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次3p详细过程 为什么堵奶吸通时针刺般疼

“就不能放过他们吗?”我在休息室门很无奈的问。

他们几个刚刚海面作战回来,迫使大天使号降入奥布领海。

“不能,因为我们是军人...。”阿斯兰看起来很难过,回来就趴桌子上不说话。

“下次我要在他脸上绣朵花!!!”伊扎克愤愤的叫嚣,捏爆了一个罐装饮料。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他指的是基拉。

唉,看来要想阻止他们互相捏巴死,得想别的法了。我不想看到任何人死,不管是尼高尔、托鲁、穆还是克鲁泽......

我叹了会气就去厨房做饭,他们几个现在嘴刁了,不吃军餐,一天到晚跟我屁股后面混饭吃。在他们的撒泼下,舰长还在休息室旁边搭了个小型厨房。我觉得自己都快变他们的保姆了。

“开饭了开饭了!”我在厨房喊“谁帮忙把饭端出去?”

休息室里一个应声的人都没有。

我把脑袋伸出去望,迪亚哥正在离我最近的位置趴着看书。

“别看了别看了!”我气呼呼的走到迪亚哥跟前啪的把他的杂志合上“一天到晚的看这些不健康的书刊,你老师以前是怎么教你的!?小小年纪就不学好,你以后准备报考流氓啊!!”我把杂志抽出来丢进垃圾桶“以后你在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就让你每天抄20遍《论语》!”

迪亚哥站起来瞪大眼睛盯着我张了张嘴“你。。。。。。”

“怎么,不服啊?”我插着腰回瞪他,我心情坏着呢。

“不敢不敢。”迪亚哥嘴里嘟囔着赶紧跑去帮忙往外端午餐。

看来孩子就得狠打,看,老实了把。

午餐时只有尼高尔安分的吃饭,迪亚哥又捧了本书《地球百科--动物图鉴》边吃边看(我向舰长借来让他长知识的),看来他这个没事捧书的毛病是不好改了。伊扎克跟阿斯兰在那里来回抢遥控器,小伊要看足球,小兰要看政治新闻,两人互不相让。后来争夺中伊扎克打翻了饭盒溅了一地,我一生气把电视调到--慢性病预防与治疗讲座上,这下两人才不闹了。

“放着我来放着我来!”吃完饭尼高尔很热心的帮忙收拾餐具,我出去接电话。

我刚拿起电话就听‘哗啦’一声,跑过去一看,小尼把餐具全摔地上了,汤滓溅的到处都是。

“。。。。。。”

“我..我来打扫..。”小尼观察了一下我的脸色,迅速去摸打扫的工具。

“出去——出去——”我闭眼深呼吸,在事情没搞的更糟前把尼高尔推出去“拜托~以后不要接近厨房好吗?”我微笑着对他说。

“恩恩!!”|||||||尼高尔一个劲点头,然后瞬间退的老远。

“这头牛为什么没有犄角?”迪亚哥疑问的抓抓脑袋,然后小心的迈过一地的油渍,走过来指着书上的某一张图鉴问我。

“...我看看。”我打扫中放下工具擦了把手,接过他的书。

“.....牛没有犄角的原因有很多”我看了下图鉴后说“有些是因为基因原因天生就没有,有些是因为抵角折断了,还有些是因为生病失去了...而这头,为什么没有犄角....。”我说“那是因为它是一头驴。”

我都无语了,PLANT都是怎么教育小孩的???

“看来身体面积大了有好处啊,浮力大啊~。”迪亚哥比方着我的宽度说,其他人都在后面低头窃笑。

“你不就想说我肥吗!哎,这证明我身体好....跟某一些人瘦得跟猴一样!”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我恼怒的躲到岩石后面,使劲扯下身上裹的紧紧的潜水服,换上工厂的衣服,到潜入奥布那话了。

“奥布还真是繁华啊~”走在大街上我长吁短叹,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人们看起来都很幸福快乐,一点都没有战争的样子。

“我们要不要在这里留张影啊~。”走到一处广场前我快乐的拉着迪亚哥提议,他有带相机来拍美女。

“我不要,每次迪亚哥给照的都像死后挂的遗像。秽气。”阿斯兰说着带头走进一家大商场。难得出来一次,顺便好好置办下日用品。

因为伊扎克老埋怨军队里发的洗发水都把他的头□□白了。

“好像我多稀罕给你照似得,回回板着个脸跟僵尸一样,我照着还别扭呢。”迪亚哥被他一说不高兴了。

“不照就不照。”我撅着个嘴跟他们屁股后面进入商场。

半小时后,他们在前面蹦蹦跳跳,我提着大包的东西摇摇晃晃的走出来。

里面大部分都是尼高尔买的乐器,什么竹笛竖琴萨克斯....本来他要买一套架子鼓的,让我死命给拦下了。

奥布虽然是个好国家,但由于是战乱时期,所以这里的逃难人员就特别多,虽然政府给予了救济,但周围还是不乏见衣衫褴褛的人。

那几位少爷一出商场的大门,就把身上所有的现金换成钢蹦,在路边挨个发钱。

“每次我一听见别人喊我大爷,心情就倍爽!”迪亚哥发完了自己的又去抢阿斯兰的,两人在那里吵吵闹闹。

我不知道该形容他们善良还是有病。

“呶呶~~你要不要~”尼高尔也不管他买的战利品,跑去买了一大堆冰激凌抱着边走边吃。

“吃那么多会拉肚子的~!”我不满的嚷嚷,把东西都塞给我提着,你们还是不是人哪。

“才不会呢。”尼高尔不理会我的劝告,跑进发钱的阵营。

果然,没到中午小尼就开始肚子痛了,嚷着要上厕所。

“我们在这买菜,你速去速回。”路过一个菜市场阿斯兰查阅购物清单后说。

岛国的蔬菜好贵啊!我跟买菜的老板狂砍了半天价,才便宜我几毛钱。我刚要付钱,突然想起刚刚买了一堆日用品钱不够了,就赶紧向他们几个求助。这时,一个男人走过来不小心撞了我一下。

“信用卡行不行?”阿斯兰掏出一打卡,光看那卡的厚度就知道他爹八成也不是什么清官。

“我们是小本买卖。”老板摊了下手,示意不能刷卡。

“喂,我的现金刚才都发完了...。”阿斯兰小声的转过头对伊扎克嘀咕。

“你明知道我没钱!”伊扎克一副被羞辱的表情,看来还在介意那次请客。

“我就剩这么多了。”迪亚哥从怀里掏了半天摸出一把钢蹦。

“不知道够不够...。”我嘟囔着把刚蹦递给老板,然后伸手掏自己的钱包。这一掏才发现钱包没了。

“咦?怎么没了呢??”我忙乱翻口袋东翻西找。

老板对我们投来BS的目光。

也许你还喜欢

夜夜嚕2017最新在线 狂潮by甜茶

“抱歉,飞龙大人正与客人进行商谈,二位不太方便进入。”立着的两尊门神干巴巴地回绝了两

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 老钱家的儿女

端木无忧挑眉淡淡的看着,那人的剑呈乌色,剑身比其他的剑稍长些,他向端木无忧走来的时候,握

放松别这么紧张_美女校花的贴身高

来到龙成轩刚才接电话的榕树下,张小莫选择了接通电话:“我是张小莫。”“小莫,你现在在哪

撕开奶罩揉吮奶头 宝贝 自己 玩 荡

汴京城的夜带着浓重的繁华色彩。无情不曾有多少机会在这种时候看到这样的万家灯火。他

用性器具的调教校花 搞完儿媳妇搞

第四章密林埋至亲寸心到达时,宴会将要开始,洞庭湖一派喜庆。宴会中洞庭幼女粉雕玉砌的很

你逃不掉的 乖 把它吃下去—盛夏,

You突然一拍桌,“那当然,拉不住还可以抱住,抱不住还可以吻住。”果粒澄:“……”我看你也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免费阅读 离婚

公孙曼不负所托,翻进了凤子柏的王府,冒着生命危险找到了凤子柏谋逆的证据:龙袍玺绶。但她

翁熄系列乱老扒 啊快点啊深点用力

正值黄梅时节,霪雨霏霏,连日不开,沉沉天色压得人心头喘不过气。这雨下了三天,丧钟就连着报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他埋在两腿

诊疗室的门一关上,江心就默不作声的给含樱跪下了,希荣德想拉起她,她固执的跪着不理,希荣德

玉女校花的呻呤 乡村全家乱欲小说

砂糖觉得自己像是先被男人花言巧语搭讪,之后发现对方是个渣男……有点不爽但是也根本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