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茎插入阴道 健身房内的禽兽教练h

接下来,李遥总是半梦半醒,他不敢睡实了,一点点的响动也能惊醒,醒了也不吭声,就张着一双猫眼石一般的眼睛,望着闻彦。

第二天天一亮,昨天的医生们又来了,这次却不是静悄悄的,拿起病历本就仔细询问起来。

“感觉怎么样?使得上力气吗?”

“不行。”

“这种力道按压,有感觉吗?”

“有。”

“小腿痛感明显,膝盖和大腿都有反应,你再试试发力。”

厚厚的被褥掀开,蓝白条的病服下头,右小腿的绑带缠得结实,李遥靠在软枕上,咬紧牙关发力,别说受伤的右腿,就连完好的左腿都只是抽动一下,根本无法正常动作。

为首的老医生推了推眼镜,和旁边的闻彦交换了一下眼神,一副欲言欲止的模样。

李遥苍白的脸颊上绽出一团血色,他怒不可遏的喊道,“有什么话直接说就好了,不要隐瞒我,是不是我的腿残废了!”

他已经受够了被欺骗的感觉,反正双腿又不是废过,最坏也不过是如此。

老医生将病历本挂在床头,无奈的叹了口气,“长得挺乖的,脾气怎么这么差,知道你睡了多久吗?”

李遥狐疑得摇了摇头。

“到今天,就足足一月了。”

一月?李遥哑口望向闻彦,闻彦点了点头。

“你的右小腿是绞进车轮里面,碾了一次,说实话,严重还是挺严重的,但也还没到残废的地步,毕竟你年纪轻轻,现在医疗这么发达,休养一下,就能完全康复。”

老医生拍了拍床头栏杆,“我们把你全身检查了一遍,脑袋没有血块,脊椎也没压迫神经,你再多躺躺,小腿都能养好了。”

老医生详细安排了检查程序,然后让闻彦一同走出病房。

其实该做的检查都做了一遍,而就李遥目前的情况而言,很明显是创伤后应激症。

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是指个体遭遇或者目睹死亡,或者肢体完整性受到威胁,个体出现持续的精神障碍。

患者的记忆中会频繁出现创伤的情景,甚至不自觉感觉创伤情景再次发生,就好像运动员在比赛受伤,就算已经完全康复,也有可能发生应激反应,觉得自己还在受伤的状态。

老医生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冲闻彦解释道,“大脑指挥四肢,在患者的思维里,他双腿不能使用,所以他就算能感知到疼痛,也无法完全指挥自己的双腿。”

病房外,枫林飒飒,碧空如洗,一派秋日美景,闻彦脸上却带着一丝凝重。

“患者的身体正在飞速好转,心却在不断往深渊坠落。”

经过一些列惊魂未定的检查后,李遥很肯定自己的一双腿保住了,虽然医生们都很好奇,明明身体机能是好的,为什么不能正常行走。

只有李遥心里清楚原因,足足瘫了两年,他早就遗忘了走路的本能,但是能重活一次,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

就连那些艰难枯燥的复建活动,李遥都甘之若饴。

洁白的复建室,地面上都铺着一层薄垫,李遥双手紧握扶手,双腿以一种可笑的姿态挪动,像是一位凄惨可怜的老人,可是认真的姿态,又好像蹒跚学步的孩童。

“你怎么突然从国外跑回来了。”李遥缓了一口气,腰肢不受控制的往旁边倒,被一双大手牢牢的把住。

李遥记得,闻彦的生父是一位外国商人,家教甚严,上一世,他们也不过打过寥寥几次电话,大多时候,都是通过网上留言的方式联系。

闻彦伸手摸了摸李遥背后汗湿的衣裳,“换吧,着凉了。”

李遥摇了摇头,他额前的头发都汗湿了,一双琥珀色的眼睛,亮得像是金色,肤色白得像是透明的,病号服空荡荡的。

“再训练一会儿,你还没回答呢。”李遥抓紧闻彦的手臂,勉强的站直。

闻彦抬眼定定看向李遥,深蓝色的眸色,深得几乎像是黑色,只是在某些角度,泛出一些幽蓝的色彩。

“好久没见你。”闻彦的话一出口,李遥倒是被噎了一下。

“闻彦。”李遥太久没有叫过这个名字了,此时心里一下什么滋味都有。

李遥的父亲是有名的文学教授,世代书香的那种,可惜李遥的身世却不光彩,李遥是在李父快五十岁才出生,二婚老夫少妻的结晶,李遥的母亲去世的早,李父又找到前妻复婚。

李遥的地位一下子就变得尴尬起来,他上头真的有个大哥,大二十多岁的那种,身边唯一同龄的朋友,便是闻彦。

闻彦住隔壁,比他大两岁,带着一块学习,带着一块玩乐,在一起的十年里,李遥就是闻彦的小尾巴,直到闻彦十八岁随着母亲回外国生活。

闻彦对于李遥而言,是好友,是哥哥,是老师,是最最能敞开心怀的人,可现下,他心底那些委屈却一丝都说不出口。

嗨,闻彦,其实我已经死过了一遍,我的腿其实早就瘫了,惊喜吧。

李遥一边苦涩的想着,一边又觉得,闻彦这种八风吹不动的人物,说不定也就是“嗯”一声当听到了。

他本来也没想从闻彦这里得到什么答案,对于李遥来说,除去生死,早没有什么大事。

出乎意料,闻彦却低声的说起往事。

李遥并非什么乖顺的性子,母亲早早去世,父亲强硬古板,他在这个家里就好像是多余的,考试故意写错答案,翘课去书店看漫画,还有足球砸碎闻彦家的玻璃。

“你当时就跟刚出生的羊羔一样小,躲在我的衣柜里,不敢跟李伯伯回家,急哭了,一个劲打嗝。”

李遥这次是真的脸红了,羞红的。

“哎呀,这个事....就别说。”李遥扯了扯闻彦的衣袖,眼睛瞟了瞟不远处的两个护士小姐姐。

护士小姐姐望天,装作不关注这里。

闻彦强健的胳膊,稳稳的圈住李遥的腰,腿虽然能动一动,但是腰部发力还是很勉强,很容易过劳损伤,时时都得有人扶着。

“离开六年,想着回来看看你。”闻彦认真说道。

李遥瞬间红了眼眶,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他心里真的有很多的话,想跟闻彦倾诉,可是不知道如何开口,即使是开口了,他也不想用让闻彦一起负担那些沉重的东西。

“我....没想到你去了一趟外国,还会说这种肉麻的话。”李遥稳住自己的声音,调笑说道。

闻彦望着这颗毛茸茸的后脑勺,圆圆的,长着两个发旋,笑的时候,头顶的短发会一颤一颤的。

“那什么时候走,怎么也得我出院以后吧,话说你这家伙去了国外,电话都难得打一通回来,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李遥随意的问道。

“不走。”闻彦突然说道,把李遥吓了一跳。

李遥心里乐开花了,嘴上却说道,“我记得叔叔家还有好多亿的家产呢,留在国内,以后可怎么继承呢,再说闻阿姨能准嘛。”

闻彦看了李遥一眼,眼神里都是了然,“我预备在国内开公司。”

“也对,再好都是别人家的,自己当老板才舒服呢。”李遥挥动两根面条似的腿,随口问道,“什么公司呀。”

“娱乐公司。”

李遥抬起头,脸上的笑意一点点的消退,只听得闻彦继续说,“你当我的艺人。”

李遥笑着,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笑得有多勉强。

“你开什么玩笑。”李遥毫无意识的提高了音量,“你觉得我现在是什么情况?”

如果没有闻彦搀扶,他站不住五秒钟就能摔倒在地。

李遥非要考戏剧学院,这才跟父亲彻底闹翻,演戏是梦想,可是他也明白,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再也不适合在娱乐圈发展。

闻彦脸上一丝表情都没动,薄唇微启,吐出两个字。

“撒娇。”

李遥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中,他陡然笑起来,别说走路了,站都站不住,左摇右摆像个憨态可掬的不倒翁。

“你也不怕把钱赔光了!”

闻彦认真思考了一下,“尽管来。”

也许你还喜欢

污到下面滴水的小说 公交上被男人

从酒吧聚会结束,已经凌晨三点,景浩和王晓艺的男朋友送她们到宿舍楼下。大概是第一次去酒

巴厘岛异性按摩 滛男乱女在阅读全

“唉!”十三看着一直跪在佛堂那灵魂出窍的孔雪,只觉得这一切就像个无声电影,让人感到心痛

蔡徐坤是什么梗 他还停留在她的身

西原一边接过那包,一边不自然地笑道:“这么晚了,扎西该睡了吧,他睡觉最烦别人打扰,生起气来

一女多男辣文 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h

不说白玄七还罢了,一说他她总觉得有些怪怪地。一路行来,白玄七一直给人一种细心体贴的感

sm男虐女地下室调教 他的炙热抵住

从活动现场回来有几天了,大家又开始忙碌了起来,萧卓忙里偷闲,又回家看了一下爷爷奶奶,正当

大团结全文阅读 怎么才能学会喷水

冬日寒风的刺骨似乎与宴会现场的温暖那么的格格不入,而实际上,即使是外面,也是烟花绚烂,节

小说章分房睡_顶进去像是顶到东西

第二天,夏小夕自然是没打算跟龙煜泽一同前往公司,昨晚的事情,大家心里面都有所芥蒂。劳斯

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 小妖精…想要

参赛名单确定后,三所学校召开了紧急会议,德姆斯特朗的校长伊果.卡拉柯夫、布斯巴顿的校

我破五朵金花小说—武侠强奷女侠系

(谢谢各位的推荐和收藏,老五将会继续努力,将最完美的章节呈现给大家!)唐龙眉毛一挑:“怎么

林小喜的大学时代 哎呀太大了撑的

-192-男神继续问道:“那我的名字是什么?”我听着自己说话的声音都自发地带上了颤抖的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