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喜的大学时代 哎呀太大了撑的满满的小说

-192-

男神继续问道:“那我的名字是什么?”

我听着自己说话的声音都自发地带上了颤抖的音效:“……能,能不说么?”

男神点了点头,非常善解人意地跳过了这个我回答不上来的问题:“那就换一个,我的姓氏是什么?”

——这和刚才那个有区别么喂?!

-193-

不管心里再怎么咆哮呐喊,我还是没胆真的将其都说出声来。只好继续瑟瑟发抖,做最后的挣扎:“那个,给我一点心里准备的时间?下次……没错,下次一定能更改过来的。”

男神:“你这‘下次’可是拖了有五年那么久的。当初拜托你帮我的忙的时候,我让你改口,你就是这么说的。”

那个,男神你怎么突然翻起了旧账了啊?既然知道是在拖时间了,我们心照不明地相视一笑不就好了么?为什么非要扯到明面上来说啊。而且还扯的尽是些我不能否认的旧事。

论近距离追星的利与弊。

即便心里是拒绝的,但不回男神的话这种事,不管是作为颜粉还是作为舔狗,我都做不出来。

一边在心里唾弃自己的追星本能,我一边开口打着商量:“但是啊……嗯,怎么说呢?男神我这都叫惯了,这要改……还真得没办法在短时间里成功的,对吧?所以也稍微……嗯……那什么,不再讨论这个问题了好吗?”

男神带了点头,拿出手机翻了起来,嘴里同时说道:“那讨论一下你磕cp都磕到我头上了的这件事?”

我一秒改口:“其实称呼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绝对不可以含糊不清。不管是职位的命名,还是一个新生命的命名,都有着背后的含义。而背后的含义常常也就是命名者对其的一份祝福和期盼。这么重要的存在,怎么能说不讨论就不讨论呢?来,我们继续。”

等我大谈特谈的回合结束,男神终于也停下来他那一直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的手指,然后反手将屏幕对准我。

是一张截屏。

我能确定。

因为之前发小她拼手速截到后转发给我的时候还少见地表示在嘲讽我,而是轻言细语地问我当时发那条动态时的心情来着。反常得让我怀疑她是不是真的提前步入更年期了。虽然在我问完之后她又用和往日一样的嘲讽打消了我的顾虑。

我挣扎着抬起了头:“……发小她发给你的?”

男神笑着摇了摇头。我心刚放下一半,就听他说:“是我发给她的。”

-194-

……

…………

艹。

-195-

但我还是坚持住了,没有改变哪怕丝毫的面部表情:“其实当时我和别人拼酒拼醉了,所以发了些胡言乱语。男神你可千万别当真啊。”

男神:“嗯。胡言乱语得还挺理智的,将磕我和彼特cp的理由罗列地详细不说,还详略有当的。要不是我是当事人,我也就信了。还记着在发出后立马撤回,这是想说明磕cp有助于醒酒?顺带还把手速提高了一个档次?”

我谦虚:“哪里哪里,我这不还是没赶上男神你的手速……”

惨了,又嘴快了。

男神一手举着手机,挑眉笑:“嗯哼?没赶上啊?”

抬手抹了一把脸,我这次是真的认命了。

一连翻车好几回,要哪天我脑子抽筋去找辆车开上街了,怕不是要直接来一个连环车祸才对得起我今天的凄惨?但问题是我又要去哪儿找那么多车来撞啊?

我深呼吸几个来回,下定了决心。既然逃不掉,那就要去享受。

我决定给男神安利一下这个cp的美好程度。

翻出手机,打开众多相册中的一个,我现场给男神翻看众多大神笔下的同人图和漫:“男神,来,你先看这张。这张是我最喜欢的太太画的,超禁欲的。是恶系x妖精系的设定,刚好对应了你们俩使用过的宝可梦的属性。虽然构图禁欲到了不行,但你看这个姿势,跪在大腿之间的这个向上望的姿势,是不是超欲的?这个系列还在更新中,那位太太昨天刚上传了一张……对的,就是这张!怎么样,是不是也超级好磕的?”

男神突然问道:“……我怎么不知道我有过恶属性的宝可梦了?”

我头也不抬地帮他回忆:“三年前对战塔的对外展示赛中,你和奇巴纳馆主对战用的那只玛狃拉。”

男神:“我借用的宝可梦也算在内?”

我:“是啊。你手持宝可梦又不多,而且每次上电视的时候用的宝可梦全都不是手持宝可梦。所以为了磕粮,大家也就只能这么办了。但其实也没什么吧?男神你用着顺手,我们磕得开心,不也挺好的么。”

男神:“除了这对……你还磕过哪些和我有关的cp?”

我放下手机,扳正指头数到:“我看看啊……从上到下的话应该是:现会长丹帝、龙属性道馆馆主奇巴纳、前会长洛兹、草属性道馆馆主亚洛、岩石属性道馆馆主玛瓜、非主流歌星大佬聂梓、火属性道馆馆主卡芜,这些是上,然后下的话是现妖精道馆馆主和丹帝的弟弟,赫普。其实我上下都能吃,互攻也挺不错的。哦,对了,其他地区还有关都地区的——”

男神出声打断了我的背书:“等等,还有其他地区的?!”

我认真地点了点头:“因为和其他地区的交流赛。虽然你很少参赛,但有些直播的镜头里面有出现你的背影。之前丰缘地区的那个格斗庆典也是,现在也有杂食的大佬们在出武斗道馆的藤树馆主和男神你的粮。别说,肉还真的挺好吃的。”

男神沉默地与我对视了三秒,果断伸手拿走了我的手机:“这个,没收。”

-195-

凭什么啊!

别仗着自己帅就断人精神粮食喂!

你以为我会屈服于你的美貌之下吗?因为你的面容就放弃陪伴我度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的手机么?放弃手机里面那还没来得及备份出来的各种资源么?

我告诉你!

……我还真的会。

-196-

眼巴巴地看着手机落入了男神的衣服口袋里,我全程都没敢在椅子上挪哪怕半毫米。

男神:“手机锁屏密码没变吧?”

我:“……卡洛斯地区水属性天王在对战城堡里进阶为公爵的年月日。”

男神用难以言说的眼神看向了我:“上次不还是阿渡他在神奥地区的比赛录播第三次于宫门市竞技场那大屏幕上放映的时间么?这才多久,你又换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也不算短了。中途还换成关都地区常青道馆馆主去白银山给他们冠军送物资期间的闭馆时长、合众等离子团曾经开办过的演讲总次数、阿罗拉地区那个人工小岛以太乐园在成立之前申报的创建经费数额。”

男神:“……第一个我能懂,后面两个有是为什么?”

我:“等离子团的之前上电视宣传的那个王超帅的!还有以太乐园董事长的儿子也超戳我萌点的啊!他俩cp我也能磕!”

男神:“所以,你有不能磕的cp么?”

我坚定地一点头:“有。”

男神:“……还真有?”

虽然男神疑惑得让我感觉是对我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乃至cp观的侮辱,但看在问我这个问题的人是男神,我还是非常耐心地说出了我的底线:“等离子团的王,只能是受。谁敢说他能在上面,我顺着网线去找TA谈话。”

-197-

男神沉默了好一阵子,这才对我的表态做了个回应:“……换个话题。”

欸,我还觉得这是一个好话题呢。

不过既然男神说要换的话,那就换吧。

我狗腿道:“对了。既然男神你都回来了,那你知不知道冠军她哥哥长什么样?帅么?有照片么?”

男神:“……再换一个话题。”

我:“那丹帝会长他是不是有地下情人了?长什么样?帅么?有照片么?”

男神:“……再换。”

我:“奇巴纳馆主的照相手法是天生的还是故意的?他家那只洛托姆还要替他背多久的锅啊?什么时候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才能看到奇巴纳馆主高清□□的照片啊?”

男神:“……再换!”

我:“最近网上传得火热的那个新闻,就是聂梓大人和她妹妹的兄妹恋的那个。是不是真的啊?什么时候给发喜糖?能直播婚礼现场么?”

-198-

男神:“……我错了。我不该让你来找话题的。”

嗯呐?

别啊,虽然男神你都不回答我的问题,但其实八卦这些我还是挺开心的。如果你能把手机还给我,让我顺手把你刚才的表情全都拍下来,那我就更开心了。

男神突然双手击掌于胸前,决定道:“还是我来确定接下来的话题吧。”

男神:“迪欧,你什么时候才打算将对我的称呼改掉?”

-199-

对不起我错了我刚才不该这么放飞自我的!

所以我们将记忆一键清零重新开始刚才的对话好么?就从你让我转话题的那里开始好么?!

也许你还喜欢

夜夜嚕2017最新在线 狂潮by甜茶

“抱歉,飞龙大人正与客人进行商谈,二位不太方便进入。”立着的两尊门神干巴巴地回绝了两

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 老钱家的儿女

端木无忧挑眉淡淡的看着,那人的剑呈乌色,剑身比其他的剑稍长些,他向端木无忧走来的时候,握

放松别这么紧张_美女校花的贴身高

来到龙成轩刚才接电话的榕树下,张小莫选择了接通电话:“我是张小莫。”“小莫,你现在在哪

撕开奶罩揉吮奶头 宝贝 自己 玩 荡

汴京城的夜带着浓重的繁华色彩。无情不曾有多少机会在这种时候看到这样的万家灯火。他

用性器具的调教校花 搞完儿媳妇搞

第四章密林埋至亲寸心到达时,宴会将要开始,洞庭湖一派喜庆。宴会中洞庭幼女粉雕玉砌的很

你逃不掉的 乖 把它吃下去—盛夏,

You突然一拍桌,“那当然,拉不住还可以抱住,抱不住还可以吻住。”果粒澄:“……”我看你也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免费阅读 离婚

公孙曼不负所托,翻进了凤子柏的王府,冒着生命危险找到了凤子柏谋逆的证据:龙袍玺绶。但她

翁熄系列乱老扒 啊快点啊深点用力

正值黄梅时节,霪雨霏霏,连日不开,沉沉天色压得人心头喘不过气。这雨下了三天,丧钟就连着报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他埋在两腿

诊疗室的门一关上,江心就默不作声的给含樱跪下了,希荣德想拉起她,她固执的跪着不理,希荣德

玉女校花的呻呤 乡村全家乱欲小说

砂糖觉得自己像是先被男人花言巧语搭讪,之后发现对方是个渣男……有点不爽但是也根本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