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的菊蕾蠕动—费先生,借个孕

向暖打量了一下沈妍,文文静静的女人,身上的文艺气息很浓,想到她的职业是绘画,就可以理解了。

向暖笑着道,“您好,我叫向暖,受人所托前来拜访。”

沈妍一怔,向暖?这名字有些熟悉,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受人所托来拜访,恍然后她骤然想起向暖是谁了。

“你是许少的女朋友?”沈妍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她虽然昨晚刚回国,但是国内的新闻她每天都看,最近都是说许爱跟他小青梅向暖的事,所以她知道向暖,刚才是因为很意外所以才没想到,冷静下来就想到了。

向暖点点头,“是的。”

“许思元让你来的?”沈妍知道向暖的身份后,顿时明白所托之人是谁了。

向暖想了想摇了摇头,没说是许思元让她来的,她怕一说是许思元让来的,沈妍立即就拒绝了。

“不是,是许爱,他今早看到小颓废的样子,他从来没看到这样的小叔,许爱问了之后才知道你们的事,这不就让我来拜访一下,也想看看弟弟。”

向暖的眸光没离开沈妍的表情,根据她脸上的表情想着如何说下去能让她接受跟自己谈谈,而不是直接把自己关在门外。

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儿子最重要,她这么说就是让沈妍明白,你儿子是许家的血脉,这是不争的事实,你改变不了,许家要是真的想要回孩子,你丝毫还手之力都没有。

而且她故意说小叔现在状态不好,果然,一提到许思元沈妍的眸中划过一抹痛色,说明她心里还是很在乎许思元的。

再提到她儿子,沈神情更加的紧张了,警惕的看着向暖道,“你们要抢走我的孩子?”

向暖依然笑的温和,“您误会了,就是看看,毕竟以前不知道有个弟弟存在,既然现在知道了,无论他在哪里,都要保护他的安全,许家不是普通人家,这一点您应该明白,能平安长大的子孙不容易,既然弟弟是许家的骨血,无论他在哪里,姓什么,许家都要保护他的安全。”

沈妍的手紧紧的握住,眸中挣扎的光芒闪烁着,向暖没有再说话,等着她做出决定。

好一会儿过去了,屋内传来沈妍母亲的声音,“小研,怎么不请人进来坐?”

沈妍回过神来,“妈,是我国外认识的一个朋友,我们有事要出去一会儿。”

“哦。”屋内应了一声。

沈妍看了眼向暖道,“等我一下,我去换身衣服。”

向暖点点头道,“好,我在楼下等您。”

只要她同意谈就好说,总要先了解一下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毕竟要是想嫁给许思元,她有很多机会,不会辛苦一个人带着儿子在异国他乡生活了。

刚要转身看到一个房间里走出一个小男孩儿来,那跟许思元几乎一模一样的容颜不用说向暖也知道他是谁。小小的孩子可能是因为单亲家庭中长大的原因,目光中没有这个年纪小孩子该有的童真。

看到向暖后,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向暖对他友好的笑了一下,然后转身下楼去了。

沈妍回身看到儿子,神色一顿,想到刚刚向暖说的话,她的心沉重了几分,“妈妈出去办点事。”

“嗯。”孩子应了一声,转身又回房间去了。

他就是听到陌生人的声音出来看看,再看到妈妈紧张的神色,想到昨晚回来时在机场遇到的那个男人,他抿了下唇,还是没有问出心里的疑惑。

见儿子回房间去了,沈妍才松口气,回自己房间去换衣服了。

向暖来到楼下,不一会儿,沈妍就下来了。她穿着一套淡紫色的连衣裙,不是什么名牌,但是样式简单大方,很衬她的气质,脚上穿着白色的矮跟皮鞋,头发松松的挽在头顶,散乱的包包头让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

“我们去那边走走吧。”沈妍对向暖道,声音很温柔。

“好。”

向暖看了眼她指的地方,那是京都的内河,不是很宽,但是蜿蜒着穿过京都,很多老的小区都建造在内河的两侧,主要的原因是内河两边各有一条木栈道,早晚锻炼散步的好地方。

两人一起往内河的木栈道走去,这个时间是上班的时间,所以木栈道上只有星星散散的老人,还有一些路过这里的行人,不多,好远才能看到一个。

踏上木栈道,向暖还没开口沈妍就说话了,“昨晚他答应我不抢走小瑞,是不是他变卦了?”

向暖心里暗道:他是答应你不抢走你儿子,他是想把你们母子两个都抢回去。

“你为什么拒绝让小瑞知道真相?”向暖不答反问。

沈妍眸光一暗,“我想让他活的轻松些。”

向暖没想到她的理由这么简单,“可是你想过吗?一个孩子对父亲的渴望吗?特别是男孩子,在他的成长里缺失了父爱,会影响他的性格。而且你现在不告诉他,即便小叔同意,可是他自己随着年龄的增长不会想要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是什么样的人吗?你怎么知道他就愿意用失去爸爸来换取平静的生活?”

沈妍一愣,这个问题原本她没想过,可是在昨晚见过许思元后儿子就问她了,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自己跟他长得那么像?他是我爸爸吗?是他不要我吗?

儿子小时候也要过爸爸,可是自己告诉他没有爸爸后,他再也没问过,可是这次儿子显然是认真的,说明在他心里很渴望爸爸的陪伴。现在儿子十岁她就算能瞒着他一年、两年,能瞒他一辈子吗?而且向暖最后那句话让她的心很不平静,是啊,自己不是儿子,怎么知道他愿意用失去爸爸来换取平静的生活呢?以后他长大了会不会因此埋怨自己?

看到沈妍陷入了沉思,向暖又道,“你还爱小叔吗?”

沈妍眸光一暗,“当然爱,这么多年我都无法忘记他,要不然怎么会生下小瑞。”

还爱着就好说啊!

“小叔因为你见到他太激动,不敢再来刺激你,许爱知道后才让我来当使者,你知道吗,一大早的小叔一直在嘟囔说,你担心的事不会再发生了,只要你愿意迈出一步,剩下的步都由他来走。我们听了心很酸,小叔这么多年过得什么样你不知道吗?我想你也关注着他吧,为何明明相爱的人要这么折磨?有什么困难不能解决?”向暖神情很严肃的问道。

话题一说到这儿,沈妍眸光一缩,惊惧的光芒在她眼中划过,“我们不可能了,绝对不可能。”

向暖心一沉,事情恐怕不是他们查到的那么简单,应该还有什么事是他们不知道的。看沈妍惊惧的神情就知道,这事让她很恐怖,恐怖到宁愿放弃跟许思元的感情。

许思元告诉她,许爱查到的是当年有人用沈妍父母的安危威胁她离开许思元,那时的沈妍痛苦极了,思来想后,她不能那么自私,为了自己的爱情放弃父母的生命,所以她才偷偷的离开了,给许思元留下那样一句话。

可是如果只是父母生命受到威胁此时的她不会露出这样惊惧的神色,漂亮的杏眸眯了一下。

沈妍却很激动,“你告诉许少,如果真的在乎他弟弟的安危就不要再关注我们了,也告诉思元,我是为了父母,也是为了儿子,让他忘记我们吧,就当我们从来没存在过,求求你们了。”

“你遇到的威胁以许家的实力也解决不了?”向暖低声问道。

沈妍一怔,对向暖的聪明很惊讶,她想了想,低声道,“不是解决不了,是没有时间解决。”

她这么一说,向暖就明白了,又低声问道,“光你父母还是小瑞也一样?”

沈妍一愣,摇摇头,“我光知道父母是这样的,小瑞是我离开思元之后发现怀上的,一直没离开我,但是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也跟我父母一样。”

向暖心里做出了决定,这事不能急,要想出稳妥的办法,保证万无一失才行。

她低声道,“等下你大声的对我喊,让我们不要来打扰你们,否者我们就再也看不到你们,然后就毫不犹豫的转身往回跑去,回到家里哪也不去,有人威胁你,你就说绝不会回到许思元身旁就好,之后的事我们来解决。”

沈妍闻言很感激向暖,轻轻的道,“谢谢。”

随即她就按照向暖安排的,歇斯底里的喊出那番话,然后转身往家里跑去。

向暖看着她的背影,站了一会儿后才离开。

出了小区,许思元的车立即开了过来,向暖上车后,车子没有停顿的就离开了。

另一条路上,一辆黑色的轿车里,梅雨辰坐在里面,看着向暖从小区里走出来上了许思元的车离开,他眸光眯了眯,冷冷的吩咐司机,“追上去,按照计划行事。”

“是。”司机应声后,启动车子,快速的追了上去,很快就追到许思元车子的后面。

也许你还喜欢

夜夜嚕2017最新在线 狂潮by甜茶

“抱歉,飞龙大人正与客人进行商谈,二位不太方便进入。”立着的两尊门神干巴巴地回绝了两

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 老钱家的儿女

端木无忧挑眉淡淡的看着,那人的剑呈乌色,剑身比其他的剑稍长些,他向端木无忧走来的时候,握

放松别这么紧张_美女校花的贴身高

来到龙成轩刚才接电话的榕树下,张小莫选择了接通电话:“我是张小莫。”“小莫,你现在在哪

撕开奶罩揉吮奶头 宝贝 自己 玩 荡

汴京城的夜带着浓重的繁华色彩。无情不曾有多少机会在这种时候看到这样的万家灯火。他

用性器具的调教校花 搞完儿媳妇搞

第四章密林埋至亲寸心到达时,宴会将要开始,洞庭湖一派喜庆。宴会中洞庭幼女粉雕玉砌的很

你逃不掉的 乖 把它吃下去—盛夏,

You突然一拍桌,“那当然,拉不住还可以抱住,抱不住还可以吻住。”果粒澄:“……”我看你也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免费阅读 离婚

公孙曼不负所托,翻进了凤子柏的王府,冒着生命危险找到了凤子柏谋逆的证据:龙袍玺绶。但她

翁熄系列乱老扒 啊快点啊深点用力

正值黄梅时节,霪雨霏霏,连日不开,沉沉天色压得人心头喘不过气。这雨下了三天,丧钟就连着报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他埋在两腿

诊疗室的门一关上,江心就默不作声的给含樱跪下了,希荣德想拉起她,她固执的跪着不理,希荣德

玉女校花的呻呤 乡村全家乱欲小说

砂糖觉得自己像是先被男人花言巧语搭讪,之后发现对方是个渣男……有点不爽但是也根本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