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骄阳不及你 两个蛇根好痛np

第五章

[]中是心里的话

“叶王少爷,是到阴阳寮学习的时候了。”侍女战战兢兢的说着[为什么要我来侍奉这个怪物啊,这个能够看穿人心的怪物,我不要啊,谁来救救我啊。]

“我知道了。”叶王淡淡的说着,“从明天开始你不用来了。”

“叶王少爷!?奴婢做错了什么么?”侍女惊慌的说着。[虽然我是那样想得没错啦,但是不来这里麻仓家绝对会把自己赶出去的,麻仓家不留无用的人啊。]

“是的,这个小院中可以不用任何人来了。”叶王淡定的喝着茶。[既然你们认为服侍我是一种恐怖那就不要来了,反正可以用式的。]

“但是……但是……”

“不用但是了,出去。”叶王冷冷的看了眼侍女,继续喝茶。

“……是。”侍女浑身一僵,浑身颤抖的退了出去。

“灵视啊……造就了叶王悲哀的一生的能力,明明是最好用的力量呢,不用猜测就可以知道人的内心是怎么想的,不用勾心斗角,多好用的能力,真是个浪费资源的家伙。”改名为叶王的麻叶童子,曾经的一缕幽魂,如今的幻想世界的神,如是吐槽。

“嘛,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估计那家伙还在门外等着呢,要是让他等急了就大事不好了。”叶王想起了自己在这里交到的那只损友,头痛啊。当初怎么就觉得那家伙是一个优雅安静的一个人呢?外貌协会害死人啊。

“小叶子,慢死你了,让我等了好久呢,说吧,要怎么赔我!”大门外的树上靠着一个俊美的少年,懒散的靠在树上给人一种悠闲自得,但很可靠的感觉。但是说出来的话破坏了这一感觉,继叶王后有一个浪费资源的家伙。

“这可是你自愿等的啊,我可没有让你来等我哦。”叶王同样调侃的说着。对那个不华丽的称呼叶王已经放弃纠正了,这个死心不改的家伙。

“呀咧呀咧,真是无情呢,难道叶王你就要抛弃我么?不要啊,小叶子可不能抛弃我啊。”少年袖子擦着眼角假哭的说着。

“行了晴明,我们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你那一套还是不要在我面前现了。”叶王不雅的向天翻了个白眼,这家伙一定就是少阴上的晴明了,绝对没错的,这样假哭的样子,永远不会变的。

“嘛,我也不喜欢在别人眼前免费演戏,快走吧,快要迟到了哦。”晴明拿下袖子,大笑着拉着叶王走向阴阳寮。

叶王也就只有任由他拉着自己走,毕竟这家伙可是晴明啊,第一个即使是知道了自己有灵视这项看穿人心的能力还能安然的接受自己的人,不过……(黑线)他什么时候能改掉那让人想吐槽的脱线性格?可能自己终生也不可能看见这儿八经的晴明了吧?想到自己的大限,叶王遗憾的鼓着包子脸想着。

“想什么呢,一脸奇怪的表情。”晴明好笑的看着叶王的包子脸,好奇的拿手戳着叶王难得的可爱包子脸。

“没什么就是想起了要背那些麻烦的咒文言灵就头痛,要是有什么不用念咒文就能发动的法术就好了。”叶王随口拜了一个理由,笑话,要是被晴明知道自己想什么以后就不要想过好日子了,这家伙标准的纯腹黑。

“好主意,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要是有不用念咒就能施展的法术在收服妖魔可就方便多了。小叶子,你是天才。走走走,我们现在就去研究怎么把咒文去掉还能施展法术”晴明惊讶的看着叶王,然后一脸狂热的拉着叶王奔向阴阳寮,看来这家伙也是受尽了咒文的折磨啊。

“晴明,你慢一点啊,资料在那里又不会跑,用不着这么…………”着急吧。话都没说完,晴明拉着叶王绝尘而去,,汗颜,这是一个阴阳师该有的体力么?他确定他不是一个战士?而且是狂战士?

没一会倒了阴阳寮,晴明拉着叶王直奔藏经阁。

[那只白狐之子和那只怪物在一起啊,真是怪物大集合,怪物就该和怪物在一起,真不知道阴阳头为什么让这两个怪物来这里学习阴阳术,这简直是糟蹋了阴阳术。]

[真不愧是怪物,就没有一点阴阳师该有的举止,怪物就应该放养在森林里。]

[…………]

[…………]

[…………]

[…………]

叶王听着这些所谓的前辈们的心声冷冷一笑,渺小的人类啊,总是为了各种各样的欲//望而伤害他人,阴谋诡计无处不在,原着中的叶王想要毁灭也可以理解了。

+++++++时间分割线,一个月过去了+++++++++++

“不行,不行,为什么总是不行,到底缺少些什么?到底是什么……”在阴阳寮的藏书阁中,一个头发乱的跟鸡窝有的一拼,蓬头垢面,一身本应该崭新优雅的阴阳术服脏脏的皱在一起活像是乞丐装。

“晴明,你还在思考啊。”叶王无奈的看着形象全失的晴明,要是被外面仰慕这家伙的女生看见了这家伙这个样子估计他就不用再出门了。

“不对不对,到底错在了哪里?明明有感觉的啊,明明感到神的力量在周围盘旋的,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就是施展不出来!?到底哪里出了错。”晴明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已经癫狂的看着手中的资料。

“晴明!!!!!!够了,不要再这样了,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以你现在的心态没有创造出不用念咒的法术前你自己先被自己虐/待死。”叶王忍无可忍的一把抓住了晴明去抽经书的手,厉声的喝道,声音中加入了道家的清心咒,将在走火入魔的边缘的晴明拉了回来。这个不撞南墙心不死,撞了南墙不死心的家伙。

“……抱歉,小叶子,这几天让你担心了。”晴明清醒过来后怕的拍了拍胸口,感激的看着叶王。

“恢复过来就好,这些并不是一时之间能够解决的,毕竟阴阳术的咒文流传这么久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很多阴阳术都是借助神之名才能发动的。好了,现在你该去洗个澡换身衣服睡个觉了,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叶王说着,前半句是安慰,后半句完全是鄙视。

话刚说完,就觉得身上一沉,转头一看,晴明这家伙已经睡死在他身上了。

“…………”叶王额上十字路口跳的正欢,忍无可忍最终将睡死的晴明抛到藏经阁的坐垫上。这家伙也不看看他这一个月来不吃不睡不洗的,有轻微洁癖的自己能忍受和他共处一室已经是极限了,还想靠在自己身上睡觉,找死不成。不过看在这家伙因为自己一句戏言就不眠不休一个月的份上算了,唉,自己真是太大方了。

也许你还喜欢

夜夜嚕2017最新在线 狂潮by甜茶

“抱歉,飞龙大人正与客人进行商谈,二位不太方便进入。”立着的两尊门神干巴巴地回绝了两

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 老钱家的儿女

端木无忧挑眉淡淡的看着,那人的剑呈乌色,剑身比其他的剑稍长些,他向端木无忧走来的时候,握

放松别这么紧张_美女校花的贴身高

来到龙成轩刚才接电话的榕树下,张小莫选择了接通电话:“我是张小莫。”“小莫,你现在在哪

撕开奶罩揉吮奶头 宝贝 自己 玩 荡

汴京城的夜带着浓重的繁华色彩。无情不曾有多少机会在这种时候看到这样的万家灯火。他

用性器具的调教校花 搞完儿媳妇搞

第四章密林埋至亲寸心到达时,宴会将要开始,洞庭湖一派喜庆。宴会中洞庭幼女粉雕玉砌的很

你逃不掉的 乖 把它吃下去—盛夏,

You突然一拍桌,“那当然,拉不住还可以抱住,抱不住还可以吻住。”果粒澄:“……”我看你也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免费阅读 离婚

公孙曼不负所托,翻进了凤子柏的王府,冒着生命危险找到了凤子柏谋逆的证据:龙袍玺绶。但她

翁熄系列乱老扒 啊快点啊深点用力

正值黄梅时节,霪雨霏霏,连日不开,沉沉天色压得人心头喘不过气。这雨下了三天,丧钟就连着报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他埋在两腿

诊疗室的门一关上,江心就默不作声的给含樱跪下了,希荣德想拉起她,她固执的跪着不理,希荣德

玉女校花的呻呤 乡村全家乱欲小说

砂糖觉得自己像是先被男人花言巧语搭讪,之后发现对方是个渣男……有点不爽但是也根本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