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和尚避雨—桃儿销魂艳婢全文

“还有,以后不要轻易给我打电话,有事我会找你”

季宽冷眼看着她摇摇欲坠的身体,他已经铁了心。

从现在开始,他要从心里彻底抹去这个女人,这个不再属于他的女人。

曾子希茫然得点点头,只希望时间快一点过去,不想再见到他,再也不想。

一阵短暂的寂静。

季宽突然走到曾子希身边,伸出手一把将她揽入怀里。

“最后一次”

他的话仿佛像呢喃的咒语,曾子希的眼泪成线的掉下来,她的手紧紧圈住他,温暖的力量唤起压抑的情感,为什么?为什么是他?

她好不甘心。

她爱他啊,为什么是季宽!

“忘了我吧”

耳边的话是诀别,他还是让她如此痛苦得回到残酷的现实里。

他抽离开自己身边,没有一点留恋的。

曾子希就像一个被人丢弃的玩偶,一如深埋在儿时记忆里那撕心裂肺的可怕景象。

为什么没人肯要她?

季宽已经允许自己最后的放任,他头也不回得走了出去,这,就算是了结了吧。

正压抑着,手机响了起来。

是云翔,他接了起来。

“哥,今天父亲会去云杉吗?我不想…”汪云翔吱吱呜呜的,听起来情绪很低落。

“怎么,你现在要回去了吗?”季宽听出来他的话外之音,云翔今天晚上打算继续住在云杉,但是又怕在那里碰见父亲。

“恩,子希没来学校”

他的回答让季宽恍然大悟。

“父亲今天上午要过来开会,你还是上完课再过来吧”季宽说着,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昨天晚上他已经答应云翔,在没有说服父亲改变心意之前,同意云翔一直住在云杉。

“那好,哥,你忙吧,我挂了”

听完季宽的话,汪云翔泄气得挂了电话。反正子希不会来学校,他想着回去休息一下,但是如果在云杉撞见父亲,他一定会把自己逮回家的。

这一次他已经下定决心,如果父亲不同意他和子希交往,他就永远不回家。

季宽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若有所思。

拿出电话拨了号码。

曾子希在长椅上呆坐着,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手机铃声响起来,划破寂静的空气,吓了她一跳。

现在曾子希只要一听到这个声音,神经就会不自觉得高度紧张起来。她闭着眼睛,不想知道是谁,心情糟糕透了。

脑子里很乱,他的身影他的声音无处不在,她快疯了。

深呼吸,她需要冷静,现在还在医院,她不能失控。

手机铃声还在持续不断得响着,让人抓狂。猛地睁开眼睛,才发现是季宽的电话,他们才刚分手,他还有什么事情?

不接是不可能的。

她现在完全受控于他,这些钱她拿得并不踏实。

刚刚按下接听键,季宽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在干什么?这么久不接电话”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怒气。

“你有事吗?”曾子希的声音显得客套而生硬,她不像再和他扯上一点关系,他带给自己的,只有痛彻心扉的回忆。

“刚刚忘了说,你今天必须去学校”季宽冷酷的声音没有一点温度,两个人好像在转瞬间变成了陌生人,仿佛从未相识过。

“为什么?”曾子希惊呼到,他明明知道沐源哥现在正在手术室里,她怎么可能离开这里到学校去呢?他到底在说什么。

“汪云翔一直在学校等你”

季宽的话让曾子希恍然大悟,可是这算是什么荒唐的理由!

沐源哥现在还在手术室,不知道有没有脱离生命危险。他怎么能这样对她!怎么能就凭他们的一时高兴,完全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他,简直是恶魔。

“我想你清楚应该怎么做”

见曾子希默不作声,季宽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他现在心里只有云翔,只要他快乐幸福,自己什么都愿意做,在所不惜。

云翔是这个世界上他唯一的亲人。

汪云翔在学校等她

手中的电话“嗖”得一下滑落在地上,眼里布满了委屈的泪水。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残忍!

心碎了一地,再也补不回来。

她很想一走了之,远远逃离开这个未知的可怕阴谋。可是她却收下了他的钱,是的,她需要这些钱,需要这些救命钱。

曾子希别无选择,激动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

她能怎么样呢?

去学校去学校,汪云翔在那里等着她。

季宽的话像咒语一般萦绕在耳畔,她必须得照他说得做,不能说一句“不”,否则他就会…

那个后果她不敢去想。

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沐源哥能好好活下去,就算牺牲掉她一生的幸福,也值得。

幸福?

这个词离她好远,也许她从来就不应该期盼什么幸福,从小她就是一个没人要的小孩,要不是沐源哥和佩琳,她恐怕早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吧。

心里好难过,曾子希紧紧抱着自己,强烈的孤独感涌上心头,她能依靠谁呢?

也不知道独自在这里坐了多久。

直到身边不时有人走过,曾子希才意识到,时间已经不早了,医院的人开始多起来,不知道沐源哥现在情况怎么样,捡起地上的手机,曾子希拖着疲惫的身体跑了回去。

她离开这么久,佩琳一定担心她了。

远远走过去,手术室的红灯还亮着,手术已经超过十个小时了,心里很着急。

佩琳安安静静得坐在椅子上,显得很憔悴。

曾子希走到自动贩卖机前买了2杯热牛奶,走到佩琳身边,“谢谢”佩琳看到子希的身影,心里顿时踏实了不少,这度日如年的时间实在太难熬。

“佩琳,我今天得去一趟学校。刚刚班导给我打电话,说是有急事”子希眼神有点飘忽,要她在佩琳面前撒谎,真的是很难的一件事情。

可是,她不得不这样做。

“哦,那你赶快去,这里有我,你不用担心”佩琳的神情变化很快,她扬起一丝勉强的微笑试图让子希安心,但是子希能感觉到,她心里充满了不安和惶恐。

她不忍心丢下佩琳一个人,独自去承受如此痛苦的等待。

曾子希手里紧紧捏着那张银行卡,她什么都做不了,她不能留下。

“佩琳,这张卡里有一千万,密码是我的生日,等会你去把咱们欠医院的钱交了”曾子希颤颤抖抖得把银行卡递给陈佩琳。

两个女孩再次相望时,都已经是泪流满面。

“子希,这…”

她们紧紧相拥在一起嚎啕大哭,这段时间以来压抑在内心的痛苦和折磨像是全部爆发出来一样。

虽然子希没说,但是佩琳知道,这一千万绝不是那么轻易得来的,看着她这两天来情绪的巨大改变,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但是哥现在…

她确实顾不了这么多了。

冰美人班花

“佩琳,那我走了,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曾子希站起来,眼睛直直得盯着手术室上的红灯,心里压着一块大石头。

佩琳点点头,不舍得握着她的手。

望着子希渐渐离去的背影,陈佩琳叹了口气,她真得很不想一个人面对这未知的一切,她心里好害怕。

******************

曾子希跳上一辆公交车,学校离这里很远,她疲惫得把头靠在车窗上。

现在已经快到9点了,她不知道现在去学校,还能干什么?

就只是为了去见汪云翔一面?

多么荒唐的理由。

如何让佩琳知道,刚刚那一千万,是用自己的后半生交换的,她估计会暴跳如雷,说什么都不会答应自己这样做的。

但是,如果没有这些钱,沐源哥怎么办?

原谅我,佩琳,瞒着你做了如此重大的决定,为了沐源哥,一切都值得。

曾子希默默得在心底说,如果她一个人的牺牲可以换来沐源哥和佩琳的幸福,那么,她愿意。

想着想着,她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头很晕,沉下去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眼前出现一张特大号的人脸,曾子希吓得往后推了一下,背抵住硬邦邦的座位,好痛。

“曾子希,真的是你”

耳边传来高八度的声音,让曾子希顿时清醒过来,看清楚来人,原来是张楚,她的同班同学。

他话很多,而且声音很大,曾子希不是很喜欢他。

“你去学校吗?”见曾子希没有理他,张楚继续说道,反正他脸皮厚,今天居然运气这么好的在公车上遇到他们的班花,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和她搭讪的好机会。

曾子希是出了名的冰美人,平时要跟她说上句话,那可是难上加难。

见他杵在自己身边一动不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曾子希无奈得把脸偏向一边,现在她没有心情和他说半句话。

“子希同学,你不舒服吗?”张楚看见她脸色苍白,很虚弱的样子。

“你可以让我安静一会儿吗?”实在被他闹到忍无可忍,曾子希吼了一句,脑子里一片混乱,怎么这么倒霉就偏偏遇上他了。

“哦,不好意思,我以为你人不舒服,所以想问问你…”

张楚还在喋喋不休,曾子希狠狠瞪了他一眼,才乖乖闭上嘴。

他无趣得摸了摸头,难道自己哪里说错了,居然惹到她了,她可真高傲,难以让人接近。

阴魂不散的家伙

好不容易挨到下车,曾子希一阵风似得冲了下去,生怕身后的张楚会跟上来。

穿过校门,她犹豫着是不是该给汪云翔打个电话。

他是她的学长,他们并不在一起上课。

他在等她?可是她应该到哪里去找他才好。

一想到等会要见到汪云翔,曾子希顿时紧张起来。虽然他们平时在学校会经常碰面,只是经过昨天之后,有了那份契约,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不再寻常。

她该如何面对他?这个即将成为她伴侣的人。

伴侣?

曾子希被自己脑子里冒出来的这个称谓吓了一跳,对于自己这个新角色,显然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不知不觉她已经走到教学楼里,很安静,因为现在是上课时间。

站在过道里发着呆,余光瞄到一个人影,子希哀叹了一声,又是那个阴魂不散的张楚,她还真没发觉他是什么时候跟上来的。

“子希同学,要不要一起去食堂吃点东西,现在离下堂课开课的时间还很早”抓住一点机会,张楚又嬉皮笑脸得凑上来,一点都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曾子希无奈得翻了个白眼,根本不想理会他。

转了个身,就往反方向走。

张楚跟了上去,反正他有得是时间,今天他是卯上她了。

感觉到身后的人影,曾子希皱了皱眉,他可不可以不要来烦她,心情已经够乱了。

一直走到再也走不动,曾子希停了下来,坐到一旁的椅子上休息,好累,心很慌,大概是没有吃早饭的缘故,可是她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吃东西。

拿出手机看了看,没有佩琳的电话,不知道沐源哥的情况怎么样,手术顺利完成了吗?

想着思绪就已经飘远,眼神失去焦距,心不在学校里,她根本不应该来。

“子希…”

耳边响起一阵熟悉的声音,曾子希木木得朝那个方向望去,很多人朝她奔过来,她下意识得望后退了一步,定睛一看,那些人的脸,全部都是汪云翔,他们急切得呼唤着自己的名字,表情狰狞。

曾子希大叫一声,这是在哪里?

她跌跌撞撞得站起来,惊慌失措得想要逃跑,双腿却像灌了铅一样如有千斤重,动弹不得。

“你别过来!”

曾子希使出全身的力气推开眼前的男人,“子希同学,你怎么了?”

张楚被她狠狠推了一把,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是你…”

听清楚是张楚的声音,曾子希幽幽得睁开眼睛,眼前的男人分明就是她的同学张楚,哪里有汪云翔的影子。

鼓足勇气邀请她

曾子希大口得喘着气,刚刚自己是产生幻觉了吗?

太紧张了,仿佛随时都处在会和汪云翔见面的不安情绪里,她快要崩溃掉了。

“子希…”

那个声音有如约而至,很清晰。

她左右望了望,并不见人影,那分明是汪云翔的声音,她不会听错。

“子希同学,好像有人在叫你”张楚傻傻得杵在曾子希面前,他也听到了那个声音。

曾子希站起来,不远处跑过来一个人影,这一次她看得很清楚,果真是汪云翔,而且只有一个他。

她的心开始剧烈得跳个不停,这一刻,始终还是要来的。

“子希,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眼花了”

汪云翔气喘吁吁得跑到曾子希面前,脸上带着无比兴奋的表情,看到她身后的男人,微微皱了皱眉,这个人有点眼熟,不过他好像不认识他。

“恩,云翔学长…”曾子希扯起一抹淡淡的微笑,看着他满脸真诚的模样,心情很复杂。

她能感觉到,他对自己是真心的,只是感情这个东西,怎么能够勉强?男神掀桌:女人,别拔草8百度一下“男神掀桌:女人,别拔草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也许你还喜欢

夜夜嚕2017最新在线 狂潮by甜茶

“抱歉,飞龙大人正与客人进行商谈,二位不太方便进入。”立着的两尊门神干巴巴地回绝了两

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 老钱家的儿女

端木无忧挑眉淡淡的看着,那人的剑呈乌色,剑身比其他的剑稍长些,他向端木无忧走来的时候,握

放松别这么紧张_美女校花的贴身高

来到龙成轩刚才接电话的榕树下,张小莫选择了接通电话:“我是张小莫。”“小莫,你现在在哪

撕开奶罩揉吮奶头 宝贝 自己 玩 荡

汴京城的夜带着浓重的繁华色彩。无情不曾有多少机会在这种时候看到这样的万家灯火。他

用性器具的调教校花 搞完儿媳妇搞

第四章密林埋至亲寸心到达时,宴会将要开始,洞庭湖一派喜庆。宴会中洞庭幼女粉雕玉砌的很

你逃不掉的 乖 把它吃下去—盛夏,

You突然一拍桌,“那当然,拉不住还可以抱住,抱不住还可以吻住。”果粒澄:“……”我看你也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免费阅读 离婚

公孙曼不负所托,翻进了凤子柏的王府,冒着生命危险找到了凤子柏谋逆的证据:龙袍玺绶。但她

翁熄系列乱老扒 啊快点啊深点用力

正值黄梅时节,霪雨霏霏,连日不开,沉沉天色压得人心头喘不过气。这雨下了三天,丧钟就连着报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他埋在两腿

诊疗室的门一关上,江心就默不作声的给含樱跪下了,希荣德想拉起她,她固执的跪着不理,希荣德

玉女校花的呻呤 乡村全家乱欲小说

砂糖觉得自己像是先被男人花言巧语搭讪,之后发现对方是个渣男……有点不爽但是也根本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