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校花的呻呤 乡村全家乱欲小说

砂糖觉得自己像是先被男人花言巧语搭讪,之后发现对方是个渣男……有点不爽但是也根本没打算和对方发展出什么所以没有立场说话的少女。

╮(╯_╰)╭毕竟就算大家想到黑曜町会是一个人,也想不到她会是感情丰富多愁多思的少女……

黛螺色短发的女孩坐在商贸大厦顶端,低垂着的脸庞上流露出一丝落寞。

无论如何日辻真人也是也是住在黑曜町的人啊,就算他是个‘潜在犯’,那不还能□□□□去当执行官么?

学校之所以是称作学校,是因为它是容许学生犯错的地方。谁不会犯错,孰能无过?

只是为了有趣就把人心这样玩弄的,那个叫做六道骸的少年,才真的不是个东西。

……不过只伤感了一会儿砂糖就重新抬起头来。六道骸……暂且不管六道骸是什么来头,他现在统一了黑曜中学,提前把砂糖在学校里想干的事情干完了。

砂糖:你特么逗我……

虽然相对弱了点但也是一股势力啊,几乎没招到小弟的她拿什么去和黑帮斗?!

但是要去和六道骸撕逼么?

先不说她看到那张脸就有种想原谅他的冲动,城岛犬和柿本千种也就算了……她对六道骸现在的能力还是一头雾水啊。

至于那个跟布景板一样的男人,砂糖至今仍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在她被六道骸钳制住后,却是那个男人挡在了自己身前。

虽然就算是诡异的六道骸,也不能拿砂糖怎么样……她可是黑曜,六道骸能把这城市怎么样?找导弹来轰了么?等他要轰的时候再说吧。

就在砂糖苦恼的时候,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善善?”

天道善水算是很少主动联系别人的,她每天的日常就是视奸并盛守护神,打个电话对她来说都是浪费时间。

“小糖,”听筒那边传来天道善水温和的声音,“你们黑曜那边今天过来两个人把我们并盛这边一个孩子给捉走了。”

“哎?抱歉,我不知道他是并盛的。”砂糖听她这么一说就想了起来,“我现在就去找那家伙……”

“不用那么着急,反正那孩子也不是并盛人,只是在那里寄宿而已。”天道善水柔柔的说,“我就觉得他待在并盛会带来麻烦,瞧这不找上门了么?”

“……善善你不要说的好像黑曜里有人再找并盛的麻烦似的,那几个人也不是黑曜人,只是开学后不久从国外转学过来的。我现在觉得他们就是我的麻烦。”

砂糖打了个冷战,忙对着手机说道。

“哦?听上去好像很有趣呢,你再讲详细一点吧。”

天道善水在细节方面比砂糖敏锐多了,而且她暗中协助云雀恭弥管理并盛多年,对‘麻烦’的苗头判断可不是砂糖能比的。

但是砂糖却觉得背后一股寒意……闺蜜这种对什么都用‘有趣’两个字概括的性格……怎么想都觉得很可怕啊!!!

*

听完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后,天道善水沉吟片刻告诉砂糖,关于那几个转学生的来历她会去打探的,并且让砂糖先不要着急。

“毕竟他们带走的那个孩子可不寻常,也许是自掘坟墓也说不定呢,呵呵。”

“……”好可怕QAQ

砂糖想说善善你又在乱放BGM了,这个BGM听起来就是有阴谋的赶脚啊!!

至于天道善水的情报网,那就是她的事情了,砂糖以己度人。如果是自己,肯定不喜欢把这么要紧的事情告诉别人,哪怕是闺蜜也有待考量,所以天道善水不告诉她也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而且她也会通过自己的渠道去查,又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总有些线索。

任命的叹了口气从高高的天台上翻身下来,砂糖打算去找六道骸问问那个孩子的事。

以六道骸的尿性,落在他手里只怕是讨不了好……他们胡作非为和砂糖没有关系,但是这里是黑曜!

她运转能力,发现那个人现在不在黑曜中心里。

砂糖皱了皱眉,六道骸不属于黑曜町,他要是想自己乱走,她还真的找不到。总不能一条街一条街的看过去,自己也没有搜索凤梨头的功能……

唔,但是那个至今仍不知道名字的大个子在那里。

不明白当时他出面帮助了自己的原因为何,但问个人的去向也用不着什么交情。砂糖发动机车,前往乐园。

*

“喂,谁准你过来的?这里是我们的地盘!!”

“——哈?”还没走近黑曜中心就听到这句话的砂糖脸上崩起一块青筋,她都没有先赶这几个人走,居然被鸠占鹊巢了?

当着黑曜的面不准她进入黑曜中心,是当她好欺负吗!

砂糖狞笑着转过身扳手指,“我们来打一场吧小弟弟。”

城岛犬露出炸毛的表情,他一边甩开柿本千种的手掏出一副假牙,“你说什么呢,臭女人!”

“别这么害羞嘛我可是都知道,你今年才十四岁,后边那个眼镜也是。叫姐。”砂糖说着把他的脑袋按到了地上,“虽然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不过我才不给敌人读条的时间呢,意大利的规矩我不懂,可在日本对待前辈要记得尊重点啊!”

“不要那么叫我。”被波及的柿本千种扶了扶他的眼镜。

“完全没有动摇哎……”

砂糖眨了眨眼,该说他是淡定好呢还是恶劣好呢?

没准是习惯了吧,毕竟城岛犬看上去像是经常会被人把脑袋按在地上的人设。

“可恶——气死我了!!!”

城岛犬爬起来眼神愤愤的打算偷袭,但是他的动作却通过黑曜切实的反应在了砂糖脑海中。

“别玩了,我找你们老大有事。”砂糖微微皱着眉转身一个回旋踢把他踩在了脚下。

被戳上‘玩’字标签的城岛犬:“……”

“想在这里安心的待下去,最好别惹我生气,就算你有点能耐别人也不是傻瓜好么?”砂糖撇撇嘴,“他人在哪儿?”

“哦呀,想见我有何贵干呢?”六道骸的声音出现在砂糖身后,低调却华丽的音色在她耳边盘恒旋转:“砂糖巧克力。”

“……”看着瞬间如同踩雷了般向后飞速退远足有七八米远的砂糖六道骸挑了挑眉。

而砂糖此刻的内心是十分痛苦的——我好怕靠你太近耳朵会怀孕啊啊啊!!!

也许你还喜欢

女人口述被3p时好刺激 自洁和交警

因为碟片的事,徐既明抽了好一阵子的疯,具体表现为与男同胞接触就浑身不自在。哪两个男生

开了丫鬟小嫩苞—腿向上靠墙式

“你身上有神农的气息……”婵幽的口中如此问着,却是让得龙瀚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自己

abo双性涨奶期做 女人体(1963)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完结了,请大家多多支持新坑!《皇贵妃传》与您相约了,约不约?  149巧计

饥渴男女办公室激战 all叶教官

小二,这题你会不会做啊。”被作业折磨得只剩一口气的赵圣趴在桌上虚弱的问道。“拜托,一

smbl道具各种调教惩罚 师兄给我下

第五章某军区的家属院。正是一片欢闹之声。“诶,我说阿卓你什么时候搬来和云雀一起住的

我的女友糖糖 嗯啊宝贝别停使劲吸

偶像运动会“夏昂,今天咱们一起走吧。”走到公司楼前,远远就看见队内最小的忙内元气满满

老人freeVi0deS中国老 头埋进裙子

降光他是从多那里得知的关于阴骨小兵的信息的,他大概的掌握了点那骷髅的玩意,原以为和他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你说饿了男

“你的拳头已经无法再点燃火焰了,你输了,XANXUS。”胜负已分。“哼哼哼!我还以为你要说什

陆少的秘密恋人 快穿女主同时攻略

大夫从后堂出来,认真地检查了一遍婴儿,发现婴儿真好好地,很是惊讶地看着细宝:“三少,你学过

宝贝别流出来堵住 被摆成羞耻姿势

在黑暗和人群中可以不送声色的把自己隐藏起来,可以不用顾及任何人的目光,可是好不克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