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他埋在两腿之间疯狂舔我

诊疗室的门一关上,江心就默不作声的给含樱跪下了,希荣德想拉起她,她固执的跪着不理,希荣德只好搓搓手,有些无奈的看向含樱:“夫人,请您帮帮江心。”

“你一个孤女,家里有没有亲人了,为什么不愿意嫁给何团长,也算有个依靠?”含樱看着江心,淡淡的问。

“死都不嫁!”江心咬牙切齿的说完,深吸一口气,擦着眼睛低头道:“夫人是大宅门里的人,知道宅门里的难处,何况是去给人做小,求夫人帮帮江心,别让江心掉入火坑。”

含樱默了默:“那你想怎么样?”

江心抬起头,眼里闪过一丝亮光:“曦城现在四门戒严,求夫人赏江心一份通行证,江心想离开曦城!”

“你一介弱女子,乱世之中又能漂到哪里?”含樱看着她,语带悲悯:“倒不如留在希大夫这里,外国人的医院,好歹他们不敢太乱来。”

“可是今天他们就要冲进来抢人!”江心倔犟的抬起头:“我死都不会跟他去的!”

“那你只要留在医院,我会尽量护你周全,等戒严取消了,你可以考虑离开曦城、或者找个合适的人嫁了,毕竟何团长的部队也是需要换防的。”

“不行!”江心叫了一声,语调又低下去,哀恳地:“夫人,求你让江心出城吧。”

“我说过,你一个年轻女孩,又无亲可投,离开曦城做什么?不如留在这里。”含樱依然不急不慢的说话。

江心低头片刻,缓缓的伏在地上,声音沉了下去:“那江心就先留在医院,只求夫人垂怜,尽量别让那位何团长再来医院闹事……”

“夫人……”希荣德一直看着一坐一跪的两人,有些迟疑的:“请看在上帝的份上,帮助这位可怜的姑娘。”

“如果我能量所及,自然尽力。”含樱看着希荣德,应道。希荣德在她的注视下,微微有些不自然,耸了耸肩:“那,请夫人开始做复健吧。”

江心起身的时候,含樱看到,她的手又下意识的扶了一下腰。

这天的复健,几个人都很沉默,连第一次来的塞雪也感觉到气氛里的凝重,不敢多话,只是按着江心的指点打打下手。

治疗结束后,塞雪推着含樱出门,守在门口的黄副官立刻带着人迎过来,不着痕迹的打量一下轮椅上的含樱之后,就吩咐司机去开车。

“黄副官,把我那边的分机号码留给希荣德大夫,”含樱看看希荣德身后垂头不语的江心,江心身子颤了颤,依旧低着头,含樱的目光移向希荣德:“希大夫,如果有什么指点,也请可以给我打电话。”

希荣德蔚蓝的眼睛一亮,微微弯腰:“好的,感谢夫人。”

回城的车上,塞雪终于忍不住开口:“姨娘,您干嘛不帮那个江心姑娘呢?她怪可怜的。”

“是啊,”含樱看着前方:“不过,我们最起码得闹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才能决定帮还是不帮,不然,”她的眼睛凝在虚空中的一点上:“我们刚回来,根基太浅,经不起多少风浪了。”

“这有什么闹不明白的,就是那个恶霸要强抢民女呗……”塞雪不敢反驳含樱的话,又不太服气,小声的嘀咕:“什么虎将,姨娘跟大帅禀报一声,直接撸了他的官职,看他还怎么去欺负人家小姑娘……”

“她比你大呢!”含樱有些好笑的看着塞雪,见她一脸纯真的愤慨,不禁笑道:“你没看我把电话号码留下了吗?如果再有麻烦,希大夫会给我打电话的。”

塞雪眼睛立刻完成了两道月牙:“我就说嘛,姨娘最体恤人啦!”

含樱笑盈盈的看着她:“不用给我拍马屁,小丫头放心吧,将来我不会逼你强嫁的,一定让您顺顺心心的出嫁。”

“姨娘——!”塞雪一下子涨红了脸,拉着含樱的一角扭捏不放,含樱不禁笑出声来。

“姨娘,”塞雪看着含樱脸上的笑意,忽然低低的开口:“从回来,就很少看姨娘开心的笑。”她看看前面隔板前专心开车的司机,声音低了下去,有些感伤:“其实,奴婢原本觉得,一辈子不嫁人,就在静园住着,有您,有云斐少爷,有连公子和秀珂小姐,还有李妈、李叔、小圆、小晴,一大家人热热闹闹,挺好的……”

含樱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拍拍塞雪的手,不再说话。

塞雪也不说话了,车厢内安静下来。

回到锦秋湖官邸,刚进后院们,塞雪和含樱就发现来来往往的仆妇下人看到她们时,立马避到一边让路,看她们的眼神里都有些戒惧。

含樱心里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但脸上不动声色,只是由着塞雪推着轮椅,向嬉春轩走去。

穿过锦秋湖前的樱花林,已经看到嬉春轩的院门了,花树旁忽然闪出一个小小的身影,拦在两个人的去路前。

“玉斐!”含樱惊讶的看着拦在她面前、一脸沉默的玉斐,不假思索的扶着轮椅站起来想走向玉斐:“玉斐,怎么了?”

玉斐后退一步,依旧看着她,含樱站住了,扶着跟上来的塞雪,放柔了声音再次询问:“玉斐,怎么了?”

玉斐的小拳头松了紧,紧了松,他身后的小随从凤生连忙行礼:“三姨娘好!玉斐少爷在这里等了您小半个时辰了。”

玉斐的小脑袋垂下去,有些闷闷的开口:“你不要待下人太苛刻了,这样对人对己都不好……”

含樱心里一惊,不知道玉斐是什么意思,但是她知道玉斐主动来找自己,沟通机会难得,因此声音特别诚挚的开口:“玉斐,谢谢你来告诫我,但是,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你看,我早晨去医院的时候,一切还好好的,但是现在一回来,就发觉大家看我的眼光不对,可我不知道为什么?”

玉斐似乎被她声音里的诚意打动,抬头看看她:“你回你自己院子看看就知道了!”

说着转头就跑了……

也许你还喜欢

女人口述被3p时好刺激 自洁和交警

因为碟片的事,徐既明抽了好一阵子的疯,具体表现为与男同胞接触就浑身不自在。哪两个男生

开了丫鬟小嫩苞—腿向上靠墙式

“你身上有神农的气息……”婵幽的口中如此问着,却是让得龙瀚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自己

abo双性涨奶期做 女人体(1963)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完结了,请大家多多支持新坑!《皇贵妃传》与您相约了,约不约?  149巧计

饥渴男女办公室激战 all叶教官

小二,这题你会不会做啊。”被作业折磨得只剩一口气的赵圣趴在桌上虚弱的问道。“拜托,一

smbl道具各种调教惩罚 师兄给我下

第五章某军区的家属院。正是一片欢闹之声。“诶,我说阿卓你什么时候搬来和云雀一起住的

我的女友糖糖 嗯啊宝贝别停使劲吸

偶像运动会“夏昂,今天咱们一起走吧。”走到公司楼前,远远就看见队内最小的忙内元气满满

老人freeVi0deS中国老 头埋进裙子

降光他是从多那里得知的关于阴骨小兵的信息的,他大概的掌握了点那骷髅的玩意,原以为和他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你说饿了男

“你的拳头已经无法再点燃火焰了,你输了,XANXUS。”胜负已分。“哼哼哼!我还以为你要说什

陆少的秘密恋人 快穿女主同时攻略

大夫从后堂出来,认真地检查了一遍婴儿,发现婴儿真好好地,很是惊讶地看着细宝:“三少,你学过

宝贝别流出来堵住 被摆成羞耻姿势

在黑暗和人群中可以不送声色的把自己隐藏起来,可以不用顾及任何人的目光,可是好不克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