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花地狱悦虐篇 啊深点还要舔我

入夜,郑少冰回房时,情绪已经平静了很多,她坐到床侧,看着已经背对着她躺在床上的水清弦说:“姑姑,少冰回来了。今日是少冰的不对,明日我们逛东街好不好?”

“嗯。”半晌,水清弦才回应了一句,可把郑少冰乐坏了,话说得都停不下来。

“姑姑,你知道吗,东街可繁华了,不仅仅是百姓的日常杂货,上好的胭脂水粉也都在那里,我老早就想给姑姑买了,又怕姑姑不喜欢。明日我们可以尽情挑选了,肯定会有姑姑喜欢的。姑姑长的如此漂亮,好好打扮一番定然倾国倾城,不对,姑姑不用打扮也是倾国倾城。只是少冰从来没有看过姑姑上妆的样子,少冰好想看一看。”

“东街,和西街一样吗?”水清弦难得的好奇心。

“姑姑,从来没有看过东西街吗?”

“没有。”

“姑姑以前也没有看过吗,进神宫之前?”

“我不是京城人。”

“姑姑是哪里人?”

“忘记了。”

“姑姑还记得家里人吗?”

“不记得了。”

郑少冰脱了外衣,钻进被子里,搂住水清弦说:“姑姑,等少冰成了圣女,少冰偷偷带姑姑去看看真正的东街西街好不好。”

“嗯。”

“姑姑为什么一直想去宫外。”

“因为,没有去过。”

“姑姑真可爱,世界那么大,姑姑有那么多没去过的地方,姑姑是不是都想去,哪里去的完。宫外可没有姑姑想得那么好,姑姑生的如此貌美,去了宫外,少冰可担心了。”郑少冰说完笑了两声,水清弦没有回应,她并不喜欢她的容貌。

见水清弦没有接话,郑少冰换了个话题:“当年少冰第一次见姑姑,就觉得姑姑真是天人之姿。少冰觉得如果真有神明,一定就长得如姑姑一般。姑姑,你第一次见少冰怎么看的?”

“没有太在意。”

“我就知道,当时我们几十个小孩子都跪在下面,姑姑,你从我们面前走过,目光好似在注视我们,但是少冰却觉得,姑姑你什么都没看进去。那时,你选择了我,然后问我,你愿意同我一起侍奉神灵吗?我一点都没有犹豫的回答了我愿意。”

“你既然知道你是来侍奉神明的,你就该明白圣女应该……”

水清弦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轻笑一声的郑少冰打断:“我的回答是,我愿意和你一起,圣女大人。我从来都不是愿意侍奉神明,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姑姑。”

水清弦转身,看着郑少冰,不敢相信的问:“可是那个时候你还那么小。”

郑少冰对着水清弦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眼睛都在闪闪发亮:“是啊,那个时候我还那么小,我就想和姑姑在一起。只是那时,我不知道这种爱慕之情和普通的感情有什么区别,我只知道,我喜欢和姑姑呆在一起,姑姑开心,我就开心,姑姑不开心,我也不开心。等我弄明白我对姑姑不仅仅是依恋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我爱慕的人是如此的完美,姑姑漂亮,温柔,善良,世间一切美好的词汇都可以放在姑姑身上。”

郑少冰一脸憧憬,水清弦却不愿直视,自己配不上那么好的形容,她只是空有一副好的皮囊,里面是肮脏而又堕落的灵魂。她不明白郑少冰为什么会爱上她,爱到底是什么,无论赋予它多么美好的形容,本质不就是肮脏的欲望,占有欲、情欲混合的产物。或许这就是惩罚,肮脏的欲望配上肮脏的灵魂,但是为什么是郑少冰?她应该是冰清玉洁的圣女,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妄念。

郑少冰只把水清弦的低头当做害羞,她从被子里摸索到水清弦的手,十指相扣,放到唇边,轻轻的吻着:“姑姑,为了你,少冰可以做一切。”

水清弦强忍住把手抽回来的冲动,轻声问:“这世间真有大师技艺高超到能复原山河壮丽之景?”

郑少冰认真的点点头说:“有,京城内就有几个享受盛誉的大师,以画工精准而着称,无论是山河壮丽的自然之景,还是车水马龙的人文之景,都跃跃纸上。”

“真的?”

“姑姑想看哪里的?我让他们画便是,画完姑姑自然知道。”

“那就,京城内外吧。”水清弦尽量以放松的姿态说出答案。

“为什么是京城内外,姑姑不想看一些着名的景色?”

“因为,只有京城内外,我才有机会知道是否精准,跃跃纸上。”

“好,等少冰成了圣女,少冰带姑姑去看好不好,看看他们是否是大师之作。少冰明日就让他们去画,画完就呈送姑姑鉴赏。”

“嗯。”水清弦稍微放心了一点,似乎,郑少冰并没有起疑。

“姑姑,已经不早了,早点歇息吧,明日还要一起逛东街呢,姑姑一定喜欢。”

“嗯。”水清弦说完就闭上了眼睛,没有再转身背对着郑少冰。

郑少冰吹灭蜡烛,将水清弦揽入怀里,也安稳的闭上了眼。

第二日一早,水清弦任凭郑少冰打理好,再问水清弦想穿哪件衣服时,发问:“平日百姓逛街都穿什么?”

郑少冰恍然大悟得说道:“确实,姑姑每次都穿神宫的服饰确实无新意,也怪少冰没有准备好,姑姑穿少冰的衣服怎么样?”

水清弦点点头,郑少冰让侍女将几套衣服都拿来,皆是华丽异常,水清弦皱皱眉头。

“姑姑都不喜欢?”

“百姓,都穿这个?”

“姑姑是想微服私访吗?行,少冰让人去找找。”郑少冰对身边的侍女耳语了几声,侍女就欠身出去了。

“也是,少冰平日也不出神宫,这些衣服也确实不太像寻常百姓的衣服。”

等了将近一盏茶的功夫,出去的侍女就捧着两件衣服进来了,一件藕色女装,一件墨灰色蓝装,能看出都是新的,确实低调了不少。

“回殿下,都是未穿过的。”

“嗯。”郑少冰示意知道了。仔细为水清弦穿好,才给自己换上。

水清弦看着铜镜中的身影,果然比起神宫标志性的花纹,郑少冰华贵的服饰,这件藕色衣裙已经很不显眼了。虽然做工还算禁止,最起码没那么打眼了。

“姑姑,喜欢吗?”郑少冰从后面环住水清弦的腰,将下巴抵在水清弦的肩上,在水清弦耳边问道。

水清弦有些尴尬的想转头,却被郑少冰咬住耳垂,湿热的舌尖拭舔着,水清弦全身僵硬,心脏越跳越快,她能感觉到郑少冰放在腰部的手往上移动着,定在那处柔软上,隔着衣服揉捏着。

“姑姑着神宫的服饰时,总让少冰觉得姑姑是圣女,只可远观不可亵渎,而进入姑姑换上这寻常女子的服饰,是不是意味着姑姑不再是圣女了,是不是意味着少冰可以。”郑少冰的话没有说完,就埋入水清弦脖子处,贪婪的将吻印在上面。仿佛不满足似的拉开水清弦的衣领,露出雪白的香肩,留下一个个湿漉漉的吻。

水清弦感觉周身都弥漫起了黑雾,好像什么都看不清,什么都做不了,会发生什么?身体本能的感受到恐惧开始颤抖,脸上的血色尽退,一片苍白,寒意从指尖开始席卷全身,骨头都被冻得吱吱响。

“姑姑,你怎么了?”感受到水清弦的颤抖,郑少冰才抬起头来,就看见如此虚弱的水清弦,赶紧扶着她坐下。

“没事。”

“姑姑,我去叫大夫。”

“我没事,休息一会就好,不用叫大夫。”水清弦趴在桌在上,平复自己波动的情绪。

郑少冰在旁边等了一会,还是叫来了大夫,再三确认水清弦没事,才放心下来。本来定好的东街之行因为水清弦的身体,也只是匆匆而过,郑少冰觉得反正以后还有大把的机会,不急于这一次,一切还是以水清弦的健康为主。倒是水清弦想看的京城内外的画作,郑少冰不仅仅立即让人作画,还派人一天催一次,她想水清弦既然想见宫外的世界,自己目前又没有时间陪伴,看看画作解闷也是好的。

度过了悠闲的两日,郑少冰又投入到了繁忙中,答应水清弦的画倒是没多久就送到了她手中。水清弦将画作展开,当真栩栩如生,想来和现实也差不得多少。水清弦找到祭台的位置,几乎处于城中央,离东南西北四门都不近。但是正如郑少冰所说,确实是东街商铺林立,西街多是流动的小贩。祭典当日,西街可能会人烟罕至,反而是东街更利于藏身。穿过东街就是东门,东门外是?水清弦接着找到绘制东门外景色的画作,东门外是官道,人来人往。相信祭典结束也会有不少从京城离开的人,正好混入其中。到时可以沿途看看,是否有合适落脚的地方。

神宫的令牌她手上就有,银两银票她也不缺,伪装的衣服,也已经到手,路线也准备好。只差怎么摆脱监视她的暗卫。她不知道暗卫是不是像书上写得飞檐走壁无所不能,她对暗卫知之甚少,确实麻烦的紧。

连续几天,水清弦都没想到该怎么摆脱暗卫,离祭典的日子越来越近,水清弦越来越烦躁。趁着天气明朗,到花园里面走走散散心,在书房里面思索了几日都没想法,水清弦也知道强求不得。就如同拿到京城内外的画作一般,也许真的靠机缘。

花园里被郑少冰重写修整了一番,更添了几份曲径通幽的意境,不像是郑少冰喜欢的风格,倒是更符合水清弦的心思。水清弦顺着小石子路穿过竹林,眼前是一片开阔的池塘,成群结队的红色锦鲤在水中嬉戏,好不惬意。

“去拿些鱼食来。”水清弦转头对跟着的侍女吩咐,一会儿鱼食就被递到她手上。水清弦挑了块平坦的石头坐下,抓了一把鱼食撒入池塘,鱼儿们争先恐后的浮出水面夺食。换了个方向撒了一把,果然鱼群又汇集过去了。

水清弦突发奇想,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踩着石头,走到离水最近的那块石头上面,将手中的鱼食都撒在了脚下的水面,果然一大群鱼儿被吸引过来,红光闪闪的鳞片好漂亮。她蹲下来,伸手想要摸到水中的鱼儿,结果脚下一滑,跌入水池。

水清弦完全不会水,跌入水池的一瞬间,四面八方无处不在的水就淹没了她,视线一片迷离,完全不知道哪里是水面,四肢一点力气都用不上,只能颓然的在水里挣扎,直到身后有人抱住了她,水清弦迫不及待的想要攀住,慌乱中扯落了什么。

“圣女大人,已经安全了。”浮出了水面,接触了阳光,水清弦还惊魂未定,嗓子被水呛得生疼,眼中是不由自主留下的泪。听到身后的人说话,水清弦回头,看见是一个穿着夜行服的年轻男子。他将水清弦抱上岸,立即行礼退下了。身边的侍女呼啦啦都围了上来,春寒料峭,水清弦打了个寒颤,立马有侍女脱了衣服披到水清弦身上。

“圣女大人,请先这边避寒,大夫马上就到。”有侍女引着水清弦就近入屋,里面已经准备好热腾腾的水。水清弦脱了湿漉漉的衣服,才发现手上拿着一条黑色面纱,想来正是是刚刚那个暗卫的。水清弦泡在热水中,发冷的身子才有一点恢复。她不知道刚刚那个暗卫用了多久救下了她,想来很快,但是她一路上根本就没有发现暗卫的影子。这样的暗卫在她身边有多少,她该怎么摆脱?水清弦靠在木桶的边缘上,已经泡热的身子又从心底透出了点点凉意,她到底应该怎么办?

“砰!”门被大力的推开,水清弦慌乱的想要扯件衣服遮住自己,却发现里面一件干净的衣服都没有。郑少冰已经从屏风外面绕了进来。

郑少冰正在听着汇报祭典中应该注意的事情,就得知水清弦落水了,一句话都来不及交代,第一时间就赶过来。虽然路上就已经得知水清弦无碍,还是止不住的担心。知道水清弦在沐浴,也没有想别的,只是想看见她,立即看见她,确定一下她是否真的无碍。

等绕到屏风内,郑少冰已经忘记了她是来干什么的,她已经被眼前的美景迷住了。水清弦坐在浴桶里,眼神湿润,面色潮红,浑身赤裸,肌肤赛雪,她仅仅用双手抱住自己,掩盖尴尬,却遮不全胸前细腻的柔软,动人的曲线,飘在空气中的冷香。郑少冰站在水清弦面前,一句话都说不出,只呆呆的看着发愣。直到水清弦恼羞成怒的呵斥到:“你到底要看到什么时候?”

郑少冰面上一红,才讪讪地说:“姑姑,少,少冰只是来看看姑姑怎么样了,姑姑既然无碍,少冰出去等姑姑。”郑少冰说完就退了出来,端起桌上的茶壶,一饮而尽。

等郑少冰出去,水清弦才放开手,犹豫了半天,只能叫郑少冰:“这边没有准备衣服,我需要。”郑少冰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水清弦是和她说话,她觉得今天自己的脑子好像反应有点慢,忙不迭的回答:“姑姑稍等一会,少冰让人准备。”

等水清弦穿戴完毕,早已经恭候在外面的大夫为水清弦把脉之后开了一堆药,郑少冰还似不满意的让大夫又添了几副补身子的药。会诊结束,郑少冰也顾得继续商量祭典的事情了,直接把水清弦带回圣德殿,在床上安置好。

“姑姑,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这么不小心?”郑少冰坐在床侧,一边吹着手中乌黑的汤药,一边抱怨着水清弦。

“也没什么大事。”水清弦不甚在意。

“如果不是暗卫发现的及时,姑姑,你知道,你会怎么样吗?”郑少冰忍不住想把碗放下,好好的和水清弦说说事件的严重性。

“不少有暗卫吗?”

“暗卫也不是无时无刻都在啊,姑姑。从小你就告诉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轻易损伤。”

“暗卫有不在的时候?”水清弦抓住了话中的重点。

“嗯,最近事情比较多,暗卫都有自己的事情,我抽不出那么多人保护姑姑,所以姑姑你自己要小心。”

“我知道,你最近很忙吗?抽了那么多暗卫做什么?”

“一点点宫外的小事,姑姑想知道我等下细细和你说,你先把药喝了。”

水清弦硬着头皮一饮而尽,嘴中真是又涩又苦,难受的紧,郑少冰将一颗甜枣塞入水清弦口中。

“姑姑知道这药不好喝了吧,大夫说了,至少还要喝半个月,让你下次还不注意。”

水清弦没在乎这些,继续追问:“暗卫都去干什么了?”

郑少冰本来准备让水清弦休息,看水清弦实在感兴趣,用枕头垫在水清弦腰后面,又将被子掖了掖,才开口:“告诉姑姑也无妨。姑姑记得我作为圣侍做炼心阶的时候的神光吗?”

“嗯。”

“那是西域一种奇石,放在阳光下暴晒一个月,然后放入不透光的容器中,当需要时将容器打碎,就可散出万丈光芒。但是这石头一难找,二必须连续暴晒一个月。所以很多暗卫都被派出去办这件事了。”

“那今天救我的是?”

“怎么了。”

“我想谢谢他,不小心把他的面纱拽下来了。”

“没关系的,少冰会代姑姑谢他的。”

“暗卫都这么年轻这么厉害吗?飞檐走壁的那种?”

“每个暗卫擅长的不同,我放在姑姑身边的都是相对身手比较好的,方便保护姑姑。”

“那你身边呢,你不是说很多暗卫都派出去了吗?”

“姑姑不用担心我这边了。”

水清弦瞪了一眼郑少冰,郑少冰立即投降:“好吧好吧,我留两个人保护姑姑,剩下的人就当我从姑姑这边借的,保护自己好不好。但是,姑姑,你怎么知道我身边没有暗卫了?”

水清弦看着郑少冰说:“暗卫都会飞檐走壁,我总觉得,如果你身边还有暗卫,你应该会飞过来。”

郑少冰看着水清弦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姑姑真是太可爱了,一本正经的说着笑话,但是,真准。她已经把所有暗卫都派了出去,除了水清弦身边的四个人。这四个人是很早以前就放在水清弦身边了,专门用来保护水清弦的安危。就算汇报水清弦的动态,都不需要这四个人来传递,他们只需要保护水清弦。得知水清弦落水后,郑少冰恨不得让暗卫送她过去,可惜一时身边无人。不是郑少冰托大,而是神宫内封闭,想混进个人也难,而且还有守宫侍卫可以调用,真说危险也算不算危险。只是水清弦是她放在心尖上的人,不管如何,她都希望护她周全。

也许你还喜欢

夜夜嚕2017最新在线 狂潮by甜茶

“抱歉,飞龙大人正与客人进行商谈,二位不太方便进入。”立着的两尊门神干巴巴地回绝了两

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 老钱家的儿女

端木无忧挑眉淡淡的看着,那人的剑呈乌色,剑身比其他的剑稍长些,他向端木无忧走来的时候,握

放松别这么紧张_美女校花的贴身高

来到龙成轩刚才接电话的榕树下,张小莫选择了接通电话:“我是张小莫。”“小莫,你现在在哪

撕开奶罩揉吮奶头 宝贝 自己 玩 荡

汴京城的夜带着浓重的繁华色彩。无情不曾有多少机会在这种时候看到这样的万家灯火。他

用性器具的调教校花 搞完儿媳妇搞

第四章密林埋至亲寸心到达时,宴会将要开始,洞庭湖一派喜庆。宴会中洞庭幼女粉雕玉砌的很

你逃不掉的 乖 把它吃下去—盛夏,

You突然一拍桌,“那当然,拉不住还可以抱住,抱不住还可以吻住。”果粒澄:“……”我看你也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免费阅读 离婚

公孙曼不负所托,翻进了凤子柏的王府,冒着生命危险找到了凤子柏谋逆的证据:龙袍玺绶。但她

翁熄系列乱老扒 啊快点啊深点用力

正值黄梅时节,霪雨霏霏,连日不开,沉沉天色压得人心头喘不过气。这雨下了三天,丧钟就连着报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他埋在两腿

诊疗室的门一关上,江心就默不作声的给含樱跪下了,希荣德想拉起她,她固执的跪着不理,希荣德

玉女校花的呻呤 乡村全家乱欲小说

砂糖觉得自己像是先被男人花言巧语搭讪,之后发现对方是个渣男……有点不爽但是也根本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