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来试试这个电动棒 霸道总裁攻软萌双性受h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其实我的灵感就是来自和和.我是个动漫迷来滴,现在我在看如果大家知道什么好看的动漫记得留言告诉我哦!~~~感激~~感激~~  什么?!我是女皇陛下

明天就是和辉约定决斗的日子了,这天在琉璃宫的庭院中光和亮都在帮我备战。这琉璃宫其

实是我的寝宫,因为现在光和亮都是我的妃子了,于是他们都和我住在琉璃宫中,说明一下我

们可不是睡一间房,他们是睡在琉璃宫里别的房间,如今搞起我三妻四妾十分头痛,在我们那,

多配偶制就很骇人听闻了,更何况我一女的还纳了三个帅哥当妃子,如果给我爸妈知道不知道

他们会不会昏倒,不过我的死党们倒是肯定羡慕,可爱的光,温柔的亮,还有那个坏脾气的

辉,不过一切都要我过了明天再说吧。“哎——”不由的叹口气“陛下别走神!看剑!”亮大

喊一声,唤回神游的我。我才突然想起现在亮正在教我剑术,看着亮刺过来的剑我吓了一大跳,

脚下一软,“碰!”一屁股坐在地上。光忙冲过来扶我,并责怪亮:“小亮,你小心一点,伤

着陛下怎么办?”说着又趁我摔倒在我身上蹭呀蹭。亮眼中装满了担心说:“臣妾,以后定当

小心,陛下没受伤吧?”“呵呵……”一个大男人称自己臣妾真是有点……,顿时额前三根斜

线“以后没外人你就自称亮吧,这“臣妾”我听着怪不舒服的。还有光也是哦!”我对他们

说。光“恩……恩……”两声抓紧时间继续蹭我。亮还是一脸担忧应道:“是!”其实我知道

他的担心,凭我恶补的七天剑术哪里是辉这当了几百年将军的人的对手。我现在才刚刚学会拿

剑,明天决斗的结果其实很明显。但是我不能就这样认输,船到桥头自然直,我要振作,于是

我哗的站起来:“我绝不认输!好!我现在就加紧练习。”说着提着剑舞起来,光和亮都楞住

了,光回过神来笑着小声对亮说:“呵,她真是特别。”亮也温柔的看着我:“是呀!”光突

然神色一暗:“明天你准备怎么办?”许久,亮挤出一句话:“她终于来了,我不会让人伤害

她的。”琉璃宫的庭院里我拿着剑乱舞着,旁边站着两个脸上充满思考的男人,花从树簌簌的

落下,像下雨一样……

决斗当天,在尚武殿中水星,光,亮,君君,豪威,连钟家兄妹都在。“哎!……”就算

人再多也救不了我,“唉——”又是重重的叹气。“女皇不要丧气。”种秀丽走过来所说,还

把他随身的配剑交给我:“女皇这把吟星跟随我多年,我已经交代它一定要保护你了!”说完

我居然听到那把剑说:“秀丽要保护的人就是我要保护的人。”天呀!我眼睛蹬得大大的。我

没听错吧,剑……剑居然会说话,刚想问秀丽什么回是就听到辉的声音:“女皇陛下,你还在

等什么?”

万分不愿意的走进比剑场。周围人的脸上都是浓浓的担心,我回头对大家一笑:“放心我一

定会赢的。”虽然这句话百分百是假话,但是我还是想安慰大家。众人微讶都回以会心一笑。

“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你都快死了!”辉的表情十分恐怖,带着邪邪的笑。我稍稍振作

“好,来吧……即使输我也不会输得那么轻易的。”输人不输阵,我回敬道。说着拿吟星做了

个接招的动作。他微微一惊:“吟星吗?,我的翔龙也不弱,以为那样就能胜吗?”什么?他

似乎很在乎我这把剑,是因为它会说话吗?“陛下别走神!”亮大叫一声。我回神时辉凶猛的

一剑正朝我刺过来。慌忙中我失去了主意,在这危机关头我发现身体居然自己动了起来。挡住

了辉那一剑,不对,准确的说是吟星带着我的身体挡住了那一剑。难道这剑是有生命的?!辉

并没有减弱攻势。连连出击,吟星带着我艰难防守连连后退,突然,我一脚踩上一块石头,重心不稳,摔倒了。“女皇陛下!”所有人惊呼,辉抓住时机向我发动最后致命一击。天呀,没

想到我年纪轻轻就要命丧剑下,连最后的遗言都没给我留,我不甘心呀,想起死党文静还欠我

一餐肯德基没吃,上次借了钱给贝梦霞他还没还,唯一欣慰的就是死了以后老师罚我抄的课文

不用抄了,等等!我在想点什么呀!总之就是我死得不值。看着那攻势凌厉的一剑我闭上双

眼,等待死亡的到来。可是许久却没动静,难道我已经死了?偷偷的抬眼一看一个身穿金色战

服的女子手拿剑为我挡住了辉的那剑,但是与他持剑相对的不是辉,而是一个身穿银灰色战服

的男子,战服上用蓝线绣的腾龙栩栩如生。两个人都全力以付相持着。“吟星快让开,为什么

要维护她!”银灰色战服的男子对穿金色战服的女子喊道。唉?!莫非穿金色战服的女子就是

秀丽给我的剑——吟星?那银灰色的衣服的男子难道是辉的剑——翔龙?接下来吟星的话完全

印证了我的猜想:“翔龙,让开的是你,他是女皇,我们等了几百年的女皇……难道你想杀他

吗?”我看见翔龙脸上明显露出为难之色:“这,这是主人的愿望,我必须完成,我不能违背当

年效忠的誓言!”“我也曾经发誓效忠主人,主人要我保护女皇,我也绝不退缩。”吟星的坚

持让我十分震撼:“吟星……”我刚想说些什么,只看见翔龙脸上闪过一丝悲伤:“那我们各

为旗主,你就不是我姐姐,我也不是你的弟弟了!”吟星一震:“那就只有这样了!”我心里也

一震,姐弟?!他们是姐弟!我在家的时候一直想要个兄弟姐妹,但是偏偏家里只有我一个孩

子,每当爸爸妈妈去上班后,我只能在桌子底下孤单的玩耍,每当晚上一个人时也只能躲在被

子里发抖,我多么想有个兄弟姐妹呀。可是……可是他们曾经也是对相亲相爱的兄妹吧,现

在……现在却要互相残杀!“翔龙,你在干什么,快解决掉他!”辉在一旁训斥着翔龙。“不

可以!”我大喊一声挡在吟月和翔龙中间:“为什么?为什么要互相撕杀?为什么要流血?你

们不是姐弟吗?最该患难与共的人!我要阻止你们!”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走到翔龙面前握

住他的剑头抵住自己的喉咙:“来吧,杀了我完成你的任务,但是答应我永远不要手足相残

了。”所有人都惊住了,众人高呼:“女皇不可!”一下子时间好像定住了,空气里弥散着紧

张的气氛。忽然翔龙的眼眶湿润了,吟星也泪流满面。一阵强光刺得众人睁不开眼睛,强光过

后,一把金色的剑,一把银灰色的见躺在我面前。他们变回剑了。辉好象受了很大的打击一脸

不置信的样子:“翔……翔……龙……”哼想到辉就有气,他就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刚想去

教训一下他,水星走了过来,扶我站起来。然后走到大受打击的辉面前:“我不允许你再胡闹

了,你这般不顾别人感受胡闹有什么资格挑战女皇,你已经输了,输掉了一个勇士的资格!”

辉再也支持不住了,虽然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但是泪水划过他的脸颊。许久,悔恨中的辉终

于冷静下来。抬头看着水星,清澈的眼睛里没有了仇恨和不满:“母亲我知道错了!”我不由

长长松了口气。呵呵这才对嘛,知道错了……等等?!母亲?!难道,难道他是在叫水星?!

不可能吧!正当我云里雾里时辉走到我面前单膝跪下:“臣妾愿意伴随女皇左右,赴汤蹈火万

死不辞!”我完全没听进去,还在灵魂出壳中。辉继续说:“还有刚才臣妾冒犯了陛下,请陛

下原谅臣妾。”我继续灵魂出壳。辉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吼道:“你这女人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我完全没在意他的嚎叫只是激动的拉着他的手:“辉,你刚刚叫母亲是叫水星吗?”辉愣

愣的答:“是呀……”“唉?!水星,水星看起来也就是十多岁的少女呀……当初我还惊叹那

么年轻的国师呢!”君君一拨他的绣发缓缓道来:“在我们碧落国没什么希奇的,你能看出光

有三百多岁吗?”那也就是说水星更老了,我一副我要昏倒的眼神看着水星,水星只吐出几个

字:“我四百六十岁。”亮看我一副惊恐的样子对君君说:“舅舅,陛下刚到这里不久,慢慢

解释,别吓着他。”“轰……”我已经被吓着了,我指着亮问:“你叫君君舅舅?!也就是说

他是水星的弟弟,而你和光都是水星的儿子?”亮和大家都给了我十分坚定的一个点头。我脑

子里轰的火山爆发,混乱呀……突然我感觉地转天旋,眼前越来越黑,只见大家都惊慌的向我

拥来,我想我是昏倒了。

“不去看看陛下吗?”辉对亮说。“可能刚才决斗用尽力气了吧,大家都过去了,没事的。”

亮回答。“如果我杀了他,你会杀了我吗?用你的乾坤!”辉看着亮手上紧紧握着的剑。亮只

是看着他并没有回答,半晌辉转身走了边走边说:“还好我没杀她……多久没看你这样握剑

了……”辉的身影消失在尚舞殿,亮仍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轻风吹过带来一阵花瓣飘过。他

喃喃自语:“我不会让你杀掉他的,我会在那之前……不止是你……任何人我都会……”

也许你还喜欢

污到下面滴水的小说 公交上被男人

从酒吧聚会结束,已经凌晨三点,景浩和王晓艺的男朋友送她们到宿舍楼下。大概是第一次去酒

巴厘岛异性按摩 滛男乱女在阅读全

“唉!”十三看着一直跪在佛堂那灵魂出窍的孔雪,只觉得这一切就像个无声电影,让人感到心痛

蔡徐坤是什么梗 他还停留在她的身

西原一边接过那包,一边不自然地笑道:“这么晚了,扎西该睡了吧,他睡觉最烦别人打扰,生起气来

一女多男辣文 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h

不说白玄七还罢了,一说他她总觉得有些怪怪地。一路行来,白玄七一直给人一种细心体贴的感

sm男虐女地下室调教 他的炙热抵住

从活动现场回来有几天了,大家又开始忙碌了起来,萧卓忙里偷闲,又回家看了一下爷爷奶奶,正当

大团结全文阅读 怎么才能学会喷水

冬日寒风的刺骨似乎与宴会现场的温暖那么的格格不入,而实际上,即使是外面,也是烟花绚烂,节

小说章分房睡_顶进去像是顶到东西

第二天,夏小夕自然是没打算跟龙煜泽一同前往公司,昨晚的事情,大家心里面都有所芥蒂。劳斯

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 小妖精…想要

参赛名单确定后,三所学校召开了紧急会议,德姆斯特朗的校长伊果.卡拉柯夫、布斯巴顿的校

我破五朵金花小说—武侠强奷女侠系

(谢谢各位的推荐和收藏,老五将会继续努力,将最完美的章节呈现给大家!)唐龙眉毛一挑:“怎么

林小喜的大学时代 哎呀太大了撑的

-192-男神继续问道:“那我的名字是什么?”我听着自己说话的声音都自发地带上了颤抖的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