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时突然要解内衣 被禁后宫肉番神作推荐

碧云伏在蒋云澹的肩头,慢慢睡着了。蒋云澹靠在船舱里的板壁上,不敢合眼也合不上眼。他们打算绕开樊城,坐船到白石城,再绕开省城直接出省,

白天说起要去哪里时,碧云倒是很兴奋:“我们去江南吧,等我们到江南的时候,大约正好是春天,烟花三月。”

蒋云澹想起以前跟碧云说的:“我陪你回江南”,温柔一笑,答应了。

梧城会怎样,父母会怎样,蒋家和孟家会怎样,这些问题没有一日不在蒋云澹的脑海里浮现。他想以华滋的骄傲心性,亲事必然要退了。

去省城念书以后,蒋云澹了解了一些西洋事情,才知道这一夫一妻的观念。他想,爱应该是忠贞的,只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的事情。

如果这世界上的女人,真的只能选一个的话,蒋云澹还是只愿意选碧云的,大概这就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然而,蒋云澹到底不知道因着他和碧云的私奔,梧城已经地动山摇。

蒋云霖存心寻事,要彻底毁掉蒋云澹,四处散播蒋云澹与碧云、华滋之间的事情,加油添醋,唯恐天下不乱。蒋家和孟家都成为了梧城人茶余饭后的笑柄。

孟东怒火中烧,又不能真的一把火烧了蒋家,于是在生意场上故意掣肘,在合作的水路生意里更是有意挤蒋家出局。

蒋老爷心中有愧,但是也难免因孟东的做法而生气。蒋孟两家虽不至势成水火,但是拉帮结派,颇有各自为阵的架势。

蒋老爷虽然早已定了蒋云澹是接班人,但是平空出了这等事情,又亲口在孟家说蒋云澹不娶华滋的话就将被逐出蒋家,于是心里对蒋云澹的接班一事开始动摇。

蒋云澹扶了扶碧云的头,想过个一年半载,碧云有了孩子,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再回家,家里也只能接受了。

尽管华滋在房里尽量忽视外面发生的事情,可是庭院里那起起落落的声音,木箱磕碰的声音,走动的声音,说话推搡的声音,还是间或落进她的耳朵里。

退婚就这样发生了。

那曾经

华滋一件件收好的首饰珠翠又一件件重新拿出来。那串碧玺项链是蒋夫人特意挑的,颜色五彩些,看着很吉利。

华滋自己当时最喜欢的倒是那两对黄金龙凤镯。不说雕工多好,只是喜欢那黄灿灿的颜色,将来配着鲜艳的红嫁衣,就像俗气而热闹的生活在眼前铺展开了一样。

华滋包好这些东西,然后交给茜云去打点退回,像自己多年的梦被马革裹尸了一样。虽是死于蒋云澹和碧云之手,到底是自己亲自埋葬的。日后来凭吊上坟的亦只有自己一人而已。

如山一样被抬来的聘礼又被原封不动送了回去。

华滋拿起自己做的那些针线,付之一炬。火光中看见蒋云澹的浅笑,看见自己曾经如水的情意,都变成了毒丝。

宋致朗到底还是来了。

蒋云澹私奔之事也宋致朗也瞒了个彻底。宋致朗一直以为蒋云澹对华滋是有意的,没想到竟是如此结果。

他猜华滋需要疗伤,自己也把自己关了起来,连上回封府大宴也没有去,本来料想华滋也不会去的。

没想到后来听宋逸君说华滋不仅去了,还大闹了封府,宋致朗才决定去看望华滋。

宋致朗带去了两瓶酒,是宋家珍藏。

一进门,华滋就闻到了酒香。

两个人从下午喝道了月上柳梢头。

都没怎么说话。宋致朗猜华滋对蒋云澹有情,但是不知道到底有多深。

华滋喝多了以后,情绪开始不稳,话也多了起来。

“你真的完全不知道蒋云澹和碧云的事情?”华滋问。

宋致朗摇了摇头,“这毕竟太离经叛道。”

华滋自嘲地笑了一笑:“公子总该喜欢个小姐,才不离经叛道,对吧。我天天跟碧云一处也没看出来,别说你了。”华滋又是一声冷笑,似是在嘲讽自己。

宋致朗打开另一瓶酒:“今朝有酒今朝醉。”

华滋拿起酒杯与宋致朗一碰,两人都一饮而尽。

那一年下雪,白茫茫的雪景里,他们三个人也是这样坐在一起喝酒,只是都回不去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华滋低低道,“就这一句话而已,断了天下人的肠。”

宋致朗默然,端起酒。

“你可知道,八岁那年,第一次见云澹,我就喜欢他了。”

宋致朗心里一紧,看着华滋。眼前之人,虽然日日在一起,可仍然让自己朝思暮想。只是初见时,都牵错了线。

第一次相见,那是在书院吧。宋致朗记得华滋像个雪娃娃一样,自己口快说了出来,还惹来华滋反唇相讥。

“碧云都知道的,她什么都知道。她知道我对云澹动心,知道这些年的一点一滴。可是她什么都不说。”华滋絮絮叨叨自顾自说起来。

“我问过她,问她可钟意何人?”

“她说没有。”

“他们俩在我面前真是演了一出好戏!”

宋致朗帮华滋拨了拨散落在眼前的头发。

“你说,我是不是很可笑呢?”华滋问宋致朗。

“你说,他们是不是还在一起讨论过,纠结过,想着怎么才能不伤害我!”华滋又是一声冷笑:“你看,我还做了他们的绊脚石。我都不知道,我就妨碍了别人,没准还受到了别人的怜悯!”

“我孟华滋几时需要别人怜悯!”

“不就是一个男人,赏给碧云。不就是十年的一段情,挫骨扬灰!”华滋笑着,眼泪就落了下来。

宋致朗看着华滋的表情,似是被烫伤了一般,伸出手去擦华滋的眼睛。

华滋感受到一阵粗糙的摩擦:“你的手一点也不软。”华滋又问宋致朗:“男人是不是都喜欢碧云那样的?”

宋致朗把那些泪水都擦掉,像哄小孩一样说:“他不知道他错过了什么。”

华滋抓住宋致朗的手掌,把脸埋进去,发出野兽受伤一样的声音:“致朗,我只是需要一个山洞,我一个人舔舔这些伤口,我就能好起来的。”

宋致朗感到自己的掌心被水覆盖。起先是温暖的,一点点开始变凉。

他伸出另一只手去摸华滋的头发,月光正照进来,落在窗前银白的一片,“华滋,你知道嘛,我总是愿意娶你的。”

这声音似乎融化进月光里。

也许你还喜欢

污到下面滴水的小说 公交上被男人

从酒吧聚会结束,已经凌晨三点,景浩和王晓艺的男朋友送她们到宿舍楼下。大概是第一次去酒

巴厘岛异性按摩 滛男乱女在阅读全

“唉!”十三看着一直跪在佛堂那灵魂出窍的孔雪,只觉得这一切就像个无声电影,让人感到心痛

蔡徐坤是什么梗 他还停留在她的身

西原一边接过那包,一边不自然地笑道:“这么晚了,扎西该睡了吧,他睡觉最烦别人打扰,生起气来

一女多男辣文 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h

不说白玄七还罢了,一说他她总觉得有些怪怪地。一路行来,白玄七一直给人一种细心体贴的感

sm男虐女地下室调教 他的炙热抵住

从活动现场回来有几天了,大家又开始忙碌了起来,萧卓忙里偷闲,又回家看了一下爷爷奶奶,正当

大团结全文阅读 怎么才能学会喷水

冬日寒风的刺骨似乎与宴会现场的温暖那么的格格不入,而实际上,即使是外面,也是烟花绚烂,节

小说章分房睡_顶进去像是顶到东西

第二天,夏小夕自然是没打算跟龙煜泽一同前往公司,昨晚的事情,大家心里面都有所芥蒂。劳斯

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 小妖精…想要

参赛名单确定后,三所学校召开了紧急会议,德姆斯特朗的校长伊果.卡拉柯夫、布斯巴顿的校

我破五朵金花小说—武侠强奷女侠系

(谢谢各位的推荐和收藏,老五将会继续努力,将最完美的章节呈现给大家!)唐龙眉毛一挑:“怎么

林小喜的大学时代 哎呀太大了撑的

-192-男神继续问道:“那我的名字是什么?”我听着自己说话的声音都自发地带上了颤抖的音