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乱老扒 啊快点啊深点用力好爽

正值黄梅时节,霪雨霏霏,连日不开,沉沉天色压得人心头喘不过气。这雨下了三天,丧钟就连着报了三天,频繁的坏消息迫得来往的江湖人焦躁不安,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刀下亡魂。

这次,是开海一门。

前几天还活蹦乱跳的李石歧这会儿瞪着眼趴在桌上没了声息,一旁放着两杯早已凉掉的茶水,似有客来。

花谱元检查一番下了定论:“一剑封喉。”

李石歧这一死可了不得,前面那些个小门派也就罢了,涪陵派亦是土鸡瓦狗而已,作不得数。李石歧人虽不怎样,但他那一手分水剑颇得真传。现如今连他都没有抵抗之力,遑论其他武林人士。

赵姑射上前捡起一张纸略看了看,以血书就,无甚特别,便放下了。倒是李石歧那一脸不可置信比较耐人寻味。

他仔细打量一遍,忽觉李石歧手下掩盖着什么,于是移开了他的手。

耳边柳庸和还在契而不舍地问:“这是李门主的字迹吗?”

开海一门的小弟子回道:“是的。”

“昨夜李门主见过客?”

“曾邀温掌门一聚,温掌门戌时就回去了,自此再也没有人。”

温世棋闻言解释道:“我走时李门主还好好的。”

赵姑射目光一凝,打断几人的对话,“柳盟主你先过来看一下。”

众人纷纷凑过去,只见桌上隐约写着一个“艹世”字,几乎与深色的桌面融为一体。所有人一怔,瞬间想起一个人。

叶浮舟无辜地眨眨眼,“为什么都看我?”

温世棋和柳净植都暗暗皱起眉,柳庸和等人则神色凝重。

“‘叶’这个姓氏很少见,这次来乌金问剑的侠士名单我也看过,名字里带叶字的寥寥无几,而且能在五招内击败李门主的只有你了。”柳庸和说。

叶浮舟满脸不可思议,“不是我干的,我有什么理由要杀死李门主?”

众人默然,这也是他们想不通的。

“柳盟主,会不会是搞错了?我相信师弟不会干这样的事。”温自流握住叶浮舟手腕往后扯了一下,不动声色地把人挡在背后。

“但这是李门主留下的证据,我相信李门主不会无缘无故写这样的东西。”

温自流好脾气地笑笑,“‘艹世’加起来也不一定是叶字,而且或许凶手不是这次参加乌金问剑的人呢?”

柳庸和不语。

他说得对,单凭这只言片语确实不能断定就是叶浮舟所为。

但其他人却不买账,有几个小门派的人大着胆子叫道:“可万一就是他呢?先关起来再说吧,不然他又杀人怎么办?”

“对啊,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他这么厉害,你们这些大门派的人武功高强不用担心,我们可抵挡不住。”

“就是,连勘虚老道和温大侠都不是他对手,我们一群人都不够他切的。”

有人带头叫唤起来,响应的人越来越多,最后竟是群情激奋。

柳庸和犹豫不决,半晌,眼一闭,嘴唇蠕动几下正打算做个抉择,一道悦耳的声音打断了他:“且慢。”

一直低头琢磨那个字的赵姑射这会儿抬起头来,脸上带着点兴味,“这个字好像是两个人写的。”

众人闻言都有些惊讶,不禁围到桌边。

赵姑射指着下面的“世”字说:“我刚刚把这字和李门主写的这份罪状对比了一下,下面这个世字是他写的没错,但是,”他指尖挪到上方,“这个草花头却并非他写的,仔细看看还是能看出不同。而且看着不像是连贯写下来的,倒像是后来加上的。”

一群人仔细对比了一下,果真如此。

“所以李门主想要写的是‘世’字?”勘虚老道喃喃道。

几人猛地回头看向温世棋。

赵姑射摊开手道:“我可什么都没说。”

步青云紧紧盯着他道:“你是最后一个见李门主的人。”

温世棋无奈道:“是,但众人皆知我自二十年前便走火入魔,武功大退,如何能对李门主一击毙命?”

“一击毙命除了武功远远高于对方外,还可以是没有防备。”步青云瞥了一眼李石歧的脸,“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李门主死前会一脸不敢置信。”

温世棋有些想要发笑,“可我有什么理由加害李门主?这跟我小徒弟是一样的,我们不知道李门主这个字到底是完整的一个字还是字的一部分,即使李门主想写的真的是‘世’字,那天底下名字中带世字的又何其多,李门主到底是何用意我们也不得而知,真的是指出凶手而不是指的其他吗?”

赵姑射心道这可未必。

开刃礼前那一夜李石歧邀了几个同流合污的门派一聚,细数数可不就是与厉枭勾结那几派,自然也包括了来霆派。他的人可告诉他,那一夜几个小门派的人为了讨好李石歧踩低来霆,几人不欢而散。而且按照温世棋为了来霆的那个疯劲儿,为了洗去污点而杀人灭口也不是没有可能。

步莲生迟疑着道:“等等,我先前听说温掌门昨夜是戌时离去的对吧?”

“是的。”

“那或许温掌门不是最后一个见到李门主的人,”步莲生神情凝重,“昨晚大概亥时左右,我曾看见夕雾姑娘从李门主院子里出来了。”

躲在人群里的姚夕雾没想到会被人看见,一时间有些猝不及防,“不关我的事,是李门主邀我到他别院说有事相商,我到的时候李门主已经死了。”

柳庸和说:“那你为什么不告诉别人?”

李石歧是今早才被弟子发现的。

“我害怕,而,而且,虽然不知道李门主为什么要找我,我一个姑娘家大晚上出现在李门主那里总归不好……”她说得含糊其辞,但熟知李石歧本性的人都了然,想必是李石歧起了色心,图谋不轨,姚夕雾是不是自愿去的都还两说。

连怀慈大师都蹙眉看了李石歧尸身一眼,但斯人已逝,也不好说什么。

“真的不是我,我一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怎么可能杀害李门主?”她虚弱道。

“你说得对,的确不可能是你杀的。”

赵姑射看着她惊喜的脸,挑眉问道:“你到的时候人已经死了?那这字呢?长什么样?”

“就,就这样。”姚夕雾眼神飘忽不定,不敢与之对视。

“不一样吧。”赵姑射肯定道。

这么明显的表现已经不用多问了,若真的与之无关何必这么心虚,“上面的字是你写的?为什么?”

姚夕雾承受不住地扭开头,她不想看见温哥哥他们失望厌恶的脸,“我只是、我只是,想给他一点教训……”

她在心底崩溃地大声质问:“系统!你明明说不会有人发现的!你说这样就能除去叶浮舟,再也不会有人跟我抢温哥哥他们了,为什么会这样?完了,一切都完了,以后他们肯定会认为我是个恶毒的女人,他们现在肯定很讨厌我。”

然而任她如何撒泼,系统始终没有回音。

教训?

赵姑射看着她苍白的脸在心中冷笑。

若是她的所作所为使一个无辜的人含冤而死,也叫一点教训么?

“真是顽劣,原本我没打算认真,但看来你还是需要一点惩罚。” 姚夕雾听见面前的人低低说了一句话。

她茫然地抬头看向赵姑射,却只见对方意味不明地勾了勾嘴角。

姚夕雾不可能杀人,问题又回到了温世棋这里,一时间局面胶着,之前吱哇叫的那群墙头草倒识时务得很,一个个捂紧了嘴。先前叶浮舟不过是个小弟子,这群人还敢叫嚣,但温世棋到底是个大派掌门,没确定的情况下他们也不敢随便得罪。

赵姑射目光轻蔑地在这群人身上绕了一圈,忽而一顿。

人群里面有个女弟子神色惶惶,面色如土。

他目光动了动,走上前柔声道:“姑娘你怎么了?为何一脸惊恐?”

“我,我……”众人转过来的目光,让她更是紧张得差点哭出来。

步莲生虽不明所以,也跟着柔声劝慰,“你不用怕,有什么说出来吧,这里不会有人为难你的。”

女弟子咽了口唾沫,看了一下各派掌门大师正气凛然的脸,才定了定神艰难道:“我是开海一门的弟子,昨夜奉茶之时我听见门主和温掌门在争吵。”

“什么?”

柳庸和立刻问道:“他们说了什么?”

温世棋神色微动,听见她说:“门主似乎喝高了,我进门前听见他在里面大声嚷嚷‘你想要同荒剑吗?同荒剑可在我这儿,不仅如此,我还有另外一把来霆先祖的宝剑。’”

“门主还说,同荒剑现在就在他手里,但……但你们这些蠢货谁都不知道。”女弟子说完这句话,尴尬地躲在了步莲生后头。

柳庸和听到这话愣了一下,“谁都不知道?同荒剑不是在奇珍阁里吗?虽然昨晚有宵小来犯,但同荒剑还好好地在那啊。”

“莫非奇珍阁里的同荒剑是假的?”

在场的其他人都不自觉看向温世棋。

开海一门与来霆派渊源深厚,其祖师爷路遇来霆某位先祖,得了三分指点才有今日造化。就是有了这一层关系,开海一门才会作为每次乌金问剑的落脚地,同荒剑也才会被允许暂时放在奇珍阁。近年来,来霆派没落,开海一门便开始胆肥了,以正统自居,与来霆争论不休。

同荒剑对于别人来说或许只是一把锋利的绝世宝剑,但对于这两派的人来说,却是先祖的传承与荣光,是正统的佐证。温世棋挖空心思想要迎回同荒剑这是众人皆知的,现在李石歧以偷天换日之术盗取了同荒剑,他勃然大怒也不是怪事。

“他们那不过学了些微末皮毛也敢自称正统,还妄想盗取同荒剑,我当时的确生气了。”温世棋深吸一口气,“但他后来拿来显摆的那把‘同荒剑’并不是真的,说到底不过是李石歧醉后胡言而已。”

“那把剑就在这里,你们大可以搜出来看一下。”

众人又是一顿倒腾,在床下暗格中摸出了一把剑,经几位武林泰斗一致鉴定,这把同荒剑是假的。但李石歧准备了这样一把如此相像的同荒剑还真说不好他是不是真的想偷梁换柱,只是还未实行就先出了意外。

这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温世棋会不知道?

柳庸和看了一圈周围人各异的神色,踏上前道:“如今看来温掌门的嫌疑最大,我只好……温掌门的为人我们都知道,但现今凶手未明,若不作为,实难平众愤,我们也是无奈之举。”

“况且若是袭月教的人,来霆派可是袭月之战里最大的功臣,很有可能是下一个攻击的对象。这几天就先请温掌门在别院里好好歇着吧,我们会派人保护你安危的。”

温自流脸色一变,握紧剑拦在前面,“盟主这样是否太过武断。”

“温师侄冷静一些,我们也是无法。”

“可是……”

“自流。”温世棋打断他的话,“无事,我们身正不怕影斜,不必为难盟主。”

温自流绷紧了脸,但还是听话地退开了。

柳庸和舒了一口气,恭敬道:“请。”

也许你还喜欢

女人口述被3p时好刺激 自洁和交警

因为碟片的事,徐既明抽了好一阵子的疯,具体表现为与男同胞接触就浑身不自在。哪两个男生

开了丫鬟小嫩苞—腿向上靠墙式

“你身上有神农的气息……”婵幽的口中如此问着,却是让得龙瀚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自己

abo双性涨奶期做 女人体(1963)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完结了,请大家多多支持新坑!《皇贵妃传》与您相约了,约不约?  149巧计

饥渴男女办公室激战 all叶教官

小二,这题你会不会做啊。”被作业折磨得只剩一口气的赵圣趴在桌上虚弱的问道。“拜托,一

smbl道具各种调教惩罚 师兄给我下

第五章某军区的家属院。正是一片欢闹之声。“诶,我说阿卓你什么时候搬来和云雀一起住的

我的女友糖糖 嗯啊宝贝别停使劲吸

偶像运动会“夏昂,今天咱们一起走吧。”走到公司楼前,远远就看见队内最小的忙内元气满满

老人freeVi0deS中国老 头埋进裙子

降光他是从多那里得知的关于阴骨小兵的信息的,他大概的掌握了点那骷髅的玩意,原以为和他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你说饿了男

“你的拳头已经无法再点燃火焰了,你输了,XANXUS。”胜负已分。“哼哼哼!我还以为你要说什

陆少的秘密恋人 快穿女主同时攻略

大夫从后堂出来,认真地检查了一遍婴儿,发现婴儿真好好地,很是惊讶地看着细宝:“三少,你学过

宝贝别流出来堵住 被摆成羞耻姿势

在黑暗和人群中可以不送声色的把自己隐藏起来,可以不用顾及任何人的目光,可是好不克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