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怎么进去 医生别摸啊摁摁 啊

第一章

乌衣听到手机响的时候还特意留意了一下时间:

4月30,难怪上课的时候小朋友们都个个心不在焉,五一长假近在眼前都规划着和自个儿的小男女朋友渡过一个不长不短的小假那效率是异常的低---

“唔,您好。”

话筒那边支吾了一下,先传来一串笑声“哟,贺先生,近日安好?”

再普通不过的问候,但是在他耳中还是能清晰分辨。

“...只要你不用打电话这种对你来说太过于猎奇的方式与我交谈,那么对我来说,一切安好,无痕”

他用空闲的手整理了一下昨天没有精神整理的文档资料,迅速的分类归档,分拣出垃圾文件。

“嗯...定义一下猎奇?”

“我认为你更倾向鱼你操纵飞刀把我的手信钉在我的门框上,这样我反而能讨一笔不大不小的维修费来,又或者...”他把不知道被某个小鬼什么时候放在办公桌上的电影简章扫了一眼,直接揉成团。“雇佣一只喜欢替人送信的伦敦猫头鹰?”

“不错的笑话。”

“哈希望你喜欢。”

“打嘴仗你从来不肯认输。”

“这可难说。”

“好了你就不会好奇下我说些什么呢?”

“或多或少吧...”

听到门旁边传来声响,手上动作不停,看着抱着满堆书的慕非贤闪进房间。

把书整理好,闲下了手,二指禅指示慕非贤靠墙站好。眼神死死定在慕非贤身上。

“就让我先解决好我手头的麻烦我再好奇吧。”

他按下挂机键,把手机放回桌上,双手撑桌,样子显的略微有些放松,但是慕非贤知道这是他发火的前兆。

几个眼神交流,慕非贤装的很无辜但是貌似贺乌衣一副更无辜的样子---

收拾了那几个眼神,贺乌衣回复了无表情。

“...非贤你又逃课。”

少年眼珠咕噜噜的转。

“呃...马列理论真的很无聊...”

“感情不是专业理论你就能逃的那么欢畅?”

“嘛,贺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

“住嘴,我又没有义务知道什么。”

“....法学院当初怎么没有要你?”

“打岔禁止,---因为我没有考,需要我帮你过法学考试么?”

“不要这样咄咄逼人啊...我又没有做错什么对不对...”

“再多说一句?”

“是我错了。”

每次都这样认错认的那么快....臭小子。

贺乌衣把理出来的书放在臂弯上,瞥他一眼转过身去放书。

“下不为例.”

他缓缓舒了口气,把书堆放在黑木桌子上----开玩笑这个时候再侵占贺乌衣的试验台那是自己找死了...

他瘫死在沙发上,翻过身去要去抓书看,被走过来的贺乌衣一巴掌拍开,

“放手,刚理好你又给我翻,要看书这本你拿去。”

慕非贤一脸疑惑的看着贺乌衣递过来一本书---这家伙一屋子书宝贝一样,难得递书给他。

“...我靠《马列思想综合400题》大哥这是什么啊?你是故意的吧?你是故意的对吧?!!”

贺乌衣装傻,挖了挖耳朵,示意不想听他说话。走回自己的桌前,从衣帽架上把贯穿的休闲西装挑下来,浅灰色的衬衫配上黑色素雅的却过于耀眼而诱人。

“毕邪说中午请客吃饭,不是一直嚷嚷我欠你一顿饭,借花献佛了,走吧。”

地点很正经...就是校外不远所有学生几乎都去过的茶餐厅。也是方便乌衣出行,毕邪坐在靠里的四人餐桌边,戴着金丝眼镜在看今天的晨报,直到贺乌衣扣了扣桌面才返回神来,向贺乌衣笑了笑,示意他坐。(对于又被无视的痛某人表示你们是不会懂的。)

“那么早就下课了...?不是说今天非贤有课你还压了压时间?”毕邪推了下手机滑盖看了下时间。

贺乌衣非常果断的白了非贤一眼。

“那谁说没有逃过课的大学不是人生啊。”

“...哦~非贤你又逃课?”

“你们两说相声呢?!什么叫那谁啊贺先生那谁是谁啊?!你认识谁叫那谁的啊?!还有什么叫我又逃课啊?!我何德何能逃了多少课啊?我哪有那么十三点兮兮的你们这是怎么回事义结金兰啊?!”

毕邪装傻的耸耸肩,贺乌衣拍打了下非贤的脑袋。

“...你小子饿傻了胡言乱语了?毕邪点东西,吃都堵不住你的嘴。”

“哥菜点齐了,啊,人来了?...”

听到有女孩子一声欢腾的向毕邪招呼,毕邪也抬头对那女孩笑笑,示意女孩子坐下。女孩子眉目很秀气,和毕邪也有点相像,长发在脑后利落的抓了个马尾。大眼睛很是好看。

“乌衣,我表妹毕璨。”

贺乌衣抬起头看着那个女孩子,淡静的眼神居然微微的起伏了下,一直盯着少女的眼神居然默默的冷下来。然后淡淡的唔了一声就算打完了招呼。

瞬间尴尬。

乌衣人虽然对陌生的人冷漠,但是这样子明显没有礼貌的行为实在是...

乌衣你怎么了...

毕邪轻轻的撞了下乌衣。示意他:干什么啊你。

“我见过,在我第一次见到毕邪的时候。”他垂下眼神,拿过桌子上摆放的烟灰缸,抽出烟来,细长的凉烟配上他不戴戒指的手非常好看,巧克力薄荷的味道很是好闻。

不对...

贺乌衣不是说过...除非是他份内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科学者,他很明白香烟对自身的伤害。

自己还特意要避开他6点的灵异时间而选择午餐的贺乌衣你不要那么凶残好不好...

慕非贤对毕璨显现出极大的兴趣一边帮贺乌衣打圆场“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别理他...”

“...你干嘛我妹子招惹你了?”

乌衣伸直手臂,手腕靠上桌子,轻轻弹掉烟灰。面向毕邪。

“你请我吃个饭也能给我招惹不是。”

“关我什么事情?!!”毕邪莫名其妙的瞪了一眼贺乌衣。夹了一筷子的鱿鱼圈嚼来嚼去。瞥一眼毕璨,真是一如既往的粗神经不在意,正在和非贤讨论所谓的考研事宜,两个小朋友欢腾来欢腾去。

“你家妹妹。”

他双眼淡淡的凝在毕邪身上。然后移开

“我家妹妹?”

贺乌衣你这样省略主语宾语谓语的话叫我回什么啊?

他站起身来,轻声呢喃了一声。“失礼了。”便把脸凑近毕璨---

毕璨被这样的行为惊的瞬间失去了方寸,手足无措的望向毕邪,毕邪示意他冷静。非贤白了贺乌衣一眼,移开了眼神。

然后贺乌衣----

他张开嘴唇,从嘴里喷出烟气,呼在毕璨的脸上。

按常理来说,是非常不礼貌,甚至粗鲁的举动。

虽说是凉烟,那么近也非常的刺鼻,毕璨被呛的咳嗽了两声,委屈的喊了声哥。非贤在一边手忙脚乱的拿纸巾并且小声的嘀咕:不要理他不要理他个死不正经的...

乌衣看着从少女脸上散开的烟气。眼球微微转动几下,喉咙里滚出了果然两个音节。然后瘫回座椅里。第一时间把烟摁灭。

“贺先生这样对女孩子不好哟...真是太粗鲁了吧你...我都忍不住要骂你...”

“你又那时那刻不想骂我粗鲁的你说说看吧...毕..小姐...?失礼了,刚刚。”

毕璨摇摇手,但是眼神已经略显不满。

“...想说什么?”

毕邪也倒是不恼,只是稍许压低了声音问乌衣。乌衣意义不明的摇了下头。压低声音靠近拿起玻璃杯喝柠檬茶的毕邪

“有...男朋友么?”

“啊我?!”呛了一记,贺乌衣你是搞笑艺人么...

乌衣程度很小的翻了个白眼“...毕邪你是搞笑艺人?”

还反将我一军你小子...

“你说璨璨?”

“...我是一点都不在乎你有没有男朋友的啊毕邪...”

“...一定要这样挖苦我吗...我问问---璨璨?”

“干嘛呀!!”

毕璨揉揉眼睛,不满的嘟了嘟嘴。

“有没有男朋友”

“...我就说你为什么来叫我吃饭,又是妈妈叫你来打听的?”少女灌了一大口奶茶,敲打了下桌子。

毕邪被她这样莫名奇妙的盯了一眼,不由得心虚起来:

呃...其实不是啦...

“啊呃...对..对啊...”

“嗯其实...”

好了璨璨你脸红成那样我知道你的答案是什么了...

“就是有对吧...”毕邪揉揉太阳穴---也对啊,不谈朋友的大学叫什么大学,不过马上就要毕业了...

不对这不是问题吧!

“那么就没错了...”

乌衣眼神停在窗外,温暖的午间阳光透过他的眼睛变成虚晃的冷色。

“我介意你和这个和你建立‘爱情关系’的人立刻分手,有什么东西,缠上你了。”

也许你还喜欢

污到下面滴水的小说 公交上被男人

从酒吧聚会结束,已经凌晨三点,景浩和王晓艺的男朋友送她们到宿舍楼下。大概是第一次去酒

巴厘岛异性按摩 滛男乱女在阅读全

“唉!”十三看着一直跪在佛堂那灵魂出窍的孔雪,只觉得这一切就像个无声电影,让人感到心痛

蔡徐坤是什么梗 他还停留在她的身

西原一边接过那包,一边不自然地笑道:“这么晚了,扎西该睡了吧,他睡觉最烦别人打扰,生起气来

一女多男辣文 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h

不说白玄七还罢了,一说他她总觉得有些怪怪地。一路行来,白玄七一直给人一种细心体贴的感

sm男虐女地下室调教 他的炙热抵住

从活动现场回来有几天了,大家又开始忙碌了起来,萧卓忙里偷闲,又回家看了一下爷爷奶奶,正当

大团结全文阅读 怎么才能学会喷水

冬日寒风的刺骨似乎与宴会现场的温暖那么的格格不入,而实际上,即使是外面,也是烟花绚烂,节

小说章分房睡_顶进去像是顶到东西

第二天,夏小夕自然是没打算跟龙煜泽一同前往公司,昨晚的事情,大家心里面都有所芥蒂。劳斯

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 小妖精…想要

参赛名单确定后,三所学校召开了紧急会议,德姆斯特朗的校长伊果.卡拉柯夫、布斯巴顿的校

我破五朵金花小说—武侠强奷女侠系

(谢谢各位的推荐和收藏,老五将会继续努力,将最完美的章节呈现给大家!)唐龙眉毛一挑:“怎么

林小喜的大学时代 哎呀太大了撑的

-192-男神继续问道:“那我的名字是什么?”我听着自己说话的声音都自发地带上了颤抖的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