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兵宾阅读目录 纵我朝暮gl全文无防盗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恶补《今天开始做魔王》啊 所以更得不是很及时。

呜,大家鄙视我这个没操守的吧  窗外传来一阵骚动,女人尖锐的嗓音划破荥阳的安宁。

“死人啦,死人啦,大家快来看呀!”李明闻言眼睛雪亮,拉着晟浩直奔楼下加入了看热闹的大军。

出事地点在花楼的旁边一条僻静的巷子里,死者已经血肉模糊,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等李明赶到现场时,自己的大理寺丞爹皇甫大人已经在现场进行检查了。

仵作分析后报告,“大人,尸体面部遭到严重的破坏,无法确定身份,但从身上出现的尸斑来看,应该死亡不超过两个时辰。”

皇甫爹颔首,“辛苦了。来人,把尸体先送到义庄,然后盘查最近有没有失踪人口,再到荥阳府尹那里去备案。”

“是。”大理寺差役领命而去。

皇甫爹视力很好,眼角余光一扫就见到自己的女儿装作很害怕跟旁边的人道,“哎呀,好可怕啊!”说着害怕脸上却放着红光,脖子抻的老长。

被自己爹发现了,李明掸掸衣袖雀跃的上前,转头却不见了晟浩的人影。

“爹啊,有没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啊?”

皇甫爹按着鬓角,“你能消停的在家呆着就是帮你爹的忙了。”

李明很不服气,“爹,我能还原死者相貌。不过,您老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哦?女儿长大了,翅膀硬了,跟她老爹谈条件?要不要我回去跟你娘说说今天看见你和一陌生男人在外面啊。”

绿了脸,李明讨饶道,“我错了,爹。千万别告诉娘,要不我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娘往树上吊的。”

拍拍女儿的肩膀,皇甫爹沧桑的,“知道你爹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了吧。”

点点头,李明扯着皇甫爹的衣袖耍赖,“爹啊,就答应了我吧,我保证会复原尸体的。”

皱皱眉,皇甫爹道,“真能行?要是成功了我就答应你的要求。”

“好说好说,嘿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就是以后再有这种的工作爹你都得让我来,对付死人我是很拿手的。”李明得意的笑,总不能说自己专职就是干这行的吧。

“一言为定。”

“驷马难追。”

父女两人定下约定。看着爹走远的背影,李明从心底感激,这种无条件的信任,才是真正的亲人。

外面阳光正好,大殿的御书房里却透着阴凉,龙冠高系的皇帝陛下看着对着自己笑得华丽丽的晟浩,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

“呃,最近天气就要转凉,晟使要注意身体。”皇帝抽抽嘴角好不容易才蹦出了这么一句。

“谢陛下关心,能得到陛下的关爱,在下感激不尽。”晟浩如精心雕琢的脸上绽放风华绝代的笑容,皇帝差点沦陷其中。

稳稳心神,皇帝很头痛,再这么对着晟浩这张祸国殃民的脸,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只好心虚的开口,“朕是说,天气凉了,为了晟使身体着想,就不用总是往朕这里跑了。”

闻言,晟浩眼中一闪而过的伤痛映进皇帝的眼底,皇帝陛下的小心肝呼的抽了一下。

晟浩起身,朝御案走去,皇帝往龙椅的阴影里缩了缩。只要是和晟浩单独在一起,皇帝总是处于下风的状态,这让每天被山呼万岁的皇帝陛下十分的不爽。

但也仅仅是不爽而已。

单脚跪在龙椅,晟浩将皇帝圈在宽大的椅子里,目似点漆,毫不掩饰自己此刻的悲伤。

“陛下,难道真的忘了在下吗?”

皇帝在晟浩的眼眸中看到的全是自己的面容,遥远的誓言穿越时光,过去的光明连接了现在的黑暗。

是谁在反反复复追问可曾遗忘。

“没有忘,朕,一直记得。”

那飘逸的白衣少年在绚烂的烟花中向自己展颜一笑,繁花过后虚无一片,留下的只是那人的笑颜。

“那缘何躲着我?”紧盯着皇帝的眼,晟浩攥紧了扶手。

皇帝淡然一笑,“晟使若是最近无事,还是先回历吧。庆,可能要有暴风雨呢。”

挑眉,晟浩又往前近了几分,“在下,最喜欢的就是暴风过后的宁静。”说完起身,退到门口向皇帝行礼,“陛下,恕在下唐突。”

晟浩的身影被午后的阳光拉的斜长,打在御案上遮住奏折。似乎只要一伸手,就能够抓在掌心,皇帝在虚空中握住掌心,“来人。”

牙公公应声而至,“陛下。”

“宣。历国使者晟浩对朕多有冒犯,现传令将其软禁于府邸,没有允许不得私自外出。”

“遵旨。”

晟浩坦然的笑着,嘴抿成一条线,深深的望了一眼将面容藏在十二旒的帝冕后的皇帝,与侍卫一同离去。看了眼巍峨宫殿上露出的一角青天,风卷云舒。

晟浩对身边的侍卫道,“真的,是要变天了呢。”

残阳如血,倦鸟归林。巷子里有妇人大声唤着贪玩的孩子回家吃饭,街上有小贩吆喝着减价处理最后的菜蔬。

大理寺的义庄里,李明还在忙碌着,闻讯赶来的安王和皇甫夫人都与皇甫爹在大厅里等着结果。

一顿饭的功夫,李明终于结束了修补尸体的工作,满头大汗的出来,大厅里的三人赶忙围了上去。

李明拿袖子扇着风,看来累的着实不轻,安王掏出丝帕为王妃擦拭着额头上的汗。

皇甫爹问道,“怎么样了?”

李明长吁口气,“还好,能大致看出原来的面貌了。面部组织破坏的太严重,只好从其他部位移植皮肤来进行修复,没有专业的设备,只能完全手工操作,费了挺长时间的。”

三人听的一头雾水。

“柳儿你说的太高深,听不大懂。”皇甫爹说出了在场人的心声。

李明挠挠头,嘿嘿笑着,“忘了忘了,就是差不多能够辨认了。哎,好久没碰,手都生了。”

说着带着三人走进义庄,义庄的仵作看来已经对安王妃的手艺佩服的紧,眼中闪烁的兴奋的光。

仵作解开尸体面部的白单,皇甫爹惊叹一声,“不错啊,柳儿,这样已经很好了。不愧是我的女儿。”

皇甫夫人不满地,“是你的女儿,就不是我的了。还不是多亏我把她生的那么好,要不还能有你这老东西感叹的这一天?”

“是是,都是夫人的功劳。”皇甫爹果然被娘子□□的很好。安王看王妃的眼光此时满是欣赏,向王妃身边再近了近。

围着尸身看了一圈,几人都说没见过此人,皇甫爹转脸问差役,“有什么线索吗?”

差役摇头,“回大人,最近并无走失人口,荥阳府尹那里也没有卷宗。”似乎想起了什么,差役犹豫道,“大人,属下想起一件事,不知道应不应该禀报。”

“说!”

“是。回大人,属下听小四儿说有一个在宫内当差的朋友,今天休假想来找他聚一聚的,可是到现在还没有来,小四儿刚才还念叨来的。”

“快把他叫来。”皇甫爹立即吩咐,安王则皱紧了眉头,眼中蒙上不祥的阴雾。

差役把小四儿叫来,见过大人后领到了尸体的旁边。见了尸体,小四儿大惊失色,不可置信的愣在那里。

现在已经可以断定,这个人就是小四儿的说的那个朋友了。

稳定了情绪,小四儿悲伤的说,“他叫陈筝,是我的朋友,在宫内当差的,没想到……”七尺男儿流下了失去好友的泪水。

安王焦急地问,“在宫内任何官职?”

狠狠地擦掉泪水,小四儿回忆着,“陈筝说,他在天玺殿。”

想起好友当时告诉自己调到天玺殿时的骄傲,小四儿不禁又红了眼眶。

也许你还喜欢

污到下面滴水的小说 公交上被男人

从酒吧聚会结束,已经凌晨三点,景浩和王晓艺的男朋友送她们到宿舍楼下。大概是第一次去酒

巴厘岛异性按摩 滛男乱女在阅读全

“唉!”十三看着一直跪在佛堂那灵魂出窍的孔雪,只觉得这一切就像个无声电影,让人感到心痛

蔡徐坤是什么梗 他还停留在她的身

西原一边接过那包,一边不自然地笑道:“这么晚了,扎西该睡了吧,他睡觉最烦别人打扰,生起气来

一女多男辣文 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h

不说白玄七还罢了,一说他她总觉得有些怪怪地。一路行来,白玄七一直给人一种细心体贴的感

sm男虐女地下室调教 他的炙热抵住

从活动现场回来有几天了,大家又开始忙碌了起来,萧卓忙里偷闲,又回家看了一下爷爷奶奶,正当

大团结全文阅读 怎么才能学会喷水

冬日寒风的刺骨似乎与宴会现场的温暖那么的格格不入,而实际上,即使是外面,也是烟花绚烂,节

小说章分房睡_顶进去像是顶到东西

第二天,夏小夕自然是没打算跟龙煜泽一同前往公司,昨晚的事情,大家心里面都有所芥蒂。劳斯

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 小妖精…想要

参赛名单确定后,三所学校召开了紧急会议,德姆斯特朗的校长伊果.卡拉柯夫、布斯巴顿的校

我破五朵金花小说—武侠强奷女侠系

(谢谢各位的推荐和收藏,老五将会继续努力,将最完美的章节呈现给大家!)唐龙眉毛一挑:“怎么

林小喜的大学时代 哎呀太大了撑的

-192-男神继续问道:“那我的名字是什么?”我听着自己说话的声音都自发地带上了颤抖的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