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大胸妹子玩车震—想吃姐姐的山峰

这一场闹剧很快便揭了过去,除了靳青以外,整个定国侯府没有一个赢家。

定国候府损失惨重,却连大气都不敢喘。

尉氏是怕文清韵的婚事会节外生枝,而那些下人们则是被靳青的武力值打服了。

于是,在文志远和秦阿花没回来之前,靳青便成了这定远侯府中作威作福的一霸。

尉氏倒是不想让人伺候她,但是定国候府上的人都已经被靳青吓怕了。

尤其是厨房的人,每次临到吃饭的时候,就能看着靳青背着手到厨房视察工作,顺便将厨房的饭食吃的干干净净。

厨房的婆子曾经试图阻止过几次,但是都被靳青教育的开始怀疑人生,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靳青吃饱饭一抹嘴走人。

而府中的主子们,则要饿着肚子等他们重新开火。

尉氏也曾想过要通过厨房的饭菜,给靳青下毒。

可让尉氏失望的是,靳青不但没有上当,还亲自提着加了料的饭菜来到她的房间,掰开她的嘴将这些饭食一股脑的给她为了进去,就连她身边的丫鬟婆子也都没有幸免。

吃了几次亏,尉氏再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像供菩萨一样供着靳青,生怕靳青再做出什么伤人之举。

她身骄肉贵的,实在经不起折腾了。

厨房也曾想过做些不好的东西搪塞靳青,再将好东西送给侯府的正经主子们。

但是,他们很快便为自己的冲动行事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那一桶桶的泔水实在不是人喝的,关键最大的难点不在喝,而在喝完了还要吐出来,那味儿在喉咙间来来去去这两回,绝对在一个人的灵魂上刻下印记。

时间长了,厨房也被靳青虐出了奴性,一顿不见靳青出现就浑身皮痒,但凡有什么好东西,也都会优先送进靳青的院子。

可这都是后话了。

此时,定国候府的众人们都已经让靳青吓怂了,他们每天求神拜佛的期望着文志远和秦阿花回来。

毕竟当初这两个人在家的时候,那文大香表现的还是挺正常的。

众人只希望靳青一见到文志远后,能够变会之前小绵羊的模样,对她所做的事情大彻大悟痛改前非。

镇国公府中,镇国公夫人在房间中摔摔打打,她原本就看不上定国候府的门第,要不是她相公和公公坚持,她又怎能同意那个文清韵进门。

只不过看到季儿摆明了是心悦文清韵,而那文清韵又对季儿有救命之恩,她才勉强认下了这个儿媳妇。

可是现在,镇国公夫人开始怀疑,这个文清韵是不是和她季儿八字犯冲了,否则为什么他家季儿一见那女人就落水。

一想到前天全身湿透被人抬回来,又因为感染了风寒至今还没有醒过来的裴季,镇国公夫人几乎咬碎满口的银牙:那个丧门星,想进她的门除非她死。

靳青并不知道镇国公夫人心中的愤恨,此时她正坐在床上美滋滋的点着钱,看着在自己面前急的满地乱爬的几个鬼婴。

靳青给了这些鬼敛财的时间,说明了谁先拿出钱来,谁就能先入地府等待轮回。

这些鬼有新有旧,都因临死时的怨气太重,一时想不开才没有选择去投胎,结果让自己变成了孤魂野鬼。

每日重复着临死前的痛苦,想要再找到鬼差随他们去地府,却已经是不能。

因为地府的鬼差都很忙,一只鬼只招一次。

过了固定的那段时间,就算是这些鬼想要同鬼差进入地府,鬼差也不会在将这些孤魂野鬼带入地府。

不论是之前的定国候府主人,还是文志远和尉氏,这后宅的阴私事都不算少,这些鬼都是在侯府中被害死的。

原本他们以为自己变成鬼后,能像话本子里面说的那样更好的复仇,结果他们却连掐仇人脖子这样的事都做不到。

最终这些鬼以为自己鬼生无望,只能绝望的在侯府浑浑噩噩的待到神志全无。

谁想到靳青竟然为他们提供了一条直通地府的路。

想到靳青说的谁有钱,谁就能先进地府,众鬼这两天纷纷都沸腾起来。

那些有陪葬品的鬼自然不用担心,只要引靳青去自己的埋尸地挖就是了,他们此时正神采奕奕的看着靳青,只等着靳青跟着他们去拿自己的“买路钱”。

可那些被枉死的鬼,他们死的大都突然,活着的时候即使有一些体己钱藏在那些不为人知的地方,可这些年也早已被人在无意间寻了去。

好在他们虽然报不了仇,可也是成天到晚盯着自己的仇人,因此即使他们自己的钱没有了,可那些仇人的藏钱处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故而这些天,靳青挖金银首饰挖的不亦乐乎。

而定国候府的人则是哭天喊地的乱成一团,他们的体己钱都没有了。

而她也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只要拿到一个人的钱,她就会用自己的判官笔敲敲生死簿,将附近的鬼差召唤过来,将鬼怪送走。

三千小世界与主世界相连,所有的东西都是从主世界分裂出来的,因此这判官笔和生死簿在这边自然也是同样有效。

至于亲自用判官笔为这些鬼开一条金光之路,保证他们来世富贵一生的事,靳青连想都没有想过,毕竟她和这些鬼不熟,还是让地府去对他们的人生进行审判靠谱些。

鬼差每次过来,都会麻利的将靳青指给他们的鬼迅速带走,即使他们也好奇为什么靳青手中会有判官笔和生死簿,但是他们却一句话都不会过问。

因为在来之前,他们已经被上峰的上峰的上峰告诫过:什么都不要说,让做什么就去做,就是有一点,千万不要把那个拿着笔的人召回地府来...千万不要!

当然也不要太过谄媚,免得让对方发现了异常非要跟来看看~~~~

折腾了几天,靳青终于将大部分鬼送走了,只剩下地上那几十个鬼婴。

鬼婴们和那些野鬼不同,他们在夭折后会下意识的缠着自己的母亲,即使是鬼差也很难将他们从母体上撕下来,最终只能放弃带他们走。

也许你还喜欢

夜夜嚕2017最新在线 狂潮by甜茶

“抱歉,飞龙大人正与客人进行商谈,二位不太方便进入。”立着的两尊门神干巴巴地回绝了两

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 老钱家的儿女

端木无忧挑眉淡淡的看着,那人的剑呈乌色,剑身比其他的剑稍长些,他向端木无忧走来的时候,握

放松别这么紧张_美女校花的贴身高

来到龙成轩刚才接电话的榕树下,张小莫选择了接通电话:“我是张小莫。”“小莫,你现在在哪

撕开奶罩揉吮奶头 宝贝 自己 玩 荡

汴京城的夜带着浓重的繁华色彩。无情不曾有多少机会在这种时候看到这样的万家灯火。他

用性器具的调教校花 搞完儿媳妇搞

第四章密林埋至亲寸心到达时,宴会将要开始,洞庭湖一派喜庆。宴会中洞庭幼女粉雕玉砌的很

你逃不掉的 乖 把它吃下去—盛夏,

You突然一拍桌,“那当然,拉不住还可以抱住,抱不住还可以吻住。”果粒澄:“……”我看你也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免费阅读 离婚

公孙曼不负所托,翻进了凤子柏的王府,冒着生命危险找到了凤子柏谋逆的证据:龙袍玺绶。但她

翁熄系列乱老扒 啊快点啊深点用力

正值黄梅时节,霪雨霏霏,连日不开,沉沉天色压得人心头喘不过气。这雨下了三天,丧钟就连着报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他埋在两腿

诊疗室的门一关上,江心就默不作声的给含樱跪下了,希荣德想拉起她,她固执的跪着不理,希荣德

玉女校花的呻呤 乡村全家乱欲小说

砂糖觉得自己像是先被男人花言巧语搭讪,之后发现对方是个渣男……有点不爽但是也根本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