。

他家的公子一心就是为了让这世道变好。

可是妖怪横行的世道。

这还能是个好世道么。

小狐狸和树童排排站在朱芒身后,面上是同款的目瞪口呆。

方才这两个急的快跳脚,朱芒却是神色不解地看了它们一眼,然后上前两步。

“小丫头回来!”“你别过去!要死了啊!!”

朱芒此时已经伸手一撕——

刺啦。

一张黄色的符纸就被朱芒揭了下来。

“这是什么?”

小丫头比着符纸上的鬼画符。

诶??

树童和狐妖眨眨眼睛。

没看错,那符纸在朱芒手上简直安静如鸡......

“这上头画着的是饿鬼,要是一个不小心走到这符纸下头,上面的饿鬼就会突然从符纸上出来把鬼怪吃了!”小狐狸壮着胆子从树童身后探出脑袋,“那可是地界都少有用的坏东西!”

饿鬼?

真丑......

小姑娘从画师的角度对这上头的简笔画非常不苟同。

这上头简直就是毫不用心随随便便画出来的怪物,但凡稍微用点儿心的,能画成这样才怪了!

朱芒心情略不好地一张一张把符纸取下来。

每取下一张,都在心底对画上的饿鬼同情一分,对画画的家伙厌恶一分。

一共十张,正好十分的同情,十分的厌恶,不多不少。

朱芒鼓着脸往里头气势汹汹就迈步走。

然后她看到了最里头的一间屋子,屋子里有两个身影,其中一个她特别熟悉。

***

屋子里头的王婶此时脸上已经是一片灰白色。

她方才还在追命面前说什么来着?

一回头就看到这丫头气势汹汹一张接着一张地撕它辛苦贴的符纸。

那是它大半的妖力啊!它原本指着这些饿鬼帮它把两个大怪物灭了!

现在好了,灭是没灭成......这哪里叫没灭成——

根本用都没用上好不好!

王婶还在自我怀疑之际,朱芒已经一脚踏进屋子里来。

“小朱芒别进......”“外头那些你画的!?”

这打断追命并询问王婶的语气全然没了日常的软萌客气。

豁呀!

王婶张着嘴,这丫头一直都是呆乎乎的样子,进来就这么凶?!

这年头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你要干嘛.....咱,咱可告诉你啊.....这可是......”

话没说完,王婶看到小姑娘已经眉头一皱,非常不耐烦了。

然后它眼睁睁地,看着小姑娘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纸,眼里全是认真,一字一顿:“既然要画,那就认真的画,我给你做个示范。”

这小破屋子没有笔,朱芒也不介意,问追命讨了点酒蘸着手就在符纸翻过来的面上画。

王婶眼睛瞪眼,看着小姑娘飞起的手速目不转睛。

不光是王婶,屋里的几乎都围过来看着朱芒。

小姑娘头也不抬,手下动得飞快,刷刷刷。

“诶!这可真像......”

王婶又说了半句话。

为什么又是半句话?因为它说不了了。

这是真的说不了,它感觉全身像是被定住了一般。

“照着你画的,自然像。”

朱芒轻轻松松将手上的符纸一抬,就要给王婶看个清楚——

符纸一阵金光闪过,王婶叫唤都没一声,直接消失在金光中。

“哎呀,这就没了?”

小姑娘嘟囔着,有些遗憾地看着手里的符纸。

也许你还喜欢

女人口述被3p时好刺激 自洁和交警

因为碟片的事,徐既明抽了好一阵子的疯,具体表现为与男同胞接触就浑身不自在。哪两个男生

开了丫鬟小嫩苞—腿向上靠墙式

“你身上有神农的气息……”婵幽的口中如此问着,却是让得龙瀚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自己

abo双性涨奶期做 女人体(1963)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完结了,请大家多多支持新坑!《皇贵妃传》与您相约了,约不约?  149巧计

饥渴男女办公室激战 all叶教官

小二,这题你会不会做啊。”被作业折磨得只剩一口气的赵圣趴在桌上虚弱的问道。“拜托,一

smbl道具各种调教惩罚 师兄给我下

第五章某军区的家属院。正是一片欢闹之声。“诶,我说阿卓你什么时候搬来和云雀一起住的

我的女友糖糖 嗯啊宝贝别停使劲吸

偶像运动会“夏昂,今天咱们一起走吧。”走到公司楼前,远远就看见队内最小的忙内元气满满

老人freeVi0deS中国老 头埋进裙子

降光他是从多那里得知的关于阴骨小兵的信息的,他大概的掌握了点那骷髅的玩意,原以为和他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你说饿了男

“你的拳头已经无法再点燃火焰了,你输了,XANXUS。”胜负已分。“哼哼哼!我还以为你要说什

陆少的秘密恋人 快穿女主同时攻略

大夫从后堂出来,认真地检查了一遍婴儿,发现婴儿真好好地,很是惊讶地看着细宝:“三少,你学过

宝贝别流出来堵住 被摆成羞耻姿势

在黑暗和人群中可以不送声色的把自己隐藏起来,可以不用顾及任何人的目光,可是好不克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