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下面滴水的小说 公交上被男人顶的享受

从酒吧聚会结束,已经凌晨三点,景浩和王晓艺的男朋友送她们到宿舍楼下。

大概是第一次去酒吧,会有点紧张兴奋的感觉,所以尽管时间已经很晚了,南意还是没觉得困倦。王晓艺跟她男朋友在五米之外的路灯下拥抱告别,南意和景浩站在宿舍楼门口。南意刚给陈君发了消息,正等着宿管阿姨给开门呢。

“今天很开心,”景浩今晚喝了不少,脸上带几分微醺后的淡红色,“谢谢你。”

南意笑了笑,没多说话,微信上,陈君刚回复,说马上搞定宿管阿姨,三分钟就出来。

“意意,”景浩视线看着南意,嘴角带着温润的笑意,“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他说完,又自顾自地低头扬起笑容,眼角眉梢都有几分意气风发,“我说今天很开心的意思是,以后我还能约你出来玩吗?”

南意正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的时候,身后的自动门滴的一声,陈君穿着睡衣站在门口打哈欠:“回家睡觉了姐妹们!”

南意叫了声王晓艺,跟两个男生挥手后就转身跑了。

回到宿舍,秦可乐睡的正酣,知道她觉浅,南意和王晓艺没再洗漱,匆匆换了睡衣之后就爬上床去睡觉,刚刚躺好,手机叮的一声,南意打开一看,是景浩发来的消息,很简单的一句“晚安”,她也回了句晚安,然后将手机静音放到边上。

王晓艺喝多了酒,此刻懵的一塌糊涂,注意到南意看消息的样子,她笑着伸手过来在南意脑袋上薅了一把:“景浩学长对你上心了宝贝,晚安!”

话刚说完,王晓艺就睡了过去。

南意躺在床上,想到的却是离开时看到的靠在二楼栏杆上的那个背影。

*

啤酒没什么度数,但宿醉加睡眠不足的后果还是有点严重,王晓艺一整天都没什么精神,好在早上的课程简单,都是些基础介绍,没有多少实质性的内容。南意也没睡醒,不过她中午补觉成功,这会儿已经满血复活了。

下午两节大课,分别是理论力学和大学物理,老教授在讲台上侃侃而谈,从力的基本作用聊到宇宙黑洞,成功唤醒了大家曾经对于学习的噩梦。有个男生看完课程大纲,不死心的站起来向教授提问:“老师,请问这些内容真的都是我们要学习的吗,我的意思是,我们真的要……这么学习吗?”

提问的语气带着几分不可置信,和一言难尽的忐忑。

如果是真的要学习……这种课程难度加上这种课程密度,高中老师曾经绘声绘色讲述过的大学乌托邦根本就不存在。

老教授扶了下眼镜框,看向提问的男生:“有句话,虽然俗了点,但是的确是真理。”

大家都聚精会神地听着,老教授不紧不慢拧开杯子喝了口水,然后施施然开口:“只要专业选的好,回回期末胜高考,不过,”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话还有什么转机的时候,老教授接着道,“按照咱们学院一贯以来的特色,咱们应该是:要想不挂科,天天都是小高考。”

底下立刻哀嚎一片。

王晓艺瞪大了眼睛,一手拉着南意的胳膊:“我该怎么活啊!”

王晓艺综合成绩好,可是理科综合不占优势,她来自高考大省J省。J省多年来一直走在高考改革的前列,考试模式与其他省份天差地别,已经独立命题很多年了。王晓艺物理差的一塌糊涂,她对物理这个学科的所有感情,都终结在高二那次会考时,按照J省的高考模式,物理的会考成绩级别,会影响到她的志愿填报等级,可是毕竟,她是一个高考时不需要答物理试卷的人。

“让牛顿那颗苹果掉下来砸死我吧,我从会考之后就发誓此生不与牛顿爱因斯坦结缘了啊,报志愿的时候怎么忘了看专业课程了……”王晓艺小声嘟囔着,翻动大学物理课本的时候手指都沉重了几分。

南意坐在她旁边,心有戚戚,她跟王晓艺一样,物理是最薄弱的科目。Z省考的是全国卷,单从成绩上看,南意是均衡发展的,可是她自己心里知道,这种表面上的“均衡发展”仅仅来自于她对高考题目的透彻了解。但大学不是高中,大学的学习模式跟高中完全不一样,高中物理老师每天讲的嗓子冒烟,把所有可能会考到的知识点拆开了揉碎了分解开来讲解,但大学,可是一个临近考试都没人给划重点的地方。

看着厚厚的大学物理课本,南意也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带着这种沉重的心情,南意无意中看到了坐在最后一排边上的陈铎,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电脑上,这次他的手安静放在一旁,眉头微皱,似乎在烦恼什么问题。

南意多看了几秒,正碰上陈铎抬起头来,对上她的视线。

这是自昨天自行车险些相撞之后,两个人第一次视线相遇,南意莫名紧张,冲他笑了下。

陈铎面无表情偏过头去,拿起桌子上的矿泉水,拧开喝了一口。

虽然课程令人心情沉重,但该有的娱乐还是不能停。下课之后,陈贵让大家先别走,他跑上讲台,往黑板上写了个地址。

“今晚是咱们班第一次聚会,大家不要缺席,一会儿都去这家KTV,离学校不远。我带几个男生先过去,我们等会儿把菜单发群里,大家直接在群里点,等大部队到的时候,咱们就可以直接开吃了!”

一堆人附和。也不知道陈铎去不去,南意正这么想着,就看到陈贵从讲台上跑下来,飞奔到陈铎身边,哥俩好似的撞了下他胳膊:“走,咱们先出发,打车去。”

南意她们到的时候,包厢里已经有不少人了。班里就两个女生,南意和王晓艺一出现,就有男生带头吹口哨:“哇哦,欢迎班花!”

两个人进去找地方坐,南意下意识看了眼陈铎。他靠在沙发那里,这会儿难得的没带电脑,正鼓捣着手机。

很快,人到齐,菜也上齐了。陈铎坐在酸菜鱼正对面,莫名就承担了替大家舀鱼汤的工作,到南意时,她把碗递给他,鼓起勇气笑了下:“谢谢你。”

“瞎客气。”陈铎抬眼看了她一下,然后干脆利落地帮她盛好酸菜鱼,再把碗递过来。

从他手里接过小碗的时候,南意整个人都是发烫的。

饭后大家玩游戏,有人提议真心话大冒险,加快新同学之间的了解。

南意倒霉,在第一轮就被抓了出来,看着大家都是看好戏的模样,南意毫不犹豫选择了真心话。

“请问女神情感状态?”

抛出问题的人刚说完这话,就被一左一右的两个男生一边一拳头砸下去,他抱头鼠窜的同时,不忘替自己找回面子:“别说你们不想知道啊。”

南意视线正好撞上陈铎的,她微赧:“我……单身。”

周围一片起哄声。

继续,游戏尺度越来越大,气氛也越来越轻松,好在南意运气好,没再输。王晓艺正跟某个男生拼酒,南意跟其他几个人都点了歌唱,唱完自己点的,她起身去拿饮料,手伸到箱子边的时候,碰上另一个人的。

陈铎快她一步拿了罐雪碧,他微微弯腰坐在沙发上,拉开拉环,仰头灌了一半下去。陈铎喝完,看南意拿着饮料楞在那里,他视线从她身上简单打量一圈,然后又伸手从箱子里拿了瓶果粒奶优,拧开盖子浅浅盖着,放到茶几上。

“谢谢。”

陈铎“恩”了一声,没再多说话。

南意借着拿饮料的契机,顺势坐在他旁边,小口喝着。

陈铎在手机上玩某个游戏,非常简单的反应力锻炼题目,他一路畅通,玩到50关左右,game over。南意看他玩了两次,都是到50关就停下,任由游戏结束,但是看他玩前面关卡消耗的时间和反应力,应该不至于分辨不出后面的东西。

“点那个黄色的雨伞,”南意提示他,“后面的东西形状跟前面一样,但是所有物品会动起来,位置会移动,另外颜色也会开始有所区分。”

“我知道,”陈铎声音不冷不热的,听不出感情来,他退出游戏,将剩下的雪碧喝完,“这是我妹的家庭作业,她刚上幼儿园小班,我不能直接玩通关。”

南意:……

回去的路上,大家分批次打车,因为班上女生数量仅有2个,为建设和谐班集体,送女生回宿舍的任务由班长来完成。

打车的时候,陈贵眼疾手快拉住了准备跑路的陈铎,声音里带着点无奈:“我一个人不好意思。”

他一个来自广西的淳朴小伙儿,虽然平时大大咧咧为人义气,但迄今为止还没跟女同学单独相处过,尤其还是两位女同学。作为室友的陈铎,责无旁贷得陪着他一起完成护花使者的任务。

陈铎逃无可逃,被陈贵拉上了贼船。

而且坐车的时候,陈贵跑的飞快去了副驾驶,陈铎只能坐后面,旁边就是南意。

王晓艺昨晚就睡眠不足,今天又喝了不少,这会儿已经晕晕乎乎,趴在驾驶座上,将半边身子的重量都压在南意身上。

除了身上沉甸甸的重量,南意更能感受到身旁陈铎身上灼热的体温。

南意今天穿了件吊带裙,因为距离的关系,她的胳膊时不时会撞到陈铎胳膊。陈铎身上只一件简单黑T,加上面无表情,他整个人都带着点冷然的味道。两个人碰到的时候,他脸上也依旧没什么表情。

车子直接开到女生宿舍楼下,王晓艺已经是一滩烂泥,眼看着陈铎没有要起身的意思,陈贵只好咬咬牙,跑过去将王晓艺背起来,跟宿管阿姨打过招呼之后,往女生宿舍走。

秦可乐也刚刚从外面回来,看到眼前的情况,她皱着眉带陈贵上楼。

南意看陈铎付了车费,转身要回男生宿舍那边。

“那个,”南意开口,她一头短发被风吹乱,却不显得毛躁,“你……”

“什么?”陈铎转过头来,视线看着她。

“明天见,陈铎。”南意笑起来,嘴角的梨涡更加分明,这是她第一次当面念他的名字。

也许你还喜欢

夜夜嚕2017最新在线 狂潮by甜茶

“抱歉,飞龙大人正与客人进行商谈,二位不太方便进入。”立着的两尊门神干巴巴地回绝了两

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 老钱家的儿女

端木无忧挑眉淡淡的看着,那人的剑呈乌色,剑身比其他的剑稍长些,他向端木无忧走来的时候,握

放松别这么紧张_美女校花的贴身高

来到龙成轩刚才接电话的榕树下,张小莫选择了接通电话:“我是张小莫。”“小莫,你现在在哪

撕开奶罩揉吮奶头 宝贝 自己 玩 荡

汴京城的夜带着浓重的繁华色彩。无情不曾有多少机会在这种时候看到这样的万家灯火。他

用性器具的调教校花 搞完儿媳妇搞

第四章密林埋至亲寸心到达时,宴会将要开始,洞庭湖一派喜庆。宴会中洞庭幼女粉雕玉砌的很

你逃不掉的 乖 把它吃下去—盛夏,

You突然一拍桌,“那当然,拉不住还可以抱住,抱不住还可以吻住。”果粒澄:“……”我看你也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免费阅读 离婚

公孙曼不负所托,翻进了凤子柏的王府,冒着生命危险找到了凤子柏谋逆的证据:龙袍玺绶。但她

翁熄系列乱老扒 啊快点啊深点用力

正值黄梅时节,霪雨霏霏,连日不开,沉沉天色压得人心头喘不过气。这雨下了三天,丧钟就连着报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他埋在两腿

诊疗室的门一关上,江心就默不作声的给含樱跪下了,希荣德想拉起她,她固执的跪着不理,希荣德

玉女校花的呻呤 乡村全家乱欲小说

砂糖觉得自己像是先被男人花言巧语搭讪,之后发现对方是个渣男……有点不爽但是也根本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