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 重生之生娃

终于看到了白泽的山顶,风语很是欣喜,赶紧叫赤羽降下去,一落地,风语一身的血的走下来,将白泽吓了一大跳,更令他跌破眼镜的是,看到赤羽背上晕过去的连华,“你们这是怎么回事,谁能伤到连华。”  

“白大哥,你先别问了,快来看看我师傅的伤,他吐了很多血。”风语都快急哭了,在赤羽背上时,连华又吐了很多血,他毫无办法,现在见到了白泽,总算找到了主心骨。

白泽走到连华身边,拿起他的手,一把脉,随后收起笑容,一脸的疑重,“先把他送到房间里去。” 

看白泽难得的正经模样,风语越发急了,“白大哥,我师傅到底怎么样,你快告诉我。”

“不会死。”见风语着急,白泽回了一句,随后对着屋里喊道:“凌峰,快出来帮忙。”  

将连华扶到屋里后,白泽就已治伤为名,将两人都赶了出去,又关了门上,风语只好在屋外等候。

在屋外等了差不多一天后,白泽终于走出了门,风语赶紧迎上去,“白大哥,怎么样,我师傅怎么样了。”  

白泽将门关上,“现在别去打扰他,他已经醒了,正在自己疗伤。”随后又拉着风语走向别的房间,“你现在好好跟我说清楚,你们到底怎么回事,谁打伤的你师傅。”

听见白泽说连华已经醒了,风语终于松了口气。才有时间好好打量周围,不过是离开一段时间,白泽的山顶还真的发生了一点变化,原先山顶只有一间破茅草房,现在这里多了好几间木屋,周围除了桃花,还种下了别的花木,风语疑惑,“白大哥,你这山上变化好大啊,怎么多了这么多房子,你又不用睡觉。”  

白泽摸摸鼻子,明显不想谈论这个,就转移话题道:“先别管这个,和我说说连华怎么受的伤。”

风语一听白泽提到连华的伤,垂下头,语气低落,“师傅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

白泽摇晃风语的肩膀,很是激动:“你说清楚,到底是谁。”

“嘶”风语吃痛,拨开白泽的手,捂着之前受伤的肩膀。  

白泽赶紧放开手,担心的问:“你怎么了,身上也有伤吗?快让我看看。”白泽作势就要扒风语的衣服。

风语捂着肩膀退开几步,避开白泽的手,“只是一点小伤,师傅已经帮我治好了。”  

白泽又靠近风语要脱他的衣服,“连华怎么会治伤,还是让我看看吧。”

“咳咳”门口传来凌峰的咳嗽,两人同时转头看向门口,凌峰紧盯着白泽放在风语身上的手,白泽触电般收回手,为了掩饰自己的行为,干笑道:“既然你说只是一点小伤,那我就不看了。”随后又不自在的看着凌峰,“你来干嘛?”  

凌峰举起自己手上的托盘,语气平静,“送酒”。

白泽转过头,避开凌峰的眼,“我刚才...刚才只是在帮他检查伤口,你不要误会。”  

“嗯”凌峰点头,放下酒就走出了门。

看出白泽的不对劲,风语十分疑惑,“你们怎么了,又吵架了吗?” 

“啊”白泽收回看向门口的目光,不自然的掩饰,“我们,我们没怎么,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

风语狐疑的看着白泽,“我又没说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哈哈...”白泽干笑几声,“是这样吗,快告诉我,你和连华到底遇见了什么,谁能打伤他。”

面对白泽如此明显的转移话题,风语也没多问,“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他只说他叫翼辰,那个人太奇怪了,他一直拉着我叫风华,怎么解释他都不听,还有一个穿红衣服的男人,师傅叫他血妖,你认识吗。”  

“翼辰和血妖,你确定没有听错。”白泽又要抓风语的肩膀,忽然想起他肩上的伤,讪讪的放下手。

“没有,我听得很清楚,怎么了,他们很有名吗?”看白泽激动,风语疑问。  

白泽为自己倒了杯酒,想平复自己激烈的心跳,“血妖只是小角色,最要紧的是翼辰。”白泽露出思索的神情,“妖界之王,翼辰,他怎么会来人界。”

“他们是来百花门抢花菱镜的,师傅接到牡丹门主的求救信,我们去了百花门,然后就碰到了他们,师傅就是被他们两个打伤的。”风语解释。  

“花菱镜”白泽喝进去的酒一口喷出,紧张的问:“有没有被抢走?”

看白泽紧张兮兮的样子,风语不明所以,“本来是快要被抢走了,但是......”看白泽紧张的样子十分有趣,风语打算逗一下他,止住了后面的话。  

白泽快抓狂了,“但是什么,小祖宗,你快点说,事关重大啊。”

“但是师傅来了,师傅用风华的信谈条件,让他们全部退出了百花门,所以花菱镜没有被抢走。”风语一口气说了出来,“你怎么了,这个花菱镜有那么重要吗?”  

听见花菱镜没有被抢走,白泽放下心来,解释道:“原本这花菱镜也没那么重要,但是自从锁妖塔在人界安了家以后,花菱镜就变成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东西,它能在人间任何地方来去自如,连锁妖塔都不例外,没想到那么久没有消息,居然是在百花门。”

风语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随后又想到什么,“我还有一个问题,妖王口中的风华,是我知道的那个风华吗?”风语表示自己都弄糊涂了。  

白泽肯定道:“这世间就只有一位风华,就是你的师祖。”

风语凑近白泽,好像怕被人听见,小声问:“那他和妖王,他们是什么关系?”

也许你还喜欢

夜夜嚕2017最新在线 狂潮by甜茶

“抱歉,飞龙大人正与客人进行商谈,二位不太方便进入。”立着的两尊门神干巴巴地回绝了两

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 老钱家的儿女

端木无忧挑眉淡淡的看着,那人的剑呈乌色,剑身比其他的剑稍长些,他向端木无忧走来的时候,握

放松别这么紧张_美女校花的贴身高

来到龙成轩刚才接电话的榕树下,张小莫选择了接通电话:“我是张小莫。”“小莫,你现在在哪

撕开奶罩揉吮奶头 宝贝 自己 玩 荡

汴京城的夜带着浓重的繁华色彩。无情不曾有多少机会在这种时候看到这样的万家灯火。他

用性器具的调教校花 搞完儿媳妇搞

第四章密林埋至亲寸心到达时,宴会将要开始,洞庭湖一派喜庆。宴会中洞庭幼女粉雕玉砌的很

你逃不掉的 乖 把它吃下去—盛夏,

You突然一拍桌,“那当然,拉不住还可以抱住,抱不住还可以吻住。”果粒澄:“……”我看你也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免费阅读 离婚

公孙曼不负所托,翻进了凤子柏的王府,冒着生命危险找到了凤子柏谋逆的证据:龙袍玺绶。但她

翁熄系列乱老扒 啊快点啊深点用力

正值黄梅时节,霪雨霏霏,连日不开,沉沉天色压得人心头喘不过气。这雨下了三天,丧钟就连着报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他埋在两腿

诊疗室的门一关上,江心就默不作声的给含樱跪下了,希荣德想拉起她,她固执的跪着不理,希荣德

玉女校花的呻呤 乡村全家乱欲小说

砂糖觉得自己像是先被男人花言巧语搭讪,之后发现对方是个渣男……有点不爽但是也根本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