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晚上突然爬我身上—娇妻的江湖

嗯……

不用怀疑,夜未明在这里玩了一个文字游戏。

事实上,就算曲灵风不肯就范,他也绝对不会伤害这个小女孩的。

临时拿对方的亲人威胁是被逼无奈,但若真的伤了无辜,就是另一个概念了。

哪怕明知对方只是一个NPC,是一堆没有生命的数据而已。

但这并绝不是让人突破底线的理由!

别人如何认为的并不重要,起码夜未明选择在游戏中坚守自己的本心和底线!

还有就是,刚刚在苗人凤那里被扣了20点的侠义值,现在的他已经扣不起了,再扣就TMD成恶人了。

虽然神捕司不会因为他变成恶人而将他“逐出师门”,但负面侠义值对游戏体验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夜未明并不想体验那种过街老鼠的酸爽刺激。

所以现在的他,真心伤不起啊!

然而,夜未明没打算真的伤人这件事情,在他逼真的演技之下,曲灵风却是没能看得出来。加上在江湖人的印象里,似神捕司这种朝廷的鹰犬部门,通常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其形象绝对无法和他们心中的正义画上等号。

眼看着夜未明已经做出了挟持人质的事情来,曲灵风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冷哼一声之后沉声说道:“好!我这就按你说的做,你不要伤我女儿!”

说着,曲灵风右手一甩,手中铁拐已经脱手飞出,看起来好像是真的打算放弃抵抗。

见到这一幕,非鱼、三月等人不由同时松了一口气,但眼光毒如夜未明者,却发现了他在挥手扔出铁拐的同时,右手做了一个翻掌提气的动作。

随着这个动作很是轻微,很是隐晦,但夜未明相信他绝对不会看错!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隔空掌力?

心中有所猜测,其实现在夜未明只要将被他挟持的小女孩向前一举,投鼠忌器的曲灵风肯定不敢贸然出掌。

不过在电光火石之间,一个更加完美的计划却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跟着,他便装作浑然不觉的继续与曲灵风对视,手中青竹剑的剑锋却是拿来了一些距离,免得一会失手之上真的伤到这个小女孩就不好了。

下一刻……

“嘭!”

夜未明右肩之上猛地遭到一记重击,手中长剑几乎把握不住,身子更是被震得向后跌飞出去,重重的撞在酒馆的墙壁之上,头顶上飘起一个四位数的伤害数值。

-3386!

一次普通攻击,直接打掉了夜未明近半的血量!

而那曲灵风则是将左手的拐杖猛地在地面上一点,直接将脚下一块青砖击得粉碎,身子则是利箭一般向前冲出,持着铁拐的左手一揽,便将那个茫然不知错所的小女孩夹在腋下。

与此同时,之前被他随手抛飞出去的铁拐也已经在撞上房中一根木柱子之后反弹回来,被他随手接在掌中。

原来这一切的后招变化,都在曲灵风的计算之中!

双拐在手,曲灵风立刻对那小女孩吩咐了一句:“抱紧爹爹!”

小女孩也是听话,闻言双手立刻紧紧的抱住曲灵风并不灵便的大腿,而曲灵风则是双手一撑拐杖,径直朝着酒馆大门的方向冲了出去。

在与夜未明擦身而过的时候,手中铁拐突然一挥,径直朝着夜未明的左侧太阳穴打将下来。

从这一拐卷起的风声可以判断,这一下的力量,威力绝对还要超过之前的任何一击!

曲灵风恨夜未明挟持他的女儿威胁,终于不再顾忌的选择了痛下杀手。

夜未明见此,连忙挥剑相迎,手中青竹剑看似威猛无匹的一剑斩出,刚好撞上曲灵风的铁拐。

然而在剑拐相交的一瞬间,曲灵风却是感觉到夜未明剑中的内力含而不发,根本就是不求克敌,只求自保。

而他这一拐的力量,更被对方剑上这种奇怪的力量卸去了七七八八,剩下的余力虽然可以夜未明击飞,但却根本无法达到判定中伤敌减血的效果。

一击未果的曲灵风下意识发出一声轻“咦”,但并没有半点恋战追击的意思,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夜未明一眼,便再次一拄双拐,直接带着他的“大腿挂件”一起朝着前方弹射而出,顷刻之间便已经向消失在众人面前。

看着曲灵风父女消失的方向,一众玩家却是久久不语。

半晌之后,还是非鱼叹了一口气之后,率先打破了沉默:“没想到这个叫做曲灵风的BOSS竟然强到了这种地步,居然可以催发隔空掌力伤人!”

“若是早有防备,咱们定然不会让他轻易将人救走,而只要有那个小女孩在手,我们就等于拿捏住了曲灵风的弱点,纵然未必可以让他束手就擒,要将他引到游进布下的包围圈里,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夜未明这时却是自信的一笑道:“其实我早在他出手之前,就已经看出他的小动作了。”

“呵呵……”虽然按照之前的约定,非鱼不会在这次任务中和夜未明唱反调,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合适的时候嘲讽夜未明两句:“说实话,你这个逼装得很不高端。你如果没有发现的话,大家也不会怪你什么,但你却偏说你已经发现了。”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你已经提前发现了,为什么还让曲灵风救人成功呢?”

夜未明闻言却是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如果我说,我是故意让他把人救走的呢?”

众人闻言,不由齐齐一愣。

经过之前的几次接触,他们多少也对夜未明有所了解,最起码知道这家伙在人畜无害的外表之下,实则隐藏着一颗阴险充满智慧的心。

像他这种人,哪怕是做出这种看似愚蠢的决定,也肯定另有深意。

其中非鱼更是眉头一皱:“你是另有打算,甚至还想要不借助游进的力量,单凭我们几个生擒曲灵风?”

夜未明闻言平静的点了点头:“没错!”

“这怎么可能?”这次说话的是唐三彩:“那曲灵风面对我们就仿佛虎入羊群,我们如果没有人质在手,面对他的时候,除了团灭我想不出任何其他的可能性。夜兄你打算那什么和他对抗?”

“虎入羊群?这个比喻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听到唐三彩的比喻,夜未明笑了,跟着竟然就这么唱起歌来:“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

非鱼见状顿时皱紧了眉头:“夜未明,咱们现在一起执行任务,你就不要再卖关子了。如果有什么想法就直接说出来,毕竟,我怕那曲灵风随时都有可能去而复返,杀咱们一个回马枪。”

“能够想到这点,说明你已经成长了。”

夜未明欣慰的冲着非鱼点了点头,看得对方一阵火大,但他却不给对方抢白的机会,自顾自的继续说道:“其实我刚刚唱的那首儿歌,已经隐晦的指出曲灵风最大的破绽了呦。不过这个先不忙解释,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

()

也许你还喜欢

污到下面滴水的小说 公交上被男人

从酒吧聚会结束,已经凌晨三点,景浩和王晓艺的男朋友送她们到宿舍楼下。大概是第一次去酒

巴厘岛异性按摩 滛男乱女在阅读全

“唉!”十三看着一直跪在佛堂那灵魂出窍的孔雪,只觉得这一切就像个无声电影,让人感到心痛

蔡徐坤是什么梗 他还停留在她的身

西原一边接过那包,一边不自然地笑道:“这么晚了,扎西该睡了吧,他睡觉最烦别人打扰,生起气来

一女多男辣文 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h

不说白玄七还罢了,一说他她总觉得有些怪怪地。一路行来,白玄七一直给人一种细心体贴的感

sm男虐女地下室调教 他的炙热抵住

从活动现场回来有几天了,大家又开始忙碌了起来,萧卓忙里偷闲,又回家看了一下爷爷奶奶,正当

大团结全文阅读 怎么才能学会喷水

冬日寒风的刺骨似乎与宴会现场的温暖那么的格格不入,而实际上,即使是外面,也是烟花绚烂,节

小说章分房睡_顶进去像是顶到东西

第二天,夏小夕自然是没打算跟龙煜泽一同前往公司,昨晚的事情,大家心里面都有所芥蒂。劳斯

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 小妖精…想要

参赛名单确定后,三所学校召开了紧急会议,德姆斯特朗的校长伊果.卡拉柯夫、布斯巴顿的校

我破五朵金花小说—武侠强奷女侠系

(谢谢各位的推荐和收藏,老五将会继续努力,将最完美的章节呈现给大家!)唐龙眉毛一挑:“怎么

林小喜的大学时代 哎呀太大了撑的

-192-男神继续问道:“那我的名字是什么?”我听着自己说话的声音都自发地带上了颤抖的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