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王爷凤轻尘819—义炭r18

突然,向逸天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何这些暗器每次都能够相当精准的瞄准着他所在的位置袭击而来?

连他都无法看透的这种程度的黑暗,想来能够看透的人应该极少,所以基本上向逸天已经排除了有人在不知名的地方看着他的行动而发出的暗器的可能性。

再则,这些暗器发射的速度极快,几乎在他刚刚动作之时,暗器便已经发出,这种反应程度应该也很少能够有人做到,所以向逸天猜测是否是专用于发射暗器的器物。

若是器物的话,能够如此精准的针对着他的位置而发出暗器,不外乎有两种途径:一是有能够在这种黑暗环境中感知到他的身体的器物;二是,有能够感知到他脚步移动的器物。

基于这种猜测之下,向逸天想要确定究竟是什么出卖了他的位置,于是他放弃了拼着受伤来到那道门前的打算。

若是根据他的脚步移动来感知他的位置的话,只要他的脚一直不落地,这暗器应该便不会追着他打了,这样想着,向逸天腾空而起,几个纵跃,躲过了密集的暗器袭击;然而这时,无数的暗器再度朝着空中的向逸天袭来。

这么说来,出卖他的位置的应该就不是脚步的移动,而是自己的身形!

既然知道了原因,解决这些暗器便容易很多了,要知道向逸天可是有着迷惑视觉与感知的九窍十二步!

暗器虽然密集,可是伤害性却并不大,因此向逸天只是使出了四窍步乘风,四道身影向着四个不同的方向疾奔而去。

果然,在四道身影出现的同时,下一波密集的暗器竟然向着四个不同的方向袭去。

而这时,四道身影同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道身影,而这道身影此时正在那道大门之处,手微微用劲,那道大门立即被推了开来。

在大门打开的一瞬间,笼罩在这屋子之中那深沉的黑暗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向逸天向着屋内看去,看到的只是一间再平常不过的空屋而已,四面的墙壁也是非常普通的白色,完全看不出之前这屋中发生刚才的那惊险一幕。

向逸天看了看自己手掌,刚才被他抓住的暗器此时还有一些被他握着,这时借着光亮他才发现,这些暗器竟是一根根极细的竹签!

除了这手中握着的竹签在提醒着向逸天之前发生的一切之外,其它的地方完全看不出任何的端倪,向逸天不明白的是,之前那些铺天盖地向着他袭来的暗器此时究竟去哪儿了呢?

向逸天摇了摇头,显然此时并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他抬脚从这屋中走了出去,在他跨过大门的一瞬间,那道大门自行关上,然后再度消失不见了。

这情形,果真像极了当初寻找异兽之时经历的那番考验。

只是,此时的向逸天显然完全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此时的他呆在一个面积足有上千平米的大房间之中,要说是房间似乎也不完全对,毕竟此时除了向逸天脚下站立的这一平米的地方是实实在在的陆地之外,其它所见的便是完完全全的水!

没错,向逸天确信自己没有看错,横亘在自己面前的确实是水无疑,只是这不知深浅的水是在一个封闭的空间之中而已,向逸天能够看见与自己遥遥相对的对面墙壁之上的大门,在那大门之处,有着一块和他此时脚下站着的一模一样的石板,显然那里应该便是出口。

虽然这个房间看上去确实很大,只是这点距离对于向逸天而言并不算什么。

然而,让向逸天疑惑的是,在经历了刚才那如狂风暴雨一眼的暗器袭击之后的测试真的会像表面看上去的这么简单吗?

向逸天向水下望去,虽然看不真切,他仍然依稀能够看见水下游动着的巨大生物,这样的情形是不是意味着让他不要走水路而走空路?

只是,这么明显的暗示会不会有陷阱呢?

向逸天看着手中握着的竹签,心中有了主意,他捏着几根竹签然后用力的朝着对面投去,在竹签前进了约莫一百米之时,空中忽然腾起了无名之火,瞬间将竹签完全吞噬,很快那火连带着竹签一道消散在了半空之中。

看着那突然出现的火,向逸天不由得庆幸起自己没有以身犯险,虽说那火未必就能够将他怎么样,但是会弄得他有些狼狈却是一定的,而且在猝不及防之下,甚至有可能发生其它他所不能够预料的事情也说不定。

那么水路呢?

向逸天想着,将手中的一根竹签投向水中,很快一个巨大的生物急速向上冲来,在向逸天还未看清楚它的具体模样之时,它已经带着那投向水中的竹签一起消失了!

看来水路的危险同样不小。

“这样明显的幻境你也会被迷惑吗?”脑海中忽然传来小石头极为不屑的声音。

什么?

这竟然会是幻境?

而且还是那么明显就可以看得出来的吗?

向逸天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然而他仍然没有发现任何的端倪表示这里是一个幻境。

若是无法看出这幻境,自然无法破解,无法破解也就意味着眼前的一切对向逸天的威胁仍然真实存在!

当然,这也不能够怪向逸天,毕竟在遇到小石头之前,他对幻境以及幻术一无所知,而在遇到小石头之后,他也很少接触到这方面的事情,因此他自然对幻境没有多深的认知。

“为了不至于辱没了我的名声,看来之后我有必要向你普及一下这方面的知识了。”小石头的感叹之声再度在向逸天的脑海之中响起。

小石头的话音刚落,向逸天眉心处的那金色光轮蓦然急速旋转起来,随着旋转,一缕极微弱的白色气状物从那光轮之中脱离出来,顺着眉心注入到了向逸天的眼眸之中!

在向逸天的眼眸深处,一个极其微弱的白点瞬间出现,而在这白点出现的瞬间,向逸天眼前的一切瞬间发生了变化。

充斥着向逸天眼眸的水瞬间褪去,露出了原本坚实的地面;向逸天周围那巨大的封闭空间急速的缩小着,最后变成了一个与之前那个黑屋一般大小的普通空屋!

这应该便是这屋子本来的模样吧,只是在幻术的衬托之下才演变成了之前向逸天所看到的那般危险的模样。

接着小石头的帮助,向逸天很容易的就破解了幻境,他几步来到对面墙壁之上的大门之处,拉开大门,走了出去。

只是眼前所见让他瞬间迷惑起来。

也许你还喜欢

夜夜嚕2017最新在线 狂潮by甜茶

“抱歉,飞龙大人正与客人进行商谈,二位不太方便进入。”立着的两尊门神干巴巴地回绝了两

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 老钱家的儿女

端木无忧挑眉淡淡的看着,那人的剑呈乌色,剑身比其他的剑稍长些,他向端木无忧走来的时候,握

放松别这么紧张_美女校花的贴身高

来到龙成轩刚才接电话的榕树下,张小莫选择了接通电话:“我是张小莫。”“小莫,你现在在哪

撕开奶罩揉吮奶头 宝贝 自己 玩 荡

汴京城的夜带着浓重的繁华色彩。无情不曾有多少机会在这种时候看到这样的万家灯火。他

用性器具的调教校花 搞完儿媳妇搞

第四章密林埋至亲寸心到达时,宴会将要开始,洞庭湖一派喜庆。宴会中洞庭幼女粉雕玉砌的很

你逃不掉的 乖 把它吃下去—盛夏,

You突然一拍桌,“那当然,拉不住还可以抱住,抱不住还可以吻住。”果粒澄:“……”我看你也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免费阅读 离婚

公孙曼不负所托,翻进了凤子柏的王府,冒着生命危险找到了凤子柏谋逆的证据:龙袍玺绶。但她

翁熄系列乱老扒 啊快点啊深点用力

正值黄梅时节,霪雨霏霏,连日不开,沉沉天色压得人心头喘不过气。这雨下了三天,丧钟就连着报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他埋在两腿

诊疗室的门一关上,江心就默不作声的给含樱跪下了,希荣德想拉起她,她固执的跪着不理,希荣德

玉女校花的呻呤 乡村全家乱欲小说

砂糖觉得自己像是先被男人花言巧语搭讪,之后发现对方是个渣男……有点不爽但是也根本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