馀生想被你撩_白诘洁第十三章

她真的瘦了很多。

这是时木南在心里第二次告诉自己:细胳膊细腿让他再也找不到当初那个微胖女孩的影子,过肩短发被及腰长发取代,长发很适合她。

趁着端菜上桌的空隙,时木南瞥了一眼朝曦乌黑浓密又有点蓬松的头发这么跟自己说到。

养生鸡汤、清蒸鲥鱼、红烧排骨外加一个煮南瓜。

朝曦已经记不清自己多久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的午餐了,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时木南一手托着一碗白米饭,转身的时候正好撞见站在桌边咽口水的朝曦。

看到这样的她,他似乎又看到了曾经的她。

“我终于找到我减肥失败的原因了。”

在盛夏的六月朝曦穿着一条刚过膝的白底蓝色碎花连身裙,手里捻着他刚爆好的大泥鳅,边吃边笑着说道:“那就是你,做什么都这么好吃,害我都没办法减肥。”

时木南端着两碗米饭走过来,望着她油腻腻的母指与食指,眉头微皱,万年不化的冰块脸上露出一丝不悦:“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掉用手捻菜吃的坏习惯?”

怎么又生气啦?

朝曦嘴巴大张,口里还残留着没有嚼碎下咽的泥鳅,心里咯噔了一下。

时木南将饭碗重重搁在桌上,回头捉住朝曦的油腻手,撩起身上的围兜,将两个手指头擦干净后才板着一张脸坐回去认真吃饭。

心有余悸的朝曦一下子就踏实了,她笑眯眯的感受着指尖上时木南留下的余温,心微微一动,从后面搂住他,额头贴着他倔强的后脑勺,轻轻说道:“时木南,我喜欢你。”

时木南,我喜欢你。

这是他们在一起时说得最多的话。

他就这样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因她而想起的那些往事,让他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或许他们之间不曾出现过时间的缺失与断层。大学毕业后,他努力创业并小有成就,她不离不弃陪伴左右,拼搏三年,买下彼此中意的房子,在第四个年头她如愿成为了他的妻,他继续对她指指点点,这就是他们过去的八年,谁都没有离开,谁都没有远走,一切只是从那个厨房走到了这个厨房,他继续给她做饭,她永远都带着感动。

滴滴滴……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让朝曦从对美食的渴求中清醒过来,她走过去拿起时木南的外套,回头冲他淡淡一句:“你的电话。”

时木南的脸色有点难看,搁下饭碗走过来,心里却在不停诅咒这个打来电话破坏气氛的家伙。

“……是我……现在……三十分钟之后不行吗……好吧,我马上赶回来……”

不等对方把话说完,时木南直接挂了电话,看得出他真的有点生气。

朝曦反而松了一口气:终于要走了。

拎着自己的外套,回头看了看那桌还来不及动筷子的饭菜,心里对秦可的怨气又多出几分: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打来电话?

“我有点事要马上回去一趟。”

一边穿外套,一边说着这些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跟她讲的话:“如果晚上再吃,记得要热一下,不能贪凉,你肠胃不好。还有就是,剩菜不要留到明天。”

朝曦有那么一刹那的恍惚,误以为时木南对她是真心的,但教训还不够深吗?

倒吸口气,严肃警告自己:朝曦,你想在一个坑了摔两次吗?别忘了八年前他是如何不声不响甩了你跑去和别人订婚的!

她没有抬头靠沙发而立,狠心向这个让她压抑了八年的男人设下第一道防备:“你为什么会来我家?你还没有回答。”

为什么?

时木南有点小小的吃惊,其实他也想问问她为什么,比如八年前为什么要离开?但他又怕听到一些令他嫉妒的答案,所以他不敢问。

经过这几个小时的短暂独处,他下定了决心,如其难受着放不下她,不如什么都不问给彼此一个从新开始的机会。

穿好外套,从右边口袋里摸出那张会员卡,放到沙发前面的三角小桌上。

虽然不想回答“为什么”,但朝曦的话还是让他意识到自己今天的行为过于鲁莽,至少他应该先告诉她:他仍是自由身,可以让她继续追求。

“我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你很清楚。”

我清楚,所以当初甩我就跟甩包袱一样干脆利落,连一个让我哭泣的借口都吝啬给予。

朝曦在心里默默说道。

“我今天来,就是想知道你是不是一个人,还好我没有白发一回疯。”时木南说这话的时候带着点小小的害羞,从来都是她对他讲那些腻乎的傻情话,没想到有一天会变成他对她讲,多少有点不习惯。

“以前你说要在三十岁的时候生下自己的孩子,我觉得这个想法很好。所以朝曦,你要不要……”

“我有孩子了。”

提到孩子,朝曦浑身颤抖,抬起头,一脸羞愧:“我不是一个人,我有孩子。”

时木南脑子轰的一下就被炸晕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朝曦口里说出来的。等到他确定这不是一个玩笑后,最先涌上心头折磨他的情感竟然是背叛,在那一刻,他只认清了一件事,这个女人是一个满身谎言彻头彻尾的大骗子!他几乎都要控制不住自己用双手拧断她脖子的狂妄念头。

“我今天真的是脑子发了疯才会跑来让你作践!”

时木南暴怒的脸上青筋突兀,目光比刀子还锋利,每一刀都恨不得在朝曦身上剜下一块肉。之前因朝曦而记起来的那些美好,此刻再看,只剩恶心。

“八年前你连一个理由都不给我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八年后我不管不顾跑来先敲你的门,在你允许我进来的那刻起,你就应该明白我是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带着目的来敲一个女人的门。朝曦,如果你真的不在乎我,你就不应该打开这扇门,你就不应该让我进来。”

他在说什么?

什么叫八年前我消失得无影无踪?

明明是你不要我的!

朝曦被时木南的一顿怒吼震晕了。

“你放心,我时木南不是一个死缠烂打的人。听好了,这个世界就算只剩你一个女人,我时木南也不会再稀罕!”

一通发泄后,丢下一室错乱,他狼狈而逃。

秦可赶到的时候已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一眼就看到了时木南的车,却找不到人,心里奇怪,再次拨打电话,仍是关机状态。

秦可呼了一口气,将手机牢牢扣在手里,绕着车子走了一圈,不满的嘀咕道:“这小子,到底跑哪儿去了?”

咔嚓

后座的车门毫无征兆的被人从车厢内踢开了,满身酒气,神志有点不清的时木南正横躺在后排座椅上,垂在坐垫下面的右手紧紧握着车子遥控器。

“这是怎么啦?”

秦可很是吃惊。

认识时木南快十五年了,在他的印象中,这个比他小三岁的男人永远都在用理智看待、思考所有事情,像今天这般失态几乎不曾有过,除了八年前那次。

“来的时候不还兴高采烈的吗?”

秦可实在不知道自己要怎样去安慰这个坚强得无懈可击的完美partner,但不说话又显得尴尬,只好说着这些有的没的。

“你还能起来吗?时木,能坐起来吗?”

“时木,你醒醒,卓明到了,你这样,他会生气的。”

“时木……”

“学姐……”

学姐?

怎么又是学姐?

秦可眉头一锁,这声学姐,八年前也听过。

“你为什么要离开,学姐?”

“这里没有学姐,只有学长,臭小子。”

八年前面对失控的时木南,他还能够插科打诨的戏谑,但今天的情况显然比八年前更糟糕,他有点于心不忍。

“时木?”

又叫了他一声,还是叫不醒这个悲痛中的人。

不知他把自己当成了谁,喷着浓烈的酒气,带着撕心裂肺的悲情,嘟嘟囔囔:“八年前是这样,八年后又是这样,难道我时木南就真的贱到可以让你如此随心所欲的抛弃?你说,你凭什么理直气壮?到底是谁允许你这样践踏我的真心?”

(未完待续)

也许你还喜欢

污到下面滴水的小说 公交上被男人

从酒吧聚会结束,已经凌晨三点,景浩和王晓艺的男朋友送她们到宿舍楼下。大概是第一次去酒

巴厘岛异性按摩 滛男乱女在阅读全

“唉!”十三看着一直跪在佛堂那灵魂出窍的孔雪,只觉得这一切就像个无声电影,让人感到心痛

蔡徐坤是什么梗 他还停留在她的身

西原一边接过那包,一边不自然地笑道:“这么晚了,扎西该睡了吧,他睡觉最烦别人打扰,生起气来

一女多男辣文 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h

不说白玄七还罢了,一说他她总觉得有些怪怪地。一路行来,白玄七一直给人一种细心体贴的感

sm男虐女地下室调教 他的炙热抵住

从活动现场回来有几天了,大家又开始忙碌了起来,萧卓忙里偷闲,又回家看了一下爷爷奶奶,正当

大团结全文阅读 怎么才能学会喷水

冬日寒风的刺骨似乎与宴会现场的温暖那么的格格不入,而实际上,即使是外面,也是烟花绚烂,节

小说章分房睡_顶进去像是顶到东西

第二天,夏小夕自然是没打算跟龙煜泽一同前往公司,昨晚的事情,大家心里面都有所芥蒂。劳斯

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 小妖精…想要

参赛名单确定后,三所学校召开了紧急会议,德姆斯特朗的校长伊果.卡拉柯夫、布斯巴顿的校

我破五朵金花小说—武侠强奷女侠系

(谢谢各位的推荐和收藏,老五将会继续努力,将最完美的章节呈现给大家!)唐龙眉毛一挑:“怎么

林小喜的大学时代 哎呀太大了撑的

-192-男神继续问道:“那我的名字是什么?”我听着自己说话的声音都自发地带上了颤抖的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